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鹿見那番話,他其實很想知道當年到底父母親是如何傷害過鹿見,但鹿見早已在那時候也被射殺,一切的答案也隨之埋葬大海。

   

又愛又恨就是指他這樣的狀況吧?看見鹿見笑著墜入大海時,他也難受的,覺得自己的心臟像被撕裂般,就跟看見鹿見當著他的面強迫朝倉先生時一樣,但他也說不出鹿見死了到底是好或不好。

   

鹿見如果沒死,或許接下來的目標就是他和哥哥與母親三人,會繼續向他們索命,還有那時充滿憎惡看著自己的眼神,就像是匕鋒利的小刀戳入他胸膛,幾乎讓他喘不過氣,有時候他真的會自我厭惡的想自己存在意義是什麼?讓家人費盡心思為他延續生命,但卻是不斷的用他人的命做為代價,鹿見的弟弟、姐姐、父親……

   

 

 

手掌輕按在胸膛中跳動的心臟,感受著那種脈動,他突然有些不確定,自己對鹿見的心動,到底是屬於他自己,還是……

   

如果依鹿見當時的話來推測,自己的心臟應該是鹿見他弟弟的吧?只是移植了之後卻發現這個血型契合的心臟,其實並不那麼適合自己,那健康的心臟移植到自己身上後,他並未就此康復,反而像是拖累那顆心臟,依舊不能進行太過激烈的運動,這一兩年甚至有些衰弱的情況。

   

說不定鹿見只是為了這顆心臟看見自己這麼個搶了心臟的人卻還把他弟弟的心給弄得更慘,才更感到不值與憤怒。

   

發現自己好像又在下意識當中替鹿見找理由,天童要頓了頓,嘴角勾起苦澀的弧度。

   

 

怎麼都到這種地步了,還對那男人念念不忘的呢?

   

 

 

不知道他發呆了多久,還在思考朝倉今天要不要上班的問題,就聽見朝倉房門打開的聲音,反射性的轉過頭,就看見那個看起來像是外國人的男人只穿著一件長褲就走了出來,上半身和頭髮微濕漉地滴著水,手上還拿著一條毛巾擦試著那頭耀眼金髮。

   

男人的身材比例非常好,九頭身、倒三角、一雙長腿,絕對有所謂的黃金比例,還有令所有男人女人都會羨慕的八塊腹肌,站出去絕對勝過那些所謂的國際巨星,只是,這男人身上總散發著生人勿近的冷漠氣息。

   

那種冷並非刻意偽裝,而是只要看近一些都會覺得像被凍傷般刺骨的沁寒。

   

在他開始借住下的那天,這個明明一臉外國人長相卻說得一口流利日文的男人也同時出現在朝倉先生家,他只知道對方叫「聖」,至於姓什麼並不清楚,因為對方似乎對於自己的存在非常排斥,連全明也懶得讓他知道,在這裡住了兩個禮拜了,對方也一直視自己於無物,彷彿他這麼個大活人並不存在似的。

   

男人只有對著朝倉先生時才會流露出豐沛的情緒,變臉速度也快得像是機械,那天一來就直接住進了朝倉先生的主臥室,兩人是什麼關係不言而喻。

   

 

 

 

他有時會好奇,那個男人如果知道了朝倉先生在船上發生的那些事,還會對朝倉先生抱持一樣的態度嗎?還是毫不猶豫的離開呢?只是想是這樣想,他也不敢對那男人說這些,怕自己被當成挑撥離間的壞人。

   

那雙翠綠色的眼大多時候都像是玻璃珠般毫無情緒,但也因為這樣更讓人有種不寒而慄之感,而且偶爾有幾次對上視線,那男人也都毫不掩飾對他的厭惡,還有深切的類似殺意的眼神,讓他嚇得不敢多看對方,不明白自己哪裡得罪了對方。

   

他偷覷著對方無視自己地經過身邊,從冰箱裡拿出礦泉水咕嘟咕嘟地一下子就灌了大半瓶,精緻完美的臉龐不論看多少次都令人驚艷無比,天童要似乎能夠理解朝倉先生沒有像他一樣對鹿見產生迷戀或好感的原因了,有個這麼一個極品的男人在身邊,其它人對他而言也都只是些雜菜吧?

   

 

這些天當朝倉先生去工作不在家的時候,屋裡就只有他和對方,但對方也幾乎會在朝倉先生離開後就突然消失不知去哪,直到朝倉先生下班回來,男人也就像抓準了時間點的回來,大多時候屋內都只有他一個人在,空蕩蕩的感覺幾乎要讓他有種窒息的感覺。

   

不過他寧願自己一個人也不想跟那男人獨處,雖然那男人長得非常妖孽、充滿一種魔性的魅力,可卻沒由來的令他感到不安,這個男人讓他本能地產生恐懼。

   

只是他也對這男人有種好奇,想知道對方和朝倉先生到底是什麼關係,只是單純的床伴,還是戀人?

   

 

 

「滾開,別在這裡擋路。」淡漠如冰的聲音彷彿能凍人似的響起,使天童要像驚弓之鳥般的抽跳了下身子,抬頭看見對方嫌棄的眼神後,才發現自己站在瓦斯爐前,而對方手中拿著一把有柄的湯鍋,裡面放著先煮好冷凍起來的白飯和牛奶,另一手還拿著雞蛋,如果不去管他那冷硬的表情,真會讓人覺得對方是個居家好男人。

   

天童要慌慌張張地閃看後,就躲到客廳去看電視,只是有些心不在焉。

   

沒一會兒他就聞見空氣中飄蕩的奶香與蛋香,忍不住偷偷看向廚房,然後看見男人把灑了蔥花的牛奶蛋粥裝填在碗中後,便往朝倉先生的房間走回去。

   

那個男人……真的很照顧朝倉先生啊……

   

 

他突然覺得自己像百瓦電燈泡一樣,妨礙了他們的獨處。

   

只是他沒由來的羨慕,也想起當初鹿見也是這樣體貼入微的照顧自己,才會讓他如此輕易淪陷。

   

 

……怎麼,又想到鹿見了呢?

   

 

明明就告訴自己要快些忘掉,卻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起。

   

他果然是……因為寂寞了吧?不習慣身邊一直存在與愛戀的人就這樣……然後羨慕朝倉先生身邊有個這麼好的男人,雖然這個男人似乎不太尋常。

   

 

 

男人進了朝倉先生房間好一段時間後,就沒再踏出來,有些無聊的天童要遲疑地看了時鐘許久,見指針從八走到十二,終於忍不住地偷溜出門。

   

還是去圖書館吧!

 

 

 

創作者介紹

妖夜迴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