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呀……要送出去了?」顧媽愣了一下,一臉惋惜的接過小柯基,不過她也不好勸飼主把小狗留下,畢竟人家要不要花錢多養一隻寵物是人家的事,她可不能幹些站著說話不腰疼的事。

「嗯,我家BOSS最近生日快到了,而他又是個不缺什麼的人,我想說他還挺喜歡小動物,就順便給他一隻。」楚狐狸雖然已經決定要把他送人,但看著方瓏的眼神中還是有著淡淡的捨不得,還伸手捏了捏軟軟的肉墊。

被人送走方瓏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對,畢竟家裡的寵物生了幼崽,大部分的人其實也都是分送給其他親朋好友或到網路上的寵物版送養,只有那種家裡有很大空間可以跑跑跳跳又有閒錢的人,才會繼續養著。

楚狐狸的住處其實也很大,在這看起來像是豪宅區的地方,還能一個人住到三十幾坪,裝潢典雅看起來就不便宜,更甚至還能請顧媽天天來打掃順便餵狗,就證明他就算不是有錢人,經濟狀況也是不錯的,但就因為是這種豪宅大樓,更難飼養那麼多寵物。

一隻狗汪汪叫的聲音有時都會引來其他住戶不滿,認為是噪音,更何況還是一群?幼犬現在叫聲還都是細嫩的,等長大後那肺活量可就完全不一樣,飼主還不被投訴死才怪。

方瓏只能祈禱他未來的飼主會是個愛狗人士了。

他被顧媽抓去洗香香,而他那非常享受熱呼呼香噴噴熱水澡的反應,總是讓顧媽嘖嘖稱奇,雖然說狗不像貓那樣怕水,但不少狗對洗澡還是很抗拒掙扎的,哪像他這樣每次都乖巧任人搓弄。

一開始方瓏醒來後,對於讓顧媽幫他洗澡還是挺尷尬害羞的,誰讓他蕊子裡是個二十幾歲的大好青年呢?被女性…就算是個大媽,這樣在他身上摸來摸去甚至摸到小狗的生殖器官,他還是會感到羞恥的啊!

只是羞恥歸羞恥,在意識到自己現在已經是隻狗,如果不讓人幫他洗,他自己也沒辦法將自己清洗乾淨,這對當了二十幾年人類,早就將天天洗澡這個習慣刻入骨髓的人來說,不洗澡是非常骯髒且無法忍受的事,尤其狗兒還不能天天洗澡!心中的掙扎最後還是比不過那點小小潔癖心理,更讓他珍惜每次洗澡的時間,乖乖任由顧媽上搓搓下洗洗。

淡──定───每次他都在心中如此默念讓自己靜下心。

反正他也不會對女性產生衝動反應,如果是楚狐狸幫他洗,他可能會更害羞一些,這麼一想後,方瓏就放寬心的讓人替他洗刷刷,現在也差不多習慣了。

反正他現在都是狗了,還害羞個毛線?就算臉紅也沒人看得出來啦!

而且人跟狗……真是跨物種的遠距離。

被洗香香之後,楚狐狸拿來一件充滿惡趣味的寵物裝替他穿上,當自己被兩手抓著腋下抱起來面對鏡子時,方瓏覺得自己感受到了世界的惡意。

鏡子裡映出的,是一隻稚嫩而腿短的柯基幼犬,呆呆地望著自己,圓滾滾的身子穿著黑黃相間的小蜜蜂裝,尤其是那蜂尾處圓胖圓胖的……

媽媽……我被自己萌到了腫麼辦?方瓏這個絨毛控心中垂淚的想。

不過楚狐狸沒給他多少欣賞與自戀的時間,就將他塞進一個新買的寵物旅行袋中,準備帶他出去。

似乎是查覺到他要被帶走,狗媽媽和幾隻狗崽兄妹們不斷的在楚狐狸腳邊繞來繞去,不時發出不安又焦躁的叫聲,用狗語問著楚狐狸要把他帶去哪。

方瓏聽見那些叫聲,莫名湧現一股失落和鼻酸,雖然只跟牠們相處不到幾天,甚至沒法將牠們當成自己的母親與兄妹,但畢竟也共同生活了好幾天,要說完全無感也是不可能的。

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見到牠們?

從狹小而朦朧的黑紗視窗看著外頭變換的景色,搖搖晃晃、被放大的一切,更加清楚地告訴他,他已經不是人類、回不到過去,在在都讓個性歡脫的方瓏心情低落。

不是人類這就意味著,以後就算是看見一個合他胃口的男人,他也看得到吃不到了,這是多麼憂傷的事實啊!

雖然被戀人背叛感覺心很痛,但他不是那種因此頹喪、覺得全世界都對不起自己的人,跌倒了再站起來等待下一個更好的對象就好,不用在那裡要死要活,因為就算因此而傷害自己,當對方早已不再憐惜你時,做再多委屈與可憐的挽回之舉,對方也不會因此而心疼,那又何必再做呢?還會對自己心疼憐惜的人,從一開始就不會做出讓自己難過的事……他是這麼想的。

方瓏是個有感情潔癖的人,高中初戀是個雙,前一刻還與他甜言蜜語,下一刻就被他看到跟一個漂亮學姐在體育室做愛,他一秒也不能忍的就跟對方分手,不管當時他有多麼的喜歡對方。

雖然愛得太深時總是會心軟,可是他做不到諒解兩個字,因為光是對方試圖親吻他,他就會想起對方親吻著別人、下半身還跟別人結合在一起的畫面。

他可以不在乎對方在與他交往之前有多少人,卻無法接受和他在一起時仍舊與別人保持性關係,那會讓他覺得……很髒。

所以當現在的戀人如出一轍的劈腿和別人上床時,他才會那麼難以接受。

他以為對方那樣溫柔而耐心的疼寵自己、知道自己的心結所以兩人最多只進展到互相幫忙和愛撫,他覺得總有一天他會徹底接受對方,只是沒想到在這之前,對方就已經忍不住。

諷刺極了。

兩任男朋友都是這樣,方瓏都還沒機會破處,就撞上他們出軌。

但就算這樣方瓏也沒想過自暴自棄隨便找個人上床,這幾年看著每年寒暑假都會有新聞報導說感染愛滋的年齡層下降,他就越不敢恣意放縱。

一時的歡愉換來一世的病,一點都不值得。

可是現在最悲傷的是,他連找個人實踐與破處的機會都沒有,就變成了一隻柯基。

方瓏覺得很哀傷、這世界充滿惡意。

明明劈腿的人不是他,為什麼是他遭遇這種事情啊?果然是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

是他自己識人不清……想起當時自己震驚地望著那個躺在男友身下、雙腿緊緊夾纏男友腰部的男子,對方和他對視上時,眼中閃過的那抹得意勁……呵,引狼入室啊……

虧他一直把對方當成自己的死黨,把自己和男友之間的許多甜蜜事蹟告訴對方,結果卻被如此倒耙一把,還真是好…好到都爬到他男人床上去了。

也罷,爛鍋配爛蓋,一個兩個都是渣,那兩個要湊一起就隨他們去吧!那小賤胚要把人還他,他還嫌髒呢!

反正他現在是隻狗,眼不見為淨,他們倆愛怎怎辦去吧!

在寵物袋裡搖搖晃晃一陣子,搖籃般的頻率讓方瓏搖著搖著就睡著了。

再次被吵醒,是一陣喧鬧賀慶的聲音,一開始他只以為是什麼朋友聚會的場合,直到聽見一陣生日快樂歌,他才發現原來還是個生日PARTY。

感情楚狐狸是準備把自己當成生日禮物送今天的壽星主角來著?

有沒有這麼小氣巴拉還不用花一毛錢的……這算不算借花獻佛?

聽著外頭喧嘩吵鬧的聲音,方瓏莫名地緊張起來。

不知道他未來的飼主會是個什麼樣的人呢?會不會喜歡小動物?希望不會是個討厭動物又會虐待寵物的人……當然如果能像他的男神一樣,那大概就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他做狗也甘願啊!

壽星離得還有些遠,方瓏只隱隱約約聽到有許多人祝賀和送禮並要求壽星打開的呼喊,由此推測這壽星本人應該也是挺洋派的一個人,畢竟東西方送禮收禮的習慣還是略有差異。

創作者介紹

妖夜迴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