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醫生有詢問要不要給火腿結紮,趁著打上麻醉時順便打晶片,小狗比較不疼,但段瑾堂沒怎麼猶豫的就拒絕了,他沒打算多養其他寵物甚至給火腿配種,沒有其他動物在時,寵物基本上也不太會亂撒尿宣告勢力範圍,再加上火腿本身就不是那種四處撒尿的狗,何必給他多動那刀讓牠受苦呢?

    設身處地的想,不管是人或動物,誰會高興地蒙受那一刀?

    況且,段瑾堂覺得自己是個很自私的人,即使只是寵物,他也不想看見哪一天小火腿追在別的母狗身後跑,最重要最在乎的不再是自己這個飼主,所以,他也沒打算未來給火腿找個伴,但他也不會因為這樣就乾脆給火腿結紮。

    被打完晶片針後,方瓏整隻狗都病懨懨的,只覺得自己的背部刺麻刺麻的非常不舒服,不是痛到難以忍受的程度,但那種刺麻還是沒辦法忽視,讓他連動都不想動。

    有點像是各種健康檢查要抽血的感覺一樣,被戳了一針,怎麼可能不痛,雖然說晶片針的針頭據說是非常銳利、由雷射切割而成,幾乎很多貓狗刺進去都是無感,但他還是覺得不舒服。

    他癱軟在段瑾堂懷中,段瑾堂溫柔地摸摸他的耳根安撫著,醫生稍微說了要段瑾堂注意哪些關於幼犬的事項後,就讓段瑾堂去外面付費離開。

    段瑾堂看著懷中一直沒什麼活力的火腿,想到方才醫生提醒他,已經差不多可以讓小柯基改吃乾飼料,如果幼犬吃不慣,可以參雜各半的量,其實幼犬的離乳食品也可以用雞肉泥那些,只要用清淡些不參雜調味料,就不用怕狗狗吃到太重鹹的食物,引發腎衰竭。

    他甚至感慨的說,其實比起各家大廠牌各式各樣的配方飼料,還不如自己做低油少鹽的菜肉泥給寵物,只要避開牠們不能吃的東西,其實哪裡會發生寵物的各種病呢?

    寵物們跟人類一樣,只要吃得夠清淡均衡,也是能健康成長,不一定要用什麼優質廠牌寵物食品。

    段瑾堂看著火腿背部因為要打晶片針稍微剃掉的一塊禿毛區,還有精神萎靡的樣子,有那麼些不習慣。

    雖然他家小火腿總是那樣懶洋洋的,但有活力時也是很有活力,尤其用那滑溜溜的黑眼珠興奮看著自己、在自己身邊跑來跑去的模樣,讓他非常不習慣小寵物這樣病懨懨的。

    一根棒子一顆糖,等等還是帶牠去買些零食當安慰品吧?

    回到車上後,段瑾堂原本要將牠放到旁邊副座,但最近已經小有份量的某柯基,一上車就立刻蹲點在他大腿上不走,還用特無辜的眼神看著自己。

    段瑾堂頓了一下,也沒強制地將火腿搬到一旁去,就任由牠蹲點在自己腿上。

    方瓏見段瑾堂妥協了沒打算將他趕開,開心地用腦袋蹭蹭段瑾堂腹部,安然地窩著,時不時地抬頭看看段瑾堂。

    偶爾段瑾堂也會趁停紅燈時摸摸他的耳根,然後方瓏就心滿意足地繼續趴回去,乖巧得一點都不像隻好動出名的柯基。

    當車子又開了段路停下之後,段瑾堂抱起方瓏,他還以為已經到家,但仔細一看才發現不是,段瑾堂抱著牠來到一家賣場,賣場門口還很貼心友善地貼著寵物推車標誌,代表飼主可以帶寵物進入賣場,這也是為什麼段瑾堂會帶著他來這裡的原因。

    很多大賣場基本上不允許寵物入內,除了怕寵物像不懂事的孩子一樣搗亂亂咬商品或是隨地大小便之外,也是怕寵物們路經生食或熟食點心區時,寵物的毛髮掉落在地後,會隨著人們的腳步與冷氣氣流飄落在那些地方,致使其他客戶覺得賣場衛生不夠。

    但因為現在其實越來越多家庭不想生養小孩,寧願養隻寵物,許多地方若是不允許寵物們入內,很多人如果出門剛好帶著牠們,也會因此不考慮進入,因此也有許多地方開始開放給寵物們進入。

    畢竟現在越來越多人把寵物當成了自己的小孩般看待,對他們來說禁止寵物就像社會環境歧視自己的孩子一般,被用異樣眼光與態度對待自然會感到難受。

    這家賣場就是友善寵物們的其中之一,也因此有許多人帶著寵物出門臨時想買東西或是想帶著寵物一起逛賣場時,會帶著牠們一同前來。

    之前楚森把火腿交給他之後,就嘮嘮叨叨地列了堆條目給他,雖然楚森那傢伙總是不在家居多,但還是很重視他家的胖柯基,列出的那些可靠的醫院或商店當中就有這間賣場,這也是段瑾堂來這裡的主要原因。

    至於為什麼不去寵物商品專賣店……

    聽完醫生的建議後,段瑾堂覺得,想讓這隻小火腿陪自己久一點,牠的飲食與健康的維持,與其交給那些成分不詳的飼料,還不如他自己動手做一些他和火腿都能吃的東西。

    一被段瑾堂放進推車中,方瓏就很興奮的攀站在推車網子邊,搖搖那短得幾乎會被人忽略的小尾巴與屁股,看著那些琳瑯滿目的零食,以及遠處不斷飄來的烘焙食品香氣。

    零食!飲料!肉!水果!方瓏激動地看著那滿滿的食物,恨不得撲過去咬開那些零食的包裝,大快朵頤一番。

    以前都不覺的大賣場有什麼特別的,可是現在卻覺得這裡簡直是夢幻樂園。

    他好想就此在這裡安個窩住下。

    段瑾堂看著小寵物像是被打了雞血似的興奮,東看看西看看,看到喜歡的就會回過頭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著自己。

    只是很可惜的,大部分時候,段瑾堂是無視於他那充滿央求的眼神,略過那些不怎麼健康的加工食品,然後伸手搓揉牠的屁股一把。

    開玩笑連人類都可能覺得太鹹或辣的餅乾或洋芋片、豆乾之類的,怎麼可能給狗吃,更枉論這個小笨蛋還盯著巧克力眼巴巴地看著。

    看著自己想吃什麼都不行,還被趁機吃了豆腐,方瓏有種人生無望的感覺,用哀戚的眼神靠在車緣,像小孩子耍脾氣地哼哼著。

    段瑾堂好笑地看著牠鬧脾氣,但又很蠢的,脾氣來得快也去得快,轉個頭看到其他喜歡的,就眼睛一亮,然後又重複之前的動作,來回地看著他和那些零食,傻乎乎的模樣完全不記恨。

    段瑾堂最後還是有拿一些零食,但並不是要給火腿的,而是他自己儲備用的,雖然他不常吃這些高熱量零食,不過偶爾還是需要放一些,若是有朋友或客人來,還能拿出一些做招待。

    而且段瑾堂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太多,雖然他沒給他家火腿買任何一個他期望的人類零食點心,但小傢伙很會挑也很有眼光,看上的那些幾乎都是不便宜的知名品牌,專挑貴的下手。

    購物車裡,大部分都是新鮮的蔬果和肉品,方瓏只能乾巴巴地看著那些大多不能生食的東西,也不敢就這樣咬上去做記號。

    不少其他客人都有注意到這隻乖巧的可愛柯基,訝異於牠完全不亂吠,要不是看到一些東西時,還會轉頭看自家主人然後發出討好的小聲嫩叫,他們都要以為這隻狗是不事無法開口發聲。

    能把一隻幼犬教得如此聽話乖巧,眾人不禁對這飼主充滿敬佩。

    一隻又乖又萌又可愛的狗,簡直是喜歡動物的人心中最理想的寵物啊!

    一直趴在推車車頭的方瓏,那種迎著前方景像退後變換的感覺,幾乎要讓他舉起手張開,學著某部老電影的男女主角舉起雙手大喊,不過轉念一想這行為實在太蠢太二,他還是別挑戰得好。

    段瑾堂雖然挑著各種食材與一些日常用品,但其實還是一直有分神注意火腿的舉動,以及注意周遭情況。

    段瑾堂沒有自信到認為絕對不會有人認出自己,為避免被人認出徒增不必要的困擾,他隨時都在注意四周。

    他不是沒注意到也有人偷偷摸摸的拿著手機在對著他和火腿偷拍,但大多都是聚焦在肉嘟嘟的火腿身上,所以他也沒強硬的上前阻止,只是他都會盡量避開鏡頭不讓人拍到他的正面。

    就算是狗仔,只要沒拍到正面,其他模糊不清的都可以說是拍錯人,或者只是長得相似的人而已。

    至於為什麼不請經紀人或助理代勞購買日用品……段瑾堂並不想因為出門可能會很麻煩就不出門、跟社會脫節,但他也不是那種總是愛玩而不歸家的人。

    比起一群人鬧哄哄的飲酒作樂,他寧願在家中放著音樂、泡著咖啡然後一邊動手研究美食料理。

    楚森常笑說,哪天有人找他開一個料理節目大概也完全沒問題。

    不過段瑾堂的好手藝基本上是非常低調且鮮少人知道的,他也不太親自洗手作羹湯宴請親朋好友,只有極少數如楚森及家人、戀人才知道他其實非常擅長下廚。

    就連他妹妹都說哪天他不想在演藝圈混了,或者不想接管父親的公司,找個大飯店去當個大廚說不定也不是什麼難事。

    只是段瑾堂的私生活一向是低調而神祕的,沒人知道這些有的沒的,加之他出門也會做偽裝,所以很多人都以為他只要是沒有拍電影或錄音時,基本都不在國內,而在加拿大那邊,但實際上只是因為狗仔隊沒有跟蹤到他罷了。

創作者介紹

妖夜迴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