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

    那裡,什麼都沒有。

    他茫然的抬起頭,想看看自己身在何方,但一如以往的,四周除了一片白茫茫的濃霧之外,他什麼也看不到。

    一直都是這樣,他不清楚自己為什麼在這裡,不明白這裡是什麼地方,為何除了霧以外,他甚至連自己是誰都有些搞不清,每次當他回想的時候,就只有一些斷斷續續湊不出含意的片段盤旋在他腦海。

    心中甚至還有道聲音在告訴他,即使他記起了也沒用,待會兒,他依然會忘記這一切,就像是有塊橡皮擦不斷地抹去這些痕跡。

    他想走出這片迷霧,但不知為何不管他怎麼走、在這片霧裡徘徊多久,始終在原地打轉,只要一低頭,就會在地面上看見相同的石板,上頭雕刻著一條條糾纏的中國神龍,看起來有些猙獰而不神聖。

    就像是有道無形的牆,將自己困在這個地方。

 

 

    然後,他發現自己的雙手上,纏繞著一圈紅線,然後垂到地面延伸出去,往兩個截然不同的方向消失在迷霧當中。

    順著這些線能走出這片迷霧嗎?他抓著那些零亂的線思考。

    鮮紅色的線還有些溼溽,就像是剛浸染過一樣……但浸染了什麼他打了個哆嗦不敢細想,還沒鬆手,就感覺到那紅色細線宛若有生命般,一陣細微的脈動顫顫地震了震他的手腕,接著那股脈動就沿著他手腕往上竄,直鑽入他心臟。

    砰咚、砰咚!

    心口處突然傳來一震強烈的跳動,但在這陣跳動後,他覺得心臟位置有種不自然的空乏感,他說不上那種感覺是從何而來,只是表情迷茫的摸了摸心口。

    他這是怎麼了……

    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他又為什麼會困在這裡?

    而且更讓他驚恐不自在的,是自己就這樣渾身赤裸地站在這奇怪的陣形中。

 

    倏地,他察覺到迷霧中好像有什麼東西突然出現,抬起頭看向某一處。

    他也不知道為何自己會覺得有東西靠近,沒有腳步聲也沒有翅翼類撲騰的聲音,周圍一如方才那般靜悄,可他就是有種感覺,不是聲音,而是周圍凝滯不散的空氣似乎因為這東西的到來,而有種流動感。

    在他直盯著的方向,一個身形高大的青年從霧裡走出,半點跫音都無。

    那是一個有著混血兒般深刻輪廓的男人,看上去非常漂亮,用美麗都不足以形容那張臉的出色,及肩的金色頭髮,在這沒有陽光卻異常明亮的地方閃耀著光輝,碧綠色的眼瞳就像是上等的綠寶石,再加上修長精實的身軀,九頭身的比例讓人在他身上完全找不出半分缺點,讓人驚嘆於對方那如上帝寵兒的完美外表。

    男人身上只著一件簡單而單薄的夏季浴衣,敞開的衣襟下還有著令人豔羨的八塊腹肌。

    這個人他很熟悉……他其實一開始想不太起來對方是誰,只覺得對方給他一種熟悉而親切的感覺,接著才慢吞吞地挖掘出那塵封深處的記憶。

 

 

    「聖、哥哥……」他吶吶地像是小貓咪般喊著對方,在對方走到自己面前時,仰頭看著對方,一邊驚詫於本來應該只高自己一些的哥哥怎麼好像突然之間暴增了身高,現在他居然只到對方胸口的高度、一邊困惑他方才居然會忘記這個從小到大最親的人是誰,自己到底是怎麼了?

    聽見自己的叫喚,他看見男人碧眸一瞬間爆出像是驚喜的光芒,伸出手輕撫他的臉頰,那觸碰的手勢非常溫柔,但也有種說不出的親暱。

    「哥哥……我、我怎麼……」他漲紅著臉不知該怎麼詢問對方自己為何一絲不掛的,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總覺得男人眼中帶著一種如野獸般赤裸飢渴的色彩,就像是要將他拆吃入腹,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為什麼要這樣看著自己?而且哥哥的變化怎麼這麼大?他記得哥哥應該是溫文儒雅的美少年,而不是這樣充滿魄力與男子氣概的,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這裡…是什麼地方?」他不曉得自己該怎麼面對這好像有些陌生的哥哥,充滿了侵略性,使他有些畏懼不安。

    「這裡,是村裡的聖地,別人進不來的。」男人把手中端著的的食物放在一旁的石台上,微笑的將他摟進懷中,讓他有些莫名不自在。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何不自在,從小到大哥哥不是很常這樣抱著自己嗎?但為什麼此時的擁抱卻讓他覺得很怪呢?是因為自己未著片縷?

    還有,這裡是聖地?他記得村裡的聖地據說沒人能進得來的,怎麼……

    還沒來得及推開男人,他便感覺到男人帶著薄繭的大掌沿著自己背脊下滑,把他的心懸吊得高高的,在他緊繃著身體的情況下,那雙手停在他臀部,不輕不重,但充滿某種暗示意味的掐了掐。

 

 

    「哥…哥……?」他不知所措地看著男人,隱隱約約覺得好像有什麼不妙的事情即將發生。

    「就快完成了,小貴別怕,哥哥在這裡。」男人低頭在他耳邊用哄慰的語氣說著,他不知道那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他總覺得,哥哥的聲音聽起來充滿一種難以言喻的誘惑,近距離地穿透自己耳膜,像電流般竄過身體,彷彿剛才紅線上傳來的詭異脈動,讓他心跳驟然加快。

    「什…完、完成什麼?」他結巴地問,心神怎麼也無法從兄長那樣曖昧搓揉著自己雙臀的舉動中拉回,有些害怕起來。

    尤其是當他感覺到只隔著一層薄薄布料,抵在自己小腹上的灼熱硬物,更讓他腦袋一片空白。

    就算他還只是個十二歲的孩子,但學校也已經提教到一些關於男女的生理知識,雖然他還沒有那種經驗,但也知道男人的身體現在是什麼情況。

    「哥、哥哥……你、你要幹什麼……麼…」他顫抖著聲音問,話語消失在男人親吻吸吮著他耳垂的舉動上,渾身僵硬動也不敢動。

    他、他這是在做夢嗎?為什麼……為什麼哥哥……

 

 

    「小貴……我的寶貝,不要害怕很快就好,再過不久就可以……」男人親暱地低語,當他回過神發現自己已經不知在何時被男人壓制在地,強而有力的手臂完全不給他任何掙脫的機會,柔軟的唇延著頸項下滑,在稚嫩未發育的柔韌少年軀體上,烙下一枚又一枚的吻印。

    他拼命的想掙扎,但怎麼也掙脫不了男人的箝制,對於這樣陌生且充滿強烈情慾的兄長,他無法不恐懼,在男人拉開他雙腿,將那巨大的慾望深埋入他體內時,他覺得自己像是要死掉似的,腦袋一片空白。

 

 

    在他失去意識之前,最後感覺到的並不是那股劇痛,而是那種在自己體內強烈脈動的感覺,就像是,和他的心跳同步了……

 

 

 

 

 

創作者介紹

妖夜迴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