目前分類:【黑夜曲系列】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那天聽到關安儀被拒絕,她其實有些高興的,一來是這樣陳理佑依然是單身,沒有屬於關安儀,二來是她覺得如果關安儀真的和陳理佑成了,每天一臉甜蜜的在自己眼前曬恩愛,她一定很難受,因為關安儀是她的好友啊,那種情況她只能心不甘情不願的祝福。

   

她只是沒想到關安儀還不肯放棄罷了。

   

 

但看著眼前苦苦哀求的關安儀,夏微薇也說不出拒絕的話,她並不想被關安儀發現自己的心情,關安儀不是那種能夠容忍接受好友跟她喜歡上同一個人的性格,再拒絕下去很有可能被關安儀發現她的心情,最後也只能答應關安儀的央求。

   

「好吧……我會再幫妳傳話一次,但是這次如果他還是不答應,安儀妳就放棄吧,這樣下去我在我們班的人也會找我麻煩的。」夏微薇有些無奈地道,她曾聽過班上一些女生的「和平協定」,意即誰也不准去告白搶當陳理佑的女友,如果她幫了關安儀成功而引起眾怒,她接下來的日子也不會好過。

   

就她所知,最近關安儀下課時間頻頻來找陳理佑,已經讓班上一些女孩子不太開心,雖然陳理佑幾乎不理會她,但班上女生還是不歡迎關安儀出現。

    

「我知道,一定一定。」關安儀見她答應,露出開心的表情,「妳幫我約他明天下午球隊團練結束後,我在圖書館後面等他,不見不散。」

   

不見不散?聽見她這句話,夏微薇有些不贊同的蹙眉,其實這四個字有時候聽來頗有威脅強迫的意味。

    

「不見不散……不太好吧?太晚了不安全……而且十點校門也關了。」夏微薇想了想還是委婉地用別種方式阻止她,希望她到十點就放棄,這樣的說法比較能讓關安儀接受,當然不管怎樣還是安全比較重要。

   

關安儀猶豫了一下,想想夏微薇說的也有道理,在夏微薇再三勸阻下,關安儀還是同意如果十點陳理佑都沒出現就真的徹底放棄。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靖,回家了。」陳理佑上前搖醒韓靖,看韓靖睡眼惺忪地打了個大大的呵欠,心頭沒由來的軟了一塊。

    

「……都快九點了,好餓……我看我以後自己先回家算了。」韓靖看了眼手錶,已經八點四十五,他真搞不懂為什麼籃球隊團練要到這麼晚,不知道未按時吃飯會影響青少年成長發育的嗎?

   

「不行,放你一個人回家等一下又不知道你會發生什麼事,你忘記國一那時的事了嗎?」陳理佑一口否決了他的提議,提醒他那些防不勝防的意外。

   

韓靖頓時一噎,想起國一時有一次自己又跟陳理佑吵架,賭氣不等他就自己先走了,結果沒想到走著走著突然在下坡路段被人一推,滾了兩三圈還差點被路過的車子撞上,幸好對方剎車快才沒釀成大禍。

   

 

後來警方根據韓靖供詞說他覺得好像被人一推,去調了斜坡上方監視器,詭異的發現,韓靖一個人走著走著,前後什麼人都沒有,但走到一半卻像是被什麼一推的往前拱了一下,腳下步伐因此而不穩地踉蹌,接著就滾了下去,詭異到不行的情況讓人頭皮發麻不敢做聲,誰也不敢說應該是韓靖自己跌倒,因為那路段其實一直以來車禍事故頻傳,有沒有什麼東西很難說……

   

不,其實那邊的東西還真不少,韓靖想起那次在他走下去之前,看到那每天回家必走的坡段時,其實有種掉頭回去找陳理佑的衝動。

   

那條路上真的有不少阿飄,雖沒有到密密麻麻這麼誇張的地步,但路兩旁卻站了兩排動也不動的好兄弟好姊妹,讓他看得頭皮發麻。

   

因為從上國中後開始他一直是跟陳理佑一起放學,還沒自己一個人走過,所以之前一直沒發現這邊有這麼多,那天是他第一次自己一個人走,沒想到他硬著頭皮走下去就出事了。

   

 

陳理佑知道後,不管兩人有沒有吵架,再也不放他一個人自己回家,而他也不敢再自己一個人傍晚走在那條路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不過話說回來,既然那女孩會這樣說,代表應該也不只她一個人這樣認為吧?他果然是和陳理佑太黏TT了。

   

但也不能怪別人會這麼想,從發現自己有陰陽眼之後,他就一直對此相當困擾,除了那些斷頭殘肢的阿飄之外,有更多乍看之下與一般人無異,甚至還有些在大太陽底下行走都沒事,幾乎要讓他分不清哪些是活人哪些是死人,所以爺爺才會帶他去封掉大半,但要真正的寧靜,大多時候還是需要陳理佑在身邊。

   

因為陳理佑知道他的情況,不會把他當神經病,更且陳理佑的體質是經過老師傅認可的極楊絕緣體,絕對看不到的那種,有陳理佑在,如果遇上他看到但又不確定的,也可以找陳理佑幫忙確認一下,久而久之,陳理佑就無時不刻地待在自己身邊了。

   

自從發現陳理佑這個「功能」後,他就習慣身邊有對方,但是他忘了,他們不可能像這樣一輩子待在對方身邊,他也不能像這樣一直依賴對方。

   

他們以後還要娶妻生子,若是兩人世界一直還有多一個人,陳理佑未來的老婆肯定也會介意吧?不管那是什麼原因,在另一半眼中絕對是礙眼的。

   

 

 

赫然想起國中的時候,陳理佑也有交過女朋友,那是一個同學的妹妹,人家來告白就順水推舟的交往看看,韓靖當時比較遲鈍,雖然心中感覺有些奇怪,但也笑著起鬨要陳理佑答應,陳理佑也無可無不可的答應了。

   

不過他和那女孩子交往沒一個月,對方就疲倦的要求分手了,原因也是因為韓靖。

   

即使有了小女朋友,陳理佑當時仍是事事以韓靖為主,溫馨接送沒有,噓寒問暖沒有,連恰巧遇上聖誕節也沒禮物更沒和小女朋友出去過節,可偏偏他還是每天和韓靖一起上下學、無微不至地注意韓靖狀況、需要什麼,禮物就更不用說了,不需要別人暗示,他就準備好韓靖的份。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著那東西咧著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以緩慢速度朝自己移動過來時,韓靖急得眼淚都要掉下來,他看著旁邊一些走過身旁的同校學生,想呼救又喊不出口,他想起之前被同學當成腦子有問題時的怪異眼神,知道那些人看不見這個人,就算他呼救了,也不會有人理他,但如果不喊……

   

就在他看著那個男人越靠越近,大概只剩十來步距離的時候,他突然看見那男人的詭異笑容僵住,甚至變得有些猙獰的時候,他的手臂突然被人抓住然後往後一拉地讓他回過頭。

    

 

「韓靖,我叫你那麼多聲你幹麼不理我!」有些喘的熟悉聲音鑽進耳中,韓靖有些恍惚地看著眼前這張臉,從來不知道自己會有聽見這聲音還感激萬分的時候。

   

他愣愣的看著對方,然後又轉頭看向方才那男人所在,那男人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你…你怎麼了?」陳理佑看著韓靖快要哭出來、卻又強忍著的蒼白臉龐,心中微微一跳,他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突然覺得這個以前討厭得要命的傢伙其實長得很可愛,比他們班最漂亮可愛的林筠織還可愛。

   

 

韓靖扁著嘴,甩開陳理佑抓著他的手,用手背抹掉自己眼中的淚水,自尊心讓他不想在陳理佑面前掉眼淚,那會讓他有自己輸給這傢伙的感覺。

    

「你走開啦!」帶著些許彆扭任性的聲音軟軟地響起,不知怎地,陳理佑卻更加覺得心中有什麼被戳到似的軟成一灘。

  

 韓靖推開他之後回過頭打算往前走,但才踏出一步就又僵住,刷白臉地看著前方動彈不得。

   

怎麼了?陳理佑看他又突然不走了,順著他的視線往前看,什麼也沒有,但他就像是看見什麼似的一直盯著前方。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韓爸爸、韓媽媽……韓靖…對不起……」陳理佑很認真的道歉,可是韓靖就是看也不看他的躲在韓爸爸懷中,抓著韓爸爸的衣服一臉彆扭地抿著唇。

   

誰說小孩子沒有隔夜仇,對韓靖來說,差點死掉的恐懼一直在他心中揮之不去,再加上韓媽媽因此而對他有些恐懼,而他自己時不時地還會看見一些鬼充滿惡意地嚇他,種種原因讓他個性變得更加自閉,也沒辦法這麼簡單的就原諒陳理佑。

   

那不是小氣不小氣、大度不大度的問題。

    

 

「阿哲不好意思,因為這意外……小靖有一些後遺症……連在學校也遭到排擠,所以他可能一時間沒辦法接受理佑的道歉。」韓爸爸輕拍著兒子瘦弱的背,嘆息道。

   

聽見韓爸爸這樣說,陳家三口皆是一愣地看向韓靖,眼中有著擔憂,尤其是陳理佑,稚氣的小臉上更是充滿懊悔。

    

「韓靖……怎麼了嗎?」陳理佑看著在韓爸爸懷中不理他,臉色還有些蒼白的韓靖,一點都不像以前那樣被自己嘲笑幾句後還會有點高傲的樣子,心中有些酸酸的愧疚,一點都沒有讓對方受到打擊後的那種得意。

   

 

「小靖他……現在眼睛可能不太好,偶爾會看到一些『奇怪』的東西,所以學校的同學都覺得他是說謊的騙子而排擠他,下學期大概要讓他轉學比較好吧…」

   

陳家夫婦愣了愣,一開始也有些聽不懂什麼「看見奇怪的東西」,但再仔細想了想之後,也理解過來韓爸爸的意思,面上露出詫異與不可思議的表情。

   

他們看著臉色有些僵硬的韓媽媽,似乎才恍然大悟為何韓媽媽今天的態度特別僵硬不自然。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夏日午後,靜謐的圖書館裡,學生並不多,大概是這年紀的高中生並不是那麼喜歡閱讀,平時滿滿填鴨式教育所看的東西,就已經讓許多莘莘學子懶得再看這些課外讀物,寧可去看被師長們視為邪物的漫畫小說放鬆心情,因此,圖書館裡總是只有三三兩兩的幾個學生。

   

學校通常是四點二十放學,大多數的學生在這時間過後就如同被放出閘的鬥牛狂奔而出,只剩下一些住校生或是上補修課的學生、以及體育社團的學生還在校內。

   

圖書館靠窗邊的位置,坐著一名少年,桌上攤著一本已經許久未翻頁的書,只見他支手撐著下顎,望著玻璃窗外的景色。

   

他們圖書館旁邊就是學校的籃球場,時不時都可以聽見學生們在籃球場裡跑跑跳跳以及球類碰撞的聲音傳來,當然一定會有人抱怨在該保持安靜的圖書館旁邊是籃球場會很吵鬧,可學校的腹地就只有這樣,抱怨來抱怨去最終也是不可能把籃球場給換個位置。

   

 

少年挑選的位置很剛好,可以看見籃球場內的情景,他此時的注意力全在籃球場上某個學生身上,而不在面前攤開的書上頭。

   

看著那抹在球場上飛揚的身影,他想著自己和對方認識多久了。

   

 

兩人因為雙方家長是換帖與手帕交的良好關係,幾乎是一出生就在一起,不過小時候的他們關係並沒有像現在這麼好,好到幾乎形影不離的地步,甚至可以說是相看兩厭吧?

   

對方嫌他是個虛偽裝好孩子的,他嫌對方太過粗魯沒大腦,兩人總是針鋒相對,會有現在的情況,或許該歸功於他們小學一年級時的意外,徹底改變了兩人,不過對於那個意外,老實說他到現在都還沒辦法說那是件好事。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你是否喜歡風鈴的聲音呢?那種當微風輕拂而過,清脆嘹亮的撞擊聲,停止後彷彿還會有鈴韻迴盪在耳邊,像是戀人在耳畔低語,給人一種寧靜安和且閒適的感覺。

   

許多人喜歡在炎炎夏日時於窗口掛上一串風鈴,聽著那如飛泉鳴玉之聲,帶給人們一種清涼舒爽的感覺。

   

 

關於中國風鈴最早的起源語記載,是唐.開元天寶遺事記載:「歧王宮中竹林中,懸碎玉片子,每夜聞碎玉子相觸聲,即知有風,號為至占風鐸」,最早是用於知風向,後來漸漸地用於警示方面用途。

   

唐代制度:「學士院深嚴,懸鈴索備警,長慶中,河北用兵,常夜作聲以鳴緩急」,又「寧王…至春時,於後園中紐紅絲為繩,密綴金鈴,繫於花梢之上,每有鳥鵲翔集,則令園史掣索以驚之,蓋惜花之故也。」

   

從這些方面來看,古時風鈴其實是以實用性大於裝飾性質而用。

   

 

 

風鈴在世界各地所象徵與存在的意義皆不大相同,像在日本,風鈴象徵著吉祥,近似於晴天娃娃一樣的祈福寓意,但在中國,卻有著大不相同的習俗。

   

 

風鈴於建築、居家的風水勘輿學上,是利用風鈴的鈴韻,即是聲波的共振磁場,來改變環境空間磁場,以招來好運或化煞解厄。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就像現在這樣,他其實也說不清自己到底在這做啥。

   

一開始只是覺得對方是個需要幫助的受害者,也不覺得對方有什麼特別,就只是個長得還不差的時下年輕人而已,但對方的言行舉止卻屢屢讓他意外,第一眼覺得應該是那種活潑外放、甚至可能有些囂張的類型,但在醫院那時對談了幾句就發現對方比他想像中還乖巧有禮貌。

   

那種奇妙的反差讓他產生一股好奇,然後在這股好奇的驅使下,讓他做出一些連他自己都無法想像的舉止。

   

 

比如說早上和現在。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像是鬼使神差的,一早上班前就跑去對方昨天車禍的地方,然後詫異地發現那孩子竟然也跑回那裏,一臉困擾又心情低落地看著那輛損毀的車子,他忍不住的走到對方身邊,看見他仰起頭望著自己時,那種無辜可憐的樣子,使他產生一種像是對小動物般的心疼,接著又主動送對方到學校上課。

   

在工作辦案遇見過各式各樣的受害者與其家屬,無辜可憐的人看的也多了,比那孩子還要慘的也不是沒見過,例如那孩子的同學,但是他很少產生像這樣主動想要幫忙對方的感覺,大部份時候他的熱血只是因為那是工作。

   

但對這孩子卻不一樣,而哪裡不同……老實說他也說不上來。

   

然後現在自己又在對方下課時間,跑到人家校門口等人,明明是非親非故的陌生人,但就是無法不在意,他幾乎可以想像對方再次看見他時露出的愕然表情。

    

 

「咦……」隋仁一走出校門準備去搭公車,就看見那輛載過他兩次的汽車又停在門口,連車牌號碼都一樣……或許、對方並不是來找他的吧?隋仁抱持著一絲僥倖的心態往公車站牌走去,但才剛行動,就聽見男人那低沉的聲音喚住他,讓他想自我安慰說和他絕對沒關係都不可能。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了,你幾點下課?」在校門口停下的時候,陸時衍突然隨口一問,讓他怔了一怔,差點反應不過來。

   

陸警官……問這做什麼?該不會真的下午還要來接他去買腳踏車吧?

    

「呃、陸警官……刑警應該都很忙吧?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不用這麼麻煩你的。」雖然覺得被人關心被人這樣親切對待是很棒的,但又有些不自在的彆扭與不習慣。

    

陸時衍似乎想說什麼,但在他開口之前,突然有人敲了敲他駕駛座那邊的車窗,讓他轉回去,有些意外地看著微彎腰敲著他車窗青年,緩緩降下車窗。

    

「寧熙。」陸時衍雖然知道卓寧熙是這個學校的學生,也是隋仁的同學,但還真沒料到會在這裡碰上他。

   

「陸大哥,你怎麼會在這邊……咦?」卓寧熙看見陸時衍的車子時還以為是自己看錯,發現是陸時衍的車牌號碼後,又忍不住擔心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才會在校門旁看見陸時衍的車子,忍不住來敲車窗詢問,但更讓他訝異的是看見副駕駛座上的人那瞬間。

   

「隋仁?」看見兩個應該沒交集的人突然同搭一輛車,陸時衍還送對方來學校,要說卓寧熙不意外是不可能的。

   

「你這位同學昨天下午出車禍,我也差一點成為追撞他的人,不過幸好我剎車得及,只是他車子壞了,所以就送他一程。」陸時衍說完,就看見好友的這位寶貝姪子先是一怔,臉色變得有些凝重。

   

「車…禍?」卓寧熙往隋仁看過去,擰起眉頭,確認他這位好同學沒事才緩緩鬆開眉頭。

   

「昨天不是要你騎車小心一點?」卓寧熙瞪著隋仁,略帶責備的語氣使隋仁反射性地縮瑟了一下。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一早隋仁就趁著早上空堂的時間,搭著公車到昨天出車禍的地點去,在路口稍微張望一陣後,發現自己那輛半毀的機車後不禁目瞪口呆。

   

媽媽咪呀......他昨天完全沒注意到自己的機車頭已經被撞得稀巴爛,還以為自己只是輕傷,所以車子應該也還好……

   

但現在車子這樣他該怎麼辦啊......隋仁蹲在地上心疼的看著自己的機車,雖然當初買的也是二手車,陪他三四年也摔了兩三次,但這次真的得報廢了吧?

   

想到自己的存款,要再買一輛二手機車可能有些困難,隋仁忍不住的皺眉瞪著悽慘的機車,開始考慮要不要乾脆買輛腳踏車就好,可以節能省碳又比較不會超速出意外。

   

……他可憐的小綿羊啊…….

    

 

「……隋同學?」有些耳熟的聲音傳來,讓隋仁反射性地抬起頭,看見那張不算陌生的臉龐有些意外地看著自己,因為背光的關係,讓他有那麼瞬間,覺得對方像是神怪電影或連續劇中的神祇般,閃閃發亮,甚至有種……有這人在什麼也不用怕的感覺。

   

……他怎麼會有這種念頭啊?電視看太多了嗎?快速晃掉自己腦袋中奇怪的想法,隋仁緊張的站起來,有些侷促地看著男人。

    

「陸、陸警官,你好。」雖然說自己也沒犯罪也沒幹麼,不過在面對一個警察的時候,他這個普通的小老百姓總是會有一點莫名緊張。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不用搖頭,萬一腦震盪還這樣搖對你很不好。」男人似乎很有經驗的說著,「我已經叫救護車來了,你還是先去醫院做一下檢查吧!」

   

「咦、啊……不用、那個……我沒什麼大礙、還有我要打工……」一想到去醫院就等於遲到等於沒薪水,還得花上一筆錢,隋仁就忍不住的開口想要拒絕,但說著說著,隨著眼前男人一臉不贊同與似乎有點嚴肅的表情,他的聲音也越說越小聲,也不明白自己幹嘛對這男人感到有些敬畏。

   

「你覺得錢比性命重要嗎?」男人輕輕鬆鬆的一句話就讓他啞口無言,不是沒聽說過有些人在車禍當下覺得什麼問題都沒有,但兩三天後卻意外的因為器官衰竭什麼的而死掉,後來才知道是因為有內傷。

   

警方很快的就到現場來處理了,先記錄了他們的證照又詢問了一些事情,腦袋一片混亂的隋仁也不知道能回答什麼,幸好男人記得清楚,車上又有安裝行車記錄器,有拍攝到那個闖紅燈的傢伙先撞上他後又逃逸的經過,便把那記憶卡抽出來交給交通大隊,然後隨著救護車和隋仁一起到醫院。

   

茫茫然地被做了一堆檢查和擦傷的處理後,醫生說他沒什麼大礙,但有一些輕微的腦震盪需要注意一下,最好晚上有人能夠每幾小時稍微就叫醒他,這讓隋仁露出有些猶豫遲疑的表情,對這提議有些困擾。

   

他已經一個人住很久,現在要上哪找人晚上不休息,每兩個小時就起來叫醒他一次?雖然說大學生半夜不睡覺當夜貓子是很常見的情況……但班上真正和他交情好到讓他拜託這樣幫忙的可沒半個。

   

卓寧熙和韓靖他們的話……雖然現在交情已經比以前好很多,只不過他也不太好意思這樣貿然地麻煩人家。

   

大不了就用手機設定鬧鐘,每兩個小時吵醒自己一次就可以了吧?

   

「那個……隋同學是吧?如果有其他問題或麻煩可以打電話給我,這是我的聯絡電話。」那個一直陪著他做完檢查、還順便幫他付了錢的男人,語氣溫和地拿了張名片給他,明明不是害他出車禍肇事者,卻好心的幫了他這麼多,讓他都想發張好人卡給對方了。

   

這年頭要有這樣的人真的很不容易吧?很少人願意把這種是非攬上身,就怕一個不小心被當成肇事者。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切都只能靠自力救濟啊……隋仁拉拉背包背帶,思緒轉到自己的打工上頭,盤算著這個月打工的薪水下來該怎麼用才好。

   

他的學費有爺爺奶奶過世前替他存的大學基金、還有雖然彼此都沒連絡,但固定每個月會匯給他一萬左右生活費的母親,這些都夠他不用替自己的學費擔心煩惱,但真正的生活費和各種玩樂所需的開銷還是得靠他自己打工賺來。

   

還是讓自己經濟基礎穩定一些,再來想交女友的事情似乎比較好吧?想起打工地方的同事也有人抱怨過交女友之後的各種麻煩情況,也更隋仁覺得自己似乎還是延遲一下交女友的計畫會比較好。

   

雖然這樣說很不厚道,不過他很羨慕展沛槐有何老師那麼愛他珍惜他。

   

 

「隋仁,晚上我們要去吃火鍋,你要不要一起去?」卓寧熙突然叫住他,詢問他的意見,韓靖和陳理佑也等著他的答案。

   

自從那一次意外之後,他們幾個就莫名的走近且變得要好起來,而且他們三個也是少數完全不在意他那傳說中的「霉運」的人,更重要的是,本來他以為就只有卓寧熙是稍微有一點「靈感」的人,但沒想到連韓靖也是個陰陽眼。

   

對於這類的鬼神之說,其實他也很相信,畢竟從小在廟裡長大,他多少也看過一些不可思議又無法以常理解說的事情。

   

那不是真正的靈異現象,但是卻又充滿微妙巧合,說不上原因的情況,所以他比起其他人,更容易接受他的朋友當中有人具有陰陽眼的事,只是一次兩個也頗奇妙的就是。

    

「啊、我今天要打工到十點……」被邀約是很高興也很想答應,但隋仁立刻就想到今晚他得打工的事情,只能沮喪的婉拒他們的邀約。

   

雖然他看起來好像一天到晚都在玩樂,上班上同學大部分也都這樣認為,但實際上他打工的時間其實還是比玩樂要多上N倍。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有時候,人與人之間的那條交際線,總會在你粹不及防的時候交纏在一起。

 

   

 

隋仁,自認是堂堂正正大好青年,個性開朗、沒心機,很受朋友們歡迎,但人如其名,一直是個好運不足、壞運有餘的倒楣傢伙。

   

他長得不算差,畢竟基因優良,已經離異的雙親都稱得上是俊男美女,只是壞在於他的名字給他帶來的一些困擾。

   

他叫隋仁,似乎就那麼理所當然地,從小到大的綽號就是『衰人』,但就像要呼應他的名字一樣,他總是會很倒楣。

   

考試前吃壞肚子沒辦法考試、報告花了N天終於在交出前一天因為硬碟壞掉而全部報銷這些是小事,出門在外乖乖遵守交通號誌卻莫名其妙被大白天喝醉酒的人酒駕撞傷……還是在期末考前,但他卻能避開最致命的危機,他總是樂天的覺得自己好運,但偶爾會被朋友吐槽說真正好運的人才不會這樣頻頻出事。

   

諸如此類的意外頻傳,事蹟多到連系上教授們都知道他是他們系上的意外王,對他網開一面,甚至還有教授乾脆預先出好他的補考考卷……讓他哭笑不得。

   

隋仁另一個出名的地方,是他熱衷於聯誼,每次都想藉此交個漂亮可愛的女朋友,但實際上卻總是變成炒熱氣氛但又落單的那一個。

   

其實他會異常熱衷於聯誼,大概也是因為寂寞吧?因為一直只有他一個人,他希望身邊有個誰、希望有人能愛他,那樣的空虛一直存在於他內心,在他耳邊呼喊著。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你,是否曾有過這樣的經驗呢?

 

    一個陌生的人事物,明知是不曾在自己身上發生過、或是即將要發生的,卻有種難以言喻的熟悉感,好像早就知道接下來的情況,事後回想起來,顫慄地發現自己早已曾經夢見過。

 

    曾有人說過,人的一生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早已經註定,甚至在我們的大腦中未開發的地帶,有一塊區域是屬於「未來記憶」的儲存區,那裡面就像是密密麻麻的樹枝一樣,但更為細密複雜。

 

    當我們在睡眠中偶爾接收到那裡所釋放傳遞出來的訊號,轉化成夢境,就讓人在真正到達那個事情時間點時產生既視感。

 

    若更明確比喻的話,可以把人們口中的冥府看作是一個宇宙型電玩遊戲公司,決定人們命運的判官則是這個公司的遊戲設計工程師,而我們則是廣大的玩家群,但我們玩的是早已經設計並決定好各種結局的遊戲。

 

    每一條記憶之路都能影響下一條激活的路線,就像從出生那一刻就像玩遊戲按下「開始」鍵,隨著玩遊戲的人所擁有的性格意志與喜好,而選擇的遊戲路線那樣,什麼樣的選擇與結果早已有所安排,只是我們不知道。

 

    一般人無法刺激並使用到那個區塊,只有少數腦內電流較強烈的人,會意外地刺激到那部分,並擁有預知的能力,而那就像是意外獲得遊戲密技的玩家一樣,可以提早知道這個選擇所影響的下一步是什麼。

 

    只是,擁有這樣的預知能力,究竟算好還是不好呢?而就算能夠預知,是否真能避開所有危險,選擇那條最好的康莊大道、最想要的結局……

 

    誰也不知道。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