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鬼龍村系列】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第一章

 

    用力睜開雙眼,朝倉大口喘息著,好半晌才從那鮮明的夢境中抽離,神色茫然地望著窗外明亮陽光,以及那充滿和平氛圍的蟲鳴鳥叫。

    是夢啊……

    朝倉揉揉太陽穴,大大地呼了口氣。

    窗外那生氣蓬勃的景象,越發襯得他的夢境更加鮮明。

    這十幾年來,午夜夢迴之時,他不是不曾夢見過當年的情景,只是如此清晰完整的畫面,老實說還是第一次。

    其實對於當時的情況,他已經忘記許多,記憶太過破碎,鷹司曾說那是因為他刻意的讓自己遺忘。

    那一天的事情他怎麼回想也想不起,到底聖夜為何會痛下殺手,不僅僅是父母,甚至是當時在村子裡的所有人都未曾倖免。

    他的記憶大多數停留在當年事發前幾天,之後有將近一年多的記憶都是空白的,怎麼也想不起來為何會發生那樣的慘劇。

    唯一留在他記憶中的,大概就是之前那場夢境,那刀起刀落的剎那。

    之後他的記憶空白了整整一年。

    當他清醒過來時,已經不在熟悉的地方,而時間也在他悄然不覺之間流逝了一年多,當時他還是在素未謀面的阿姨與表哥家清醒過來,他甚至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能讓當時個性溫和內斂的聖夜狂性大發。

    如果事發生在聖夜身上的「那些事」,既然之前都已經隱忍著了,那麼照理說應該也不會成為聖夜動殺機的主因,雖然說那樣的屈辱忍久了也終是有爆發的可能,但肯定有什麼契機去誘發。

    就如同他過去與同僚查案時,總是有一些人遭遇各種霸凌或性虐時都會一直忍著,直到忍無可忍、最後一根稻草壓下。

    那麼,那根讓聖夜失去控制的稻草是什麼呢?朝倉失神地想著。

    而現在即使他想回去尋覓過往,也是件相當困難的事,不僅僅是因為村子大火而荒廢,更甚至,他連村子所在地點其實也是相當茫然。

    不知道自己老家在哪,是件相當荒謬的事,但卻也是不爭的事實。

    鬼龍村,他自小生長的村莊,是一個相當偏僻幾無人知的古老封閉村莊,封閉程度讓現代人都難以相信。

    鬼龍村是個封閉且近乎神隱般的村子,在科技如此發達的時代裡,還有像這樣除了電力以外根本沒有任何其他科技物的傳統村莊,大概是很多人無法想像的。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熊熊烈焰在他眼前張牙舞爪著,他凝望著那一片赤紅,周圍炙熱的溫度讓他完全提不起任何想要逃跑的衝動。

    他茫然地望著眼前的景象,腦袋一片空白完全想不起自己為何身在此處,甚至連逃離火海的動力半分都沒有。

 

    眼前的火海那樣令人恐懼,但也同樣地讓人感到熟悉,彷彿他曾看過無數次這樣的場景。

    在那些沖天且將黑夜染成白晝的捲襲眼前一切的同時,他依稀聽見從四面八方的火海當中,傳來淒厲的慘叫與呼救聲,但這些聲音最終都逐漸消失,只剩下火焰燃燒時的轟轟聲,以及木材被燃燒時那種霹哩啪啦的聲響。

 

   

──夜、乖孩子……放、放過我們吧?我們最疼愛你了對不對?

 ──是…是啊!夜啊……你不會殺我們的對吧?我們、我們可是你的父母……

 

           耳熟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他緩緩轉過頭,看見一對有些眼熟的中年男女,惶恐的向他們面前一位高大青年跪地求饒著。

    他有些記不起那對中年男女是誰,此時他才發現自己的記憶十分破碎與零亂,很多事情他只覺得好似非常眼熟,卻又什麼也想不起來。

    他只能愣愣看著那個高大而熟悉的身影,舉起手中那把鋒利尖長的細刀,毫不猶豫地朝那對男女揮落。

 

    啪喀......隨著鮮紅血液飛濺的,是那兩顆圓圓的頭顱掉落在地碰撞的聲音,他的視線對上那兩顆頭顱的眼珠子,凝滯在那兩顆腦袋上的,是扭曲的驚恐與難以置信。

    明明是極為殘忍的行為,他卻有種,青年那揮舞大刀的身影彷彿在跳舞般的錯覺,金色的長髮隨著對方的動作,以及那些熊熊火焰所帶起的熱流,在空中飛舞,也伴隨著火光,閃耀著宛若金子般的光芒,那畫面美得讓人移不開視線。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二章

 

   

值班結束後,朝倉一個人匆匆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趕著回家。

   

 

自從家裡多了兩個人之後,氣氛就變得非常微妙,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讓那兩人獨處,免得哪天一回到家就看到天童要橫死在他家,但他不可能不工作就只待在家裡,所以對於那兩人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他一直非常忐忑。

   

簡直就像是養了一隻蛇和一隻倉鼠在家的感覺,他知道天童要面對聖的時候,都會不自覺的緊張,他也知道原因,但也什麼都不能說,因為他自己也還搞不清楚到底聖還隱藏了什麼樣的秘密。

   

幸好三人的時間都還算能夠錯開,在他上班的時候,天童要也會乖乖的去上學,下課時就待在學校圖書館或是外面的書局、咖啡廳之類的地方去唸書,直到蹭到他下班的時間才會回去,他想著小孩子不好太晚回家,也都會盡量趕回。

   

 

但也因為這樣對天童要的重視,讓某人大喝酸醋,對天童要的態度愈發惡劣,讓他不知道到底該怎麼做才好。

   

和男人一樣對天童要態度惡劣的話,他怕被瞧出什麼端倪,雖然他也不希望男人再繼續做些犯罪的行為,知道自己不該這樣包庇對方,但只要對方在自己身邊,他好像就會不由自主地忘記初衷。

   

而且這孩子其實什麼錯都沒有,唯一的錯或許就是那天生殘疾帶來的原罪,那些人只是為了自己的孩子而瘋魔了。

   

至於自己也很想知道當年到底發生過什麼事,能讓一個人如此恨著那麼長的一段時間,甚至……他覺得從那之後,男人變得非常討厭「人類」,對於人命的不在乎也是從那段時間開始出現跡象,並不僅僅是天童家的人而已,他是男人唯一還會溫柔微笑以對的人,而阿姨和鷹司則是勉強不會讓男人露出厭惡之色的存在。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對於鹿見那番話,他其實很想知道當年到底父母親是如何傷害過鹿見,但鹿見早已在那時候也被射殺,一切的答案也隨之埋葬大海。

   

又愛又恨就是指他這樣的狀況吧?看見鹿見笑著墜入大海時,他也難受的,覺得自己的心臟像被撕裂般,就跟看見鹿見當著他的面強迫朝倉先生時一樣,但他也說不出鹿見死了到底是好或不好。

   

鹿見如果沒死,或許接下來的目標就是他和哥哥與母親三人,會繼續向他們索命,還有那時充滿憎惡看著自己的眼神,就像是匕鋒利的小刀戳入他胸膛,幾乎讓他喘不過氣,有時候他真的會自我厭惡的想自己存在意義是什麼?讓家人費盡心思為他延續生命,但卻是不斷的用他人的命做為代價,鹿見的弟弟、姐姐、父親……

   

 

 

手掌輕按在胸膛中跳動的心臟,感受著那種脈動,他突然有些不確定,自己對鹿見的心動,到底是屬於他自己,還是……

   

如果依鹿見當時的話來推測,自己的心臟應該是鹿見他弟弟的吧?只是移植了之後卻發現這個血型契合的心臟,其實並不那麼適合自己,那健康的心臟移植到自己身上後,他並未就此康復,反而像是拖累那顆心臟,依舊不能進行太過激烈的運動,這一兩年甚至有些衰弱的情況。

   

說不定鹿見只是為了這顆心臟看見自己這麼個搶了心臟的人卻還把他弟弟的心給弄得更慘,才更感到不值與憤怒。

   

發現自己好像又在下意識當中替鹿見找理由,天童要頓了頓,嘴角勾起苦澀的弧度。

   

 

怎麼都到這種地步了,還對那男人念念不忘的呢?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過男人肯定不會告訴他,要不然不會這十多年來都對這件事一聲不吭,雖然男人從未說過,但他也能隱約的感覺到,自己似乎是這無所不能的男人為一逆鱗與弱點,誰也碰不得。

   

 

仔細想想,他對男人這些年來可以說是一無所知,有時候甚至會想,自己到底對於他的認識有多少。

  

 那一年,到底發生過什麼事?父母親待男人那樣親切又無微不至的,他始終搞不清楚讓男人凶性大發的理由是什麼。

   

是前陣子那件事時偶然聽到的奇怪訊息有關嗎?一想到那意有所指的話,他的胸口就有些隱隱作痛。

   

 

 

手指無意識地描繪著男人臉龐輪廓,比起當年那種美少年般的深邃細緻模樣,男人的外表遠比當年還要陽剛硬朗,但仍是相當美貌,找不出什麼瑕疵,要說是上帝的寵兒一點都不為過。

   

 

只是,命運卻像是對他們開了個天大的玩笑。

   

 

這麼多年來,他一直想知道那一天到底發生什麼事,可誰也不願意告訴他。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怎麼……會夢到這種……過份真實的劇情?那種鮮明的感覺幾乎要讓他以為是真實了……

   

 

朝倉滿身大汗的驚醒過來,茫然望著漆著淡綠色油漆的天花板,一時半刻難以從那夢境中脫離,幾乎要分不清現實亦或夢境。

   

他動了動不知為何疲憊痠乏的身軀想起身,卻在感受到身邊有另一抹體溫時僵住,像機器人般生硬地轉動腦袋,便看見渾身赤裸沉睡於自己身側的高大男人,一手還摟在自己腰上,完美的臉龐與身材宛若神祇般,令人懷疑這男人是否為真實人物。

   

而他差點以為自己還在做夢,一時半刻無法回神。

   

 

他和這男人之間擁有不可告人的關係,連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一切都太過突然──自從那年的悲劇之後。

   

 

他其實已經記不太清楚那段時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十二歲那年的記憶,斷在他渾身無力地靠在男人懷中,神智有些迷茫看著一向溫柔的對方,滿臉瘋狂與殘虐地拿著武士刀將父母與宅裡的所有親族、下人都給砍殺,不只他渾身如浴血般鮮紅溼溽,連老宅子四處都飛濺著血跡,而他想開口阻止,卻怎麼也發不了聲音,逐漸失去意識。

   

他最後的記憶,是狂炙的怒焰吞噬一切,以及男人擁著他慟哭的聲音,而男人為何而哭他不知道,只隱約覺得那應該是為了自己。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楔子

 

    ……

    那裡,什麼都沒有。

    他茫然的抬起頭,想看看自己身在何方,但一如以往的,四周除了一片白茫茫的濃霧之外,他什麼也看不到。

    一直都是這樣,他不清楚自己為什麼在這裡,不明白這裡是什麼地方,為何除了霧以外,他甚至連自己是誰都有些搞不清,每次當他回想的時候,就只有一些斷斷續續湊不出含意的片段盤旋在他腦海。

    心中甚至還有道聲音在告訴他,即使他記起了也沒用,待會兒,他依然會忘記這一切,就像是有塊橡皮擦不斷地抹去這些痕跡。

    他想走出這片迷霧,但不知為何不管他怎麼走、在這片霧裡徘徊多久,始終在原地打轉,只要一低頭,就會在地面上看見相同的石板,上頭雕刻著一條條糾纏的中國神龍,看起來有些猙獰而不神聖。

    就像是有道無形的牆,將自己困在這個地方。

 

 

    然後,他發現自己的雙手上,纏繞著一圈紅線,然後垂到地面延伸出去,往兩個截然不同的方向消失在迷霧當中。

    順著這些線能走出這片迷霧嗎?他抓著那些零亂的線思考。

    鮮紅色的線還有些溼溽,就像是剛浸染過一樣……但浸染了什麼他打了個哆嗦不敢細想,還沒鬆手,就感覺到那紅色細線宛若有生命般,一陣細微的脈動顫顫地震了震他的手腕,接著那股脈動就沿著他手腕往上竄,直鑽入他心臟。

    砰咚、砰咚!

    心口處突然傳來一震強烈的跳動,但在這陣跳動後,他覺得心臟位置有種不自然的空乏感,他說不上那種感覺是從何而來,只是表情迷茫的摸了摸心口。

    他這是怎麼了……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他又為什麼會困在這裡?

    而且更讓他驚恐不自在的,是自己就這樣渾身赤裸地站在這奇怪的陣形中。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