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輕聲細語》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唔……好像還是不夠委屈憤怒……」阮清音唸了不知道第幾回,還是抓不太到角色在第三期的情緒轉換,不免有些懊惱。

   

裝飾音這部劇,是以主角麥寧因遭逢家庭巨變,頓失其聲音為開始,所以劇中第一二期兩人其實沒有「真正」的言談交流,而是以攻君近乎自言自語和受君看似回應實際上卻是內心獨白的橋段,看似簡單的劇情其實相當不好把握,一個不小心會讓主角們交錯的回應變得像朗誦般僵硬死板。

   

故事主要是敘述麥寧失去自己的聲音,變得自閉內向,直到遇見紀寒允這個男人,紀寒允照顧他開導他,那些溫柔呵護與長輩般的教導,讓麥寧情不自禁地陷入紀寒允的溫暖當中,第一期大約就是以這溫馨互動情節且看似甜蜜HE的結尾告一段落。

   

第二期開始是麥寧和紀寒允好不容易互訴情衷,兩人過著滿是小確幸的生活,即使在他們的世界裡缺少一方的聲音可以表達,仍然是過得有滋有味,只是兩人平淡而幸福的日子裡,突兀地出現不速之客,這個人正是紀寒允的前未婚妻喬琳。

   

喬琳出現在兩人面前時,紀寒允也是相當意外,一度對喬琳感到相當抱歉,畢竟兩人青梅竹馬,但他一直將喬琳當妹妹,在愛上麥寧後就和喬琳解除婚約,喬琳雖落落大方地表示理解與原諒,可紀寒允總是對她抱持著一絲歉意。

   

喬琳一直表現得很友善,看來也頗喜歡麥寧的樣子,紀寒允便以為喬琳已經放下,卻沒想到喬琳只是表面的善意,其實暗地裡卻在分化他們。

   

喬琳屢次讓麥寧看見她和紀寒允那若有似無的曖昧,雖紀寒允因為把喬琳當妹妹,從小喬琳就與他頗為親近,對於那樣的舉止早已習慣、並未感到任何不妥,因而讓麥寧產生不安。

   

麥寧幾次以手語或文字向紀寒允表達,他覺得喬琳並未放下,紀寒允都笑他想多了,一開始是覺得麥寧吃醋很有趣,可幾次下來卻覺得麥寧像在懷疑他而不悅,麥寧也因為紀寒允不相信他而難過,兩人之間開始出現裂痕。

   

某一天,在兩人又因喬琳而冷戰時,紀寒允出差去,喬琳找上門來,一改在紀寒允在場時的溫柔爽朗,尖酸刻薄的告訴麥寧,其實紀寒允根本不愛他,證據就是,當初害死麥寧父母的,正是紀寒允的寶貝弟弟,紀寒諾。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五章

 

   

對妹妹提起過去那段草創時期,雖說得輕描淡寫,比起很多一直沒什麼機會冒出頭的人來說,他已經是很幸運的人,但是他也不是輕輕鬆鬆就一蹴而成,他和友人在國外奠定的那些小小基礎並不足以為道,在最初他們真是忙到什麼都得自己來,身兼數職,甚至連廣告配樂旋律都要自己跟五線譜奮戰,沒什麼資金能夠聘請知名人士來弄。

   

每個人忙到昏天暗地、一天只睡三小時的爆肝生活,可不是現在這些風光能道盡的。

   

後來……也可以說是安東尼奧的委託讓他們在國內工作室出了名,開始有更多人注意到他們的存在,而工作室也得以從四人發展到這三十幾人的規模。

   

工作室穩定之後,其中一人因為家庭因素暫時退出,只能當個甩手分紅的股東,但還是會給予他們一些資金與人脈上的援助,畢竟這也是對方的一條退路,留下的,是他和財務經理、以及執行總監。

   

後來,又陸續的招攬了以前的學弟妹和其它優秀人才,工作室才可以說就此穩定下來,短短四年讓工作室不只在國內名聲響亮,甚至在國際間也享有盛名,多少青年才子擠破頭想進來這間看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公司。

   

大家都知道,他的聲繁工作室雖然人不多,乍看之下似乎人力短缺,可其實更能將資源集中利用,不做無用的浪費。

   

聲繁的人員流動率不高,可明知如此,每年依舊有不少社會新鮮人擠破頭的想爭聲繁的工讀生名額,期盼能夠成為聲繁的正式員工、再不然,能在聲繁度過那段工讀時期,拿個優秀的成績,也能夠找到不錯的下家,業界都知道聲繁連挑工讀生的眼光都頗優。

   

而男人自己也不在乎自家工作室被當成跳板,就某方面來說這也是個在圈子裡打好人脈關係的人才培養,從他這裡出去的人,或多或少都還會給他幾分薄面。

   

去年下半年,當初舉薦自己到國外去讀碩博的恩師,延攬他回大學當講師,他也就應邀抽出時間回去教教那些學弟妹,一方面也是看有沒有什麼天份好的。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提到她二哥,宮芷雨不由得停下,總覺得她二哥雖然點頭答應幫她,但肯定不喜歡被她放到網路上當談資……

   

「欸,二哥,你馬甲要取叫啥?我們都會在劇帖裡放上劇組STAFF和CV的名字,當然,不是本名,你要取啥暱稱?」

   

「隨意吧,我都沒差。」男人一臉無所謂的模樣,畢竟他也沒打算在網配圈長期混下去,什麼樣的暱稱對他而言都不重要,就算取個「這個馬甲有點囧」的怪名他都沒差。

   

「之後還有第三期要弄,二哥我把你加到劇組群吧?萬一我不在,乾音方面有什麼問題你也可以馬上找人說,你有沒有QQ號?」指南針想了想覺得還是必須把他給拖進群裡,雖然她不指望自己二哥有那閒心在群裡冒泡,但畢竟她也不是隨時都在她二哥跟前,大夥的乾音一有問題不立刻處理,還要她轉述也太麻煩。

   

「我現在只有一個工作用的,不方便,妳有不用的小號嗎?隨便給我一個讓我暫時用一下就可以了,不用那麼麻煩再申請一個。」男人懶得再去申請一個新帳號,反正過陣子就不會再用了,何必浪費那力氣。

   

「是有幾個……」宮芷雨點點頭,從資料夾裡挖出個TXT檔,裡面有許多網站和通訊軟體的帳密,因為太多了宮芷雨怕自己混亂記不住,就乾脆收存在這個檔案中。

   

她正在挑那些不常用的小號馬甲,然後看到一個早就被自己忘記在某個旮旯裡的帳號,馬甲暱稱是「五音不全」,她已經完全忘記當初申請這個QQ帳號的用途,但打開後看上頭沒半個好友,她覺得這帳號再適合她二哥不過了。

   

「嘿,二哥,這個怎麼樣?五音不全,有沒有覺得很適合。」宮芷雨打趣著她家二哥。

   

當然,男人他並不是真的五音不全唱歌走調之類的,之所以會被宮芷雨這樣笑問,是因為他們兄妹倆的名字都可以說是「五音不全」。

   

據說宮爸爸原本希望宮媽媽能生五個孩子,各以中國五音為名,但被宮媽媽吐槽拒絕。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四章

 

   

宮芷雨用異常閃亮的眼神望著她家二哥,恨不得能從她二哥口中挖扒出什麼祕辛來。

   

「二哥你聽過現場版?」宮芷雨雖然不是那種愛捕風捉影、看見哪個CVCV之間有些互動就激動不已亂拉郎配的人,但聽見身邊有真實案例還是不免會小小盪漾一下。

   

……妳太激動了,克制點。」男人有些無奈地推著她的額頭,才接著說下去。

    

「我在美國留學時,有室友就是,早習慣了。」男人輕描淡寫的,震得宮芷雨有種風中零亂之感。

   

二哥的室友二哥的室友……宮芷雨張嘴半晌合不攏地,忍不住上下看著她家二哥,多想喊聲YOOOOOOOOO──

   

她二哥有沒有因為這樣而彎掉啊?宮芷雨非常想問他這問題,但又不敢問出口,總覺得她自己也很難面對這問題的答案。

   

但如果哪天她二哥真彎掉……那她二嫂必須是個輕軟萌易推倒的萌受才配得上她二哥。

   

不是她自誇,他們家的基因是真正好,她大哥二哥都是難得一見的美男子,不是那種精緻秀麗的花美男,而是深邃俊挺非常MAN的型男,逼近一百九的身高與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好身材,據說不少找二哥合作廣告的客戶與演藝圈相關的攝影師、設計師都想讓他當代言模特,只是他一向對此要求置之不理。

   

有這樣的哥哥們,養刁了她的眼光,反而讓她對一般所謂的帥哥冷感,覺得比起外表,聲音對她而言還比較有吸引力,一頭栽入網配這個聲音至上的圈子。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呃呵呵……沒、沒什麼啦,只是跟朋友弄些小東西……」看著自家二哥那有些面無表情的臉龐,宮芷雨暗吞了吞口水,心中悲悽的想著,自己肯定守不住秘密了,從小到大她就沒辦法對這二哥說謊的啊!就算說了也騙不過,在宮家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這二哥。

    「哦?」宮家二哥眉頭微微一挑,宮芷雨就想跪下來唱征服了,她二哥的氣場她真心HOLD不住啊!

        「嚶嚶嚶二哥倫家只是在混網配圈找網路CV配廣播劇然後最近因為後期出意外缺了後期正在和朋友們煩惱要上哪找人來替補所以才會忙得比較晚您大人大量放過我讓我找到一個好後期吧──」宮芷雨一口氣霹哩啪啦像倒豆子似的,連口氣也不歇地把話說完,為的就是希望她二哥聽不清楚,也最好別追究什麼。

    聽見她的回答,男人拿著啤酒的手微微一頓,眼神瞥了下妹妹身後螢幕那粉色畫面。

    「網配……後期?妳?」

    「我是策劃…不是後期,後期出意外所以…呃…網配圈就是一些網路上的CV共同合作製出非商業性質廣播劇的圈子,類似於日本動漫或電影幕後配音的聲優們,不過網配圈是非商業性質的。」想了想宮芷雨決定避重就輕,跳過她混的是耽美而不是言情這件事,反正這圈子又不是只有耽美,一般向和言情向那邊也不少人,她不說,二哥應該也不會知道的吧?

    「不管妳要找什麼後期,現在也到點,該睡了。」男人冷著臉催促道。

    「明天周末又不用上課……而且二哥你這個工作狂都到現在才回來……」宮芷雨嘀咕著男人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行為。

    「宮芷雨,看來妳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妳以為妳很健康?別忘了妳幾個月前才開刀。」男人一句話成功地堵住了宮芷雨的叨唸,讓她不敢再多加反駁。

    「我馬上去睡!」宮芷雨回身在鍵盤上敲了幾個字後,也顧不得關掉電腦,只關上螢幕就跑回房間去睡。

    等到聽見宮芷雨房裡傳來唏唏唆唆的就寢聲,男人才慢條斯理地拿著啤酒坐到電腦前,打開電腦螢幕,看著那一片的粉色畫面與宮芷雨還沒來得及關掉的通訊軟體。

    QQ群組視窗上,還留著宮芷雨的留言沒刷上去太遠。

 

    策劃-指南針:嚶嚶嚶,倫家被兄長大人威脅去睡覺,其它事醒來再說了(揮揮)

 

    男人盯著螢幕幾秒,握著滑鼠的那隻手在滑鼠上輕敲了幾下,接著一點做賊心虛情緒都沒有的,翻看宮芷雨放在電腦裡的各種檔案起來。

    這台桌機本來就是他的電腦,只是後來淘汰下來,在宮芷雨過來時借給她用,她要忘記這點而在電腦裡放些不該放的檔案的話……老實說也怪不得男人看到。

    稍微掃了一下劇組群名稱,然後看到那個大喇喇放在桌面的檔案夾,同樣的檔案夾名稱,一邊順手打開那些音頻來聽,當他聽到第一期的檔案裡的聲音時,控制著滑鼠的手又停頓了一下,眉頭微微一挑。

    這聲音……他掃了一眼檔案夾裡的CAST名單,最先引起他注意的是一個叫做「琴音猶在」的CV,聲音聽起來溫吞和潤,給人一種很舒服熨貼的感覺,若要他說心得,那就是這聲音在他耳中是屬於「好聽」的範疇,而且還有那麼些……耳熟,但男人一時也想不起自己在哪聽過這聲音。

    再往下聽見烏衣巷的聲音跳出來時,男人眼底可貨真價實的出現了訝異之色,這都是什麼樣的狗血巧合呀……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三章

 

    指南針眼巴巴地盯著自己的電腦螢幕,看見自己數不清地幾個敲的後期,委婉地表示手上未完成的劇太多,暫不接後期的回應後,頹喪地將下顎磕在桌子上,長長地嘆了口氣。

    誰叫自己是小策劃呢?雖說也不是第一次策劃劇,但之前的幾齣劇都不是什麼經典大劇,裝飾音嚴格來說是她奠定策劃地位的關鍵劇,所以她格外重視,只是沒料到現在會出這種事。

    雖然說現在已經有將別離大神來幫烏衣巷代戰,但她卻不敢腆著臉去拜託將別離大神幫她找個後期來,再這樣下去就算有乾音也要坑掉啊!

    想這個圈子有多少劇是因為後期的問題而莫名其妙坑掉,有很多時候其實CV們都經交了乾音,最後卻石沉大海,原因就出在後期一直沒辦法弄出來。

    後期遲遲沒弄好劇的原因,不外乎是因為三次元生活上的無法配合,有的學生後期是因為課業,有的是因為新鮮人出社會工作,工作太忙碌自己都沒時間休息,哪還能榨得出時間去作後期,更有的後期是因為結婚生娃照顧小孩子去……總而言之各種因素。

    雖然她也想過如果可以等朱雀橋回來再作也沒關係,畢竟一齣劇因為後期等個一兩年才出完也不是沒有,就怕這勞心勞力勞腦袋的後期工作會影響朱雀橋的健康,畢竟朱雀橋磕到腦子差點沒命啊!需要一直戴著耳機聽仔細的工作,那些什麼聲波啊音效啊的,肯定不適合朱雀橋。

    加之朱雀橋後期功力一直是赫赫有名的,似乎還因為三次元工作的關係,音效庫頗為龐大,不是一般後期可比,要是做得比他還差……到時出劇了被噴的換成後期也讓人頭大,也難怪聽到要接手朱雀橋的後期會不少人紛紛走避。

    其實琴音猶在也有去幫她問過,但實在是適合的後期退隱的退隱、失蹤的失蹤,琴音認識的也碰巧都沒空,簡直驗證了莫非定律──要用人時方恨無。

    她幾乎有衝動要去問她老哥,可不可以借他們公司的員工來幫她後期了。

    只是她沒那臉啊……讓她哥和老哥的屬下知道她喜歡BL還聽男人這樣那樣的聲音,那簡直是破廉恥。

    她並不以身為腐女為恥,只是只是就像女孩子被人家知道在看限制級的東西會讓人害羞……雖然在這圈子裡早就不算什麼,但面對不了解的人用懷疑的眼神時還是……

    找不到人才可以用真是無敵悲催的,而且她找不到人就某方面來說也會被人視之為辦事不力,應變能力不好,將來要再繼續策劃找CV搞不好會很困難啊嚶嚶嚶……

 

    策劃-指南針:老天爺……掉下個後期給倫家吧嚶嚶嚶……

    麥寧-CV琴音猶在:摸摸阿指腦袋,不哭不哭站起來嚕

    美工-金魚草:哈哈哈哈阿指不哭不哭站起來嚕

    導演-青小蛇:阿指不哭不哭站起來嚕

    杜昕-CV流顏蜚語:阿指不哭不哭站起來嚕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將別離是相當早期的CV,幾乎是中抓圈開始發展的前期就已經出來配音的,和宮商角徵羽差不多時期,聲線則是與烏衣巷差不多,都是走略微低沉穩重的低音型,可以說烏衣巷能起來,多少也跟將別離接劇量減少有關。

    而他還是那時期出來且少數到現在依然尚未退圈的CV,雖然這一兩年接的劇很明顯有減少,一年有一部作品粉絲們都要放鞭炮了,但他還是在這圈子裡不曾離開,可以說是非常難得的一位CV。

 

    更重要、更讓清音看到這帳號感到激動的原因,是將別離這個CV……正巧是爵爺圈裡少數好交情的親友,以前就看過將別離PO過跟爵爺還有醉臥十里一起出去吃飯的照片,次數還不少。

    將別離進了劇組,或許他就有機會探得關於爵爺的事,即便只是一丁半點都好。

 

    雖然說……

 

    在他盯著將別離三字停頓發呆時,群裡新進人的提示音響起,就看見烏衣巷已經把將別離給拉進劇組群。

    紀寒允-CV烏衣巷:嗯,我把人拉進來了。

    CV-將別離:大家晚安。

    杜昕-CV流顏蜚語:嗚啊啊啊啊啊啊啊,是活的將軍大人!!!!!!歡迎!!!!!

    美工-金魚草:流顏小受好雞凍……

    紀寒諾-CV海綿寶寶:……窩第一次看到流顏這麼熱烈歡迎人……想當初烏衣進劇組群時他都沒這麼熱烈。

    監製-熊孩紙:這表示很可疑……

    喬琳-CV灑滿蔥花:嘛……這是小受受看到小攻急奔的意思?

    策劃-指南針:不得不說……蔥花妳真相了!

    導演-青小蛇:真相+1

    宣傳-六十一:所以縮~~~

    杜昕-CV流顏蜚語:喂喂喂喂喂,滾粗啊你們,我只是歡迎一下,你們別那麼誇張好嗎?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而且那段期間爵爺的錄音產量頗高且選角驚人,挑戰了溫柔攻、流氓攻、變態神經病攻、沉穩帝王攻、歡脫二貨攻、陰險小人渣攻、妖孽攻、正直俠客攻……各種琳瑯滿目的攻君角色性格讓聽眾目瞪口呆,也讓他就此處於難以動搖的地位,他甚至還可以偶爾偽個爺爺音和正太萌音,跨度之廣讓人瞠目結舌,當然也有一點讓某些策劃咬手帕憾恨無比的。

    那就是爵爺堅持不接受音,強強對決不分攻受的清水耽美他還有可能接,但要他接受音他是堅決不點頭,到他退圈之前也沒個策劃成功過,就算你想給完結劇坑個攻受翻案的番外也沒辦法,想用這坑爵爺,還得看爵爺本人願不願意被坑不是?通常下場只有番外默默被爵爺坑掉的時候,而且一個不小心還會被爵爺拉黑從此不接,所以也很少有人敢冒險挑戰爵爺的底線。

    而直到爵爺退圈都沒機會和爵爺合作,一直是清音心中最大的遺憾。

 

    默默的當了爵爺的小透明粉兩年,清音心中自然是渴望和爵爺能夠多一點接觸的,終於有一天他有了一個機會,讓他進入CV這個圈子,這機會便是來自於湘衣的一個策劃朋友。

    對方的某齣劇一直找不到適合的正太龍套音,偶然一次在對戲現場自旁聽的相依麥中聽見清音尚未發育變音的少年萌音後,立刻打滾央求清音配這個龍套,原本清音也很膽怯,遲遲不肯點頭,還是被湘衣哄說這樣說不定有一天他有機會能和爵爺合作並認識,才一時心動又衝動的點了頭。

    只是因為那時因為他聲線稚嫩,年紀又小,剛入圈那會兒戲感也不是很好,也都只能接一些龍套音,跑了一年多也只能接到一些不重要且不需要跟主役們對戲的小龍套,更別說和爵爺合作了。

    清音那時也沒放棄,他知道自己還小還需要多學習,「總有一天能和爵爺合作」是他心中的唯一信念,可是沒想到的是,就在他好不容易開始接到一些重要配角時,爵爺突然宣布退圈,這消息愣是將他炸得頭昏眼花腦袋一片空白。

 

    爵爺那時只在微博上說因為三次元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必須處理,以後不能再配音,然後從那個消息發出後,無論是QQ、微博或YY、SK等等都沒再上線出沒,最多就是把欠的乾音錄完發送給劇組,其它一概不回訊,退得比這次烏衣巷宣布退圈還乾淨俐落。

    即使有比較親近的親友團知道爵爺現實中的狀況,那些人口風也都相當緊,沒人把爵爺的私事曝光。

    當然也有些外圍朋友流傳出一些小道消息,說是爵爺是因為另一個緋聞CV醉臥十里而退圈,至於實際上有什麼糾葛就不得而知了。

    醉臥十里是當時相當有名的女王受音,因為還挺常和爵爺搭檔,所以圈子裡不免出現他們的CP粉,只是醉臥十里除了爵爺之外,當時還有另一個緋聞CP,酒過三旬,因為這個CV和醉臥十里的互動一直很曖昧,所以當時酒醉CP和大內CP粉一直都是小粉紅裡常掛的高樓。

    大內這個稱呼來源是因為,宮里宮里聽起來的就像在皇宮裡,所以才稱之為大內。

    只是不管流言如何甚囂,爵爺其實一直都抱持著否定態度,他其實也有在歌會上闢謠說自己和醉臥十里只是好朋友,只是那些妹子們猶不死心罷了,甚至是妹子們給他的其它配對他也都抱持著否認態度,最後還乾脆的離開了。

    清音一直不相信那些緋聞,他從爵爺和醉臥十里的互動中看得出他們是朋友,現實中有交情,可言談處並無任何可疑,只是很多人總愛把他們那些極為平常的互動給說成有曖昧。

    但就算他是這麼認為,還是不可否認他對醉臥十里感到相當羨慕。

 

    浸在雄黃酒裡的那條蛇:昨晚聽了爵爺的「破陣子」,感動的同時也被虐哭了,每次一聽就想到爵爺不會再回來,真是虐使人了o(〒﹏〒)o

    拾金不昧好六一:倫家昨晚也聽著爵爺的「醉年華」那部,聽完又想拿頭撞牆……青小蛇你說我們為什麼要這麼自虐呢?。・゚・(Д`)・゚・。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二章

 

    一個CV,尤其是像琴音猶在這樣算得上紫紅的CV,理所當然的就會有粉絲群,且他的粉絲群不只一個,但阮清音真正有在冒泡出沒的卻只有一個。

    這個群還是相當早就建的,替他建群的是自家表姐楚湘衣,那時他也不過是個只接了一兩個小龍套的小透明,幾個一起建群的元老,還是當初在他最崇拜的CV官粉群中認識且混得最熟的幾個姐姐們,得知他為了那位想進軍成為CV後,起鬨過來捧場的,卻沒想到久而久之就這樣駐留下來,成為他的粉絲群成員,而這個群也幾乎成了親友群,迄今為止人仍不多,卻是清音會顧定掛上冒泡的群,不過即使如此,這個群也不是他最常駐守的地方。

    清音每天打開電腦第一件事就是先把自己一個名為「清清如水」的馬甲,掛進一個早已經封閉不收人的頻道,這個群裡只有三三兩兩的人掛著,而掛著的人也差不多和他的粉絲群掛著的那幾人一樣,這個群早就像是座幽靈城,很多人早就沒再來這頻道過,盛況不如當年,正主自五年前就沒再出現過,可是他們卻依然棄而不捨地掛在這裡,不肯離開不肯放棄。

    是習慣,也是回憶,即使明知道他們追捧崇拜的人已經不會回來這裡,卻仍是留著這裡,緬懷記憶著那個人。

 

    這個群不是他的,而是他心目中的那個男神,讓他就此沉淪在網配圈裡不願離去的CV,宮商角徵羽的粉絲群。

    第一次聽見宮商角徵羽的聲音,是在他十二歲多那年,那時他家發生重大變故,一連串的打擊使他變得自閉,甚至罹患失語症說不出話,整天窩在房裡足不出戶也不肯上學,讓舅舅、舅媽還有表姐湘衣擔心不已,一直想盡辦法希望他能從中走出。

    直到湘衣偶然間讓他聽到那個聲音。

 

    那是宮商角徵羽主役的一部耽美廣播劇,清水向的,第一次接觸到耽美的存在就是因為那齣劇,雖然當時他對男男戀感到相當訝異,但這並不妨礙他對宮商角徵羽的聲音產生好感。

    在那劇裡他配了一個溫柔沉穩的攻君,呵護著有自閉症的受君,總是用各種溫柔寵溺的聲音哄著,哄著哄著清音覺得自己也被這個陌生人的聲音給治癒了。

    迷上宮商角徵羽聲音的時候,宮商角徵羽還沒被粉絲們封神,差不多是個粉紅攻音,就像所有粉絲們一樣,他開始蒐集著這個男人的聲音,追蹤對方的微博資訊,開始耽溺在對方那種優雅和潤充滿磁性的嗓音當中,像瘋魔似的,迷戀著這個根本沒見過的人。

    他會去下載宮商角徵羽的每一部劇來聽、會去有他出現的每一場歌會蹲點刷花,會每天開著馬甲到對方的官方粉絲一群裡蹲等對方出沒,即使宮商角徵羽其實並不是那麼常出現和粉絲們互動,他仍舊莫名堅持的守著。

    從那時起,他每天晚上都不斷地重複播放著宮商角徵羽曾經在歌會上、或是在網路上放出來的數羊與安眠曲,只有聽著這個人的聲音,他才能自重重夢魘中逃脫,好好睡個一覺,只有這個人的聲音,能夠撫平他內心那些煩躁不安,所以他根本沒任何猶豫的,在追隨宮商角徵羽的道路上死嗑著了。

    他可以說是為了宮商角徵羽而入圈的,雖然他一直是個安靜聽劇不蹦噠的小劇粉,平常也只有在宮商角徵羽的官一群裡浮水,但其實能遇見宮商角徵羽出沒的機會並不多,有時候看到就算想跟對方說話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既不想讓對方覺得自己年紀小說話幼稚,又不知道什麼樣的話題可以引起對方注意,總是看著看著,還沒來得及跟宮商角徵羽攀談上一句話,人就從群裡消失了。

    是個粉都會希望自己有機會跟偶像做近距離接觸,哪怕是只有一次也好,這樣的心理,清音也不例外的擁有,只是自己幾次熱絡的在宮商角徵羽微博留言底下跟了留言,卻依然沒有回應──畢竟留言大軍並不只有自己一個人,他那不起眼的留言很快就消失在那些灌水回應當中。

    雖然失望,可他也知道宮商角徵羽不可能每個留言都會看過回覆,幾次以後,清音就稍微冷靜下來,不再像初時那般得失心重地期盼自己能被回應,但他還是會在宮商角徵羽的每一條微博底下留言搶沙發。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說各種美好的攻音就像各種風味的咖啡,充滿成熟風韻,那麼受音就像是美味甜蜜灑了滿滿砂糖的甜點,甜得令人感到愉悅,而苦澀的咖啡搭上甜滋滋的點心,就是完美的絕配……這是表姐某次跟他聊天時下的定論。

    所以往往在這圈子裡,好聽的攻音發展速度總是會比受音要快一些。

    當然,清音不是沒有配過攻,不過通常會找他配攻的都是比較搞怪的劇,什麼正太萌攻配金剛芭比壯受之類充滿惡趣味的劇,他是覺得還挺有趣的,但常常會被他的粉給一片慘叫哀嚎留言,說超詭異超突兀卻又……讓人莫名地忍不住繼續聽。

    不過大抵上策劃們來找他時還是找正劇類型比較多,畢竟比起歡脫惡搞劇,粉絲們還是比較喜歡他配正經一些的劇,尤其砂糖劇,說他的聲音既然是治癒系,那果斷地就讓他多配些砂糖文來療癒心靈。

    當然,也是有一些虐身虐心的劇,例如現在他手上這齣三分鐘一小虐、五分一大虐的「裝飾音」,雖然結局是HE,可過程卻是兩個主角不斷誤會又彼此傷害的一部,但他之所以會接這部劇,其實也只是受君的某個角色設定觸動他,和大神合作勾搭什麼的,他都以平常心看待,對於蓋不起他的CP樓,他的粉絲們也常常在他微博下咬手帕。

    大概是他比較低調不怎麼在微博上討論圈內事,偶爾幾篇微博也都是現實中一些開心或不開心的小日常,例如拉滿仇恨值讓粉絲們唉唉叫的美食照、路邊隨手一拍的樹木綠蔭、新舊時空交錯感的老街等等,都是一些讓人感到小確幸的東西,他也從不曝光自己的照片,不像有些人會刻意曝光自己來博取他人眼球。

    大概是因為他個性就是這樣淡淡的,所以微博底下大多時候是相當和平的,起碼他還沒撞上什麼黑黑過。

    相較於自己,朱雀橋的微博底下可比自己熱鬧多了,一來是因為粉絲們也想從他的微博當中獲取關於喜歡的CV烏衣巷的訊息,二來則是朱雀橋是個個性開朗好相處的,微博總是各種熱鬧蹦答,當然有人喜歡他也就有人對他熱鬧眼紅不滿,其中不乏有眼紅他和烏衣巷在一起而不高興的人,開始帶著惡意的留言攻擊。

    朱雀橋原本也只是個後期能力非常不錯的小後期,偶然幫烏衣巷某部劇後期過後,有了交流,然後發現兩人的ID非常碰巧的都是出自於劉禹錫的《烏衣巷》這首詩,他們聊啊聊的就有了交情。

    然後幾次烏衣巷的劇策劃都剛好找了朱雀橋,有人注意到這點,在這個巧合即是JQ的圈子裡,兩人很快的被無限腦補成一對,還在小粉紅給開了CP樓,也不知從何時起,朱雀橋被默認為烏衣巷的專屬後期,如果想找朱雀橋後期,只要劇裡有烏衣巷就一定沒問題,同理,如果朱雀橋接了後期,想找烏衣巷配那部劇的成功機率就會高一些,因此CP樓越蓋越高。

    然後某一天,蹲在烏衣巷和朱雀橋微博下的妹子們,震驚的發現腦補不再是腦補,他們兩人真的是奔現了。

    當時圈子裡掀起一陣海嘯清音也是目擊證人,他只能說這真的不容易。

    雖然很多男CV配各種耽美劇,可實際上就清音所知,大部分的CV都還是直男為多,或許有一些是雙、或是能夠理解與接受同性的,甚至還有像流顏蜚語這樣要彎不彎的直腐男,但真正完全彎的人並不多,烏衣巷和朱雀橋算得上是圈內少數感情穩定的同,有一些奔現的會為了避免被人肉乾脆退圈,像烏衣巷和朱雀橋還留著的並不多。

    只是現在,連他們都被逼得也考慮要退圈了。

    這次那個推朱雀橋下樓的芝心捲,就是一個屢次想抱烏衣巷大腿好勾搭的女孩子,但因為烏衣巷本身就不是個容易被勾搭的人,再加上已經有朱雀橋這個戀人,對圈內一些刻意示好接近的人都保持距離,所以那個芝心捲自然是屢屢勾搭失敗,可也就因為這樣,讓那芝心捲一直懷恨在心,以至於這次烏衣巷和朱雀橋被曝光真實資料後,就失去理智的摸到他們家去傷人。

    清音一直覺得,真正喜歡一個人,應該是要為了對方著想、不讓自己給對方造成麻煩與困擾,他也知道這世界上不是每一個人都有相同的感情觀,成長環境會帶來不同的想法,只是,他並不希望自己的開心是架構在別人的悲傷上,他很清楚,那對被傷害的人是有多痛苦的事。

    他會如此低調,其實也是因為他知道這些網路上的攻擊有多傷人,又有多少人假藉正義為名,在你根本不認識也不了解的人身上,出言諷刺抨擊,即使知道那根本就不是事實,可清音覺得自己是做不到視而不見、不將之放在心上。

    他承認自己是有點玻璃心,所以與其讓那些人抓住自己無心之言胡亂解釋,不如平時就謹言慎行一些。

    當然他也不是認為朱雀橋和烏衣巷就不謹言慎行,他覺得他們其實比自己通透,相較之下,自己只是膽小罷了。

    知道朱雀橋出事,清音其實挺擔憂的,他也想去探望朱雀橋,只是他還沒有朱雀橋的連絡方式,一來他們認識也才半年左右,說很熟了但也還沒到交換電話說家常的地步,起碼,原本是預計等這齣劇完結,群裡交好的幾個STAFFCV出來聚聚時才交換一下電話,但現在恐怕沒機會知道了。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幾天沒上線,回到宿舍打開電腦和網路,阮清音就被那連番轟炸的QQ訊息給轟得電腦差點當機,讓他錯愕且手忙腳亂地關掉那猶如病毒視窗的大量訊息。

    接著他又發呆了一會兒,才慢吞吞地去點開一個熟悉的帳號,只是對方並不在線,他只好點開登入那個自己最常冒泡、已經可以算是親友群的「裝飾音」劇組群。

    阮清音是個網配圈的CV,所謂網配圈,就是許多對聲音特別喜好的人們,聚在一起合作完成各式各樣廣播劇的圈子,有許多人是純粹閒暇興趣,也有些人是當作進軍商配前的鍛鍊培訓,總之有各式各樣的理由進入這個圈子的人,無論接受與不接受這些原因,好的壞的,都是構成這個圈子並壯大的基石。

    至於他自己會進入這圈子,真的就純粹是基於愛好。

    或許有些人會覺得,竟然會有人對陌生人的聲音迷戀是很不可思議的事,但對阮清音來說,聲音是有魔力的,就像老一輩的會說,話不能亂說,因為有其言靈的力量存在,最初那個讓自己陷入的聲音,就給他帶來許多安慰和力量。

    雖然那個人已經離開圈子,但阮清音很希望,自己也能帶給別人同樣的正能量,這是自己還留下來繼續配音的原因,當然,要說他心中沒有盼著那個人回歸是騙人的。

    只是,距離那個CV離開都已經五年,那個期盼漸漸的從希望變奢望,知道那人大概是真的不會再回來,而他也逐漸放下,然後偶爾幻想一下自己有一天還會和對方有合作的機會。

 

    一進到劇組群裡,就已經看見裡面一片愁雲慘霧,STAFF們哀叫連連的留言與顏文字。

    美工-金魚草:唉……所以現在我們該腫麼辦啊?苦逼〒▽〒

    宣傳-六十一:只能換CV換後期啊要不然就得坑掉這個劇了……〒▽〒

    策劃-指南針:嚶嚶嚶,換CV神馬的最虐了,輪家不想換掉烏衣大神啊啊啊~~~〒▽〒

    美工-金魚草:可速這樣就只剩坑掉這劇的選項了,都已經第三期了,坑掉什麼的好虐〒▽〒

    導演-青小蛇:沒辦法啊,現在事情鬧成這樣,烏衣大神就算再有責任心,也沒心情可以好好把劇配完,橋橋也沒辦法後期……〒▽〒

    宣傳-六十一:詛咒那些黑黑們吃泡麵沒醬料包、出門踩進水溝中、詛咒芝心那個噁心的女人生孩子沒X眼──居然這樣對我們的橋小受,她怎麼下得了手啊──什麼芝心捲根本是黑心捲〒▽〒

 

    一排排的〒▽〒表情讓阮清音微蹙眉頭,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趕緊敲了一排問句上去。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一個關於網配圈的故事

那年,阮清音失去了一切,對年幼的他而言,世界像是崩毀了般,直到表姐讓他聽見那個聲音──溫暖包容、充滿磁性的男性嗓音,像是能撫平他的傷痛,讓他無法自拔的跌入那個聲音的深淵,就此瘋狂迷戀上那個不知名的陌生男子。

他為了那名為「宮商角徵羽」的CV,毅然決然地從一個小透明聽粉,成為一個小透明新人CV,期盼自己有一天能夠和心目中的大神合作,卻沒想到還沒走到那人面前,那個人已經宣佈退圈,如一顆流星消逝在眼前。

茫然卻又不死心的他,就這樣等啊等,等待那人的歸來、等到他都已經從一個透明小CV,變成一個頗有知名度的粉紅CV,依然不見大神歸來。

直到……


配對:宮商爵X阮清音

請考據檔與對網配相關細項挑剔的讀者繞道吧~我只是個外圍聽劇粉~~~~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