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饞鬼,沒有一次看你不眼饞食物的。」段瑾堂撈起蹲坐在沙發前看著自己的柯基,撫摸牠身上如絲般順滑的黃毛,原本不甚明顯的毛色已經開始呈現鮮明對比,而且因為天天吃得飽睡得好,甚至三不五時段瑾堂就會替牠洗澡梳毛,完全不假他人之手,那些細心照顧讓方瓏看起來非常蓬鬆柔軟。

    不是他自戀,方瓏真心得說,他常常被鏡子裡的自己給萌得滿臉血。

    方瓏站在段瑾堂大腿上繼續仰望著他,這陣子他裝幼稚的賣萌已經越來越習慣,完全可以忽略所謂的羞恥心。

    羞恥心是什麼?能吃嗎?如果你問他,而他能夠回答,他大概會如此回應。

    跟男神賣賣萌就有各種福利,那他當然是厚臉皮的給他賣下去啊!反正他現在又不是人,誰會計較他的愚蠢舉止?只是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方瓏覺得自己遲早有一天會徹底忘記自己曾經是個人,腦袋也逐漸退化,想到這裡他就有莫名的不安。

    「今天帶你去做健康檢查順便打個晶片吧!以後也好帶你出門散步。」段瑾堂搔著牠的耳根,看牠舒服的瞇了眼,暫時忘記水果這檔事,搔著搔著便突然想起這件事。

    打晶片!這三個字讓方瓏回過神,有些驚恐的看著段瑾堂,雖然理智上能夠明白打晶片很重要、攸關牠的安全,可以說是相當於人類身分證一樣的東西,但方瓏光聽都會覺得怕怕的。

    聽起來就很痛……他可以不要打嗎?QAQ

    可是可是……打了以後就能出門、不用再窩在家裡了對不對?方瓏內心十分掙扎,皺著一張狗臉可憐兮兮地看著段瑾堂。

    段瑾堂是個行動力相當高的男人,決定了之後就會動手,他先是給火腿換上一件十分可愛的寵物裝,今天是這陣子相當流行的蛋黃哥造型,出自於聽到他養隻新寵物,就先興致勃勃做了件手工寵物衣服送來的妹妹之手。

    由於目前還沒有晶片,段瑾堂便先給愛寵戴上項圈掛上狗牌,上面寫著火腿的名字與段瑾堂的工作用手機號碼。

    替方瓏換好衣服後,段瑾堂也做了一些喬裝打扮,讓人看不太出是他。

    成為段瑾堂的小寵物之後,方瓏有幸看見段瑾堂私底下的裝扮和外出喬裝的模樣,基本上段瑾堂喬裝並不像許多藝人全副武裝,又是帽子又是口罩又是墨鏡的,他只要把平常往後整齊梳起的頭髮垂放下,加副粗框的平光眼鏡後,就能讓人認不太出,效果神奇的讓方瓏大開眼界。

    他以前都覺得漫畫小說中那些戴了個眼鏡就會搖身一變,成為大帥哥或是大醜男的劇情太過誇張不科學,再怎麼樣一個普通的眼鏡哪會有那種效果,沒看到多的是那種帥氣的精英眼鏡男嗎?怎麼可能多副眼鏡就讓人認不出來。

    可是見過段瑾堂的喬裝後,讓他終於明白,不是不可能,只是這也是要看人看天份的,段影帝就是有辦法讓你認不出來啊!

    可以說段瑾堂出門就是在演戲,除卻那改變不了的身高與臉部輪廓,段瑾堂模擬出一個角色的情緒並控制臉部表情、氣質後,明明是同一個人,卻有辦法讓你認不出來、甚至還會忽略他的存在,讓方瓏嘆為觀止,只能感慨影帝果然是影帝,演技不是蓋的。

    段瑾堂本來帶火腿出門是有考慮讓牠進籠子裡,不過看在某犬水汪汪無辜大眼直盯著他一臉委屈狀,幾番思考段瑾堂還是放棄把牠關禁閉,直接用手抱著牠出門。

    也幸好他記錄良好,被他抱著的時候一向非常乖巧安份,不會隨便亂動掙扎要下地,這也是段瑾堂沒怎麼猶豫的主因,不過段瑾堂還是有帶上火腿的外出籠,畢竟萬一有要緊急上廁所但又不方便讓牠隨地大小便時,起碼外出籠還是個好用的寵物活動廁所。

    方瓏悠悠哉哉地蹲在段瑾堂懷中,張望四周觀察環境,這是他從重生之後,第一次以狗的角度來看外面的世界,所有熟悉的一切物體都像是被放大數十倍,就像誤闖了兔子洞的愛麗絲一樣。

    雖然從他變成狗的時候就已經體認到,但到了外頭看見車水馬龍與高樓大廈,這種感覺卻更加強烈。

    來到大樓的地下停車場,看到四處停滿了各種高級名車,方瓏就深深地體會到有錢人跟貧民的差別。

    段瑾堂的車出乎方瓏意料的,不是什麼帥氣好看的跑車或昂貴頂級房車,但是輛很豪華的休旅車,裡面弄得非常舒適,一進入車子他就被段瑾堂給放在駕駛副座上,他就迫不及待地張望起來,只是看歸看,他卻沒有衝動地想要跑到後座去參觀,只是探頭從前座中間看了看後面,欣賞一下之後,就立起身子趴到窗邊望著窗外。

    由於牠體型還沒完全長大,半大不小的身材直立趴站起後,也只能勉強將腦袋高高揚起靠在邊緣盯著外頭看。

    段瑾堂看著火腿用那短腳像小孩子踮著腳尖攀爬在窗邊偷看的模樣,不由得覺得好笑,但他也沒制止火腿好奇心重的觀察外面的世界。

    幼犬就像是兩三歲的小孩,懵懵懂懂的,對這世界的一切都是好奇的。

    而且看火腿那樣興致勃勃的,段瑾堂就覺得心裡暖暖的,有空時就會伸手摸摸火腿胖嘟嘟的身材,再順手摸一下渾圓的狗屁屁,而這時候火腿就會回頭看他一眼,那眼神彷彿在說「主人你又在性騷擾一隻狗了」,讓段瑾堂覺得格外有趣。

    這段時間相處下來,段瑾堂只要回到家在方瓏身邊,三不五時就會把他抓過來摸摸抱抱,尤其更愛搓揉他毛絨絨的小屁股,一開始方瓏也會感到驚恐和害羞,但日子久了次數一多,方瓏的臉皮也逐漸厚了,也能夠氣定神閒地面對段瑾堂的騷擾之舉。

    反正段瑾堂也不覺的他是人,只當是摸隻小動物,他也不必要用什麼有顏色的眼光去看待段瑾堂的行為,而且仔細想想以前他對他家小寵物,其實也沒啥兩樣,這麼去思考後,方瓏就沒再對段瑾堂的行為報以奇怪的眼神或心態。

    至於方瓏是真的像個小朋友一樣好奇嗎?那倒也不是,好歹他內在也是個成年人,當然不至於幼稚到那種程度,他此時此刻專注地看著外面移動的景色,其實是為了辨識周遭各個路標與路名,好確認段瑾堂家到底在哪,就算他不知道確切地址,可好歹能夠從週遭風景來認就夠了。

    萬一哪天他真的在外面走丟了,又沒有像其他狗到處撒尿做記號,好歹他能夠認路自己找回去啊!

    方瓏也慶幸,還好自己就算變成狗,也沒有像其他狗狗們,無法分辨紅綠兩種顏色,他的雙眼還能很好地分辨各種地標與周遭景物的顏色,沒變成一個色盲。

    不過方瓏的好心情沒有維持多久,就被接下來的狀況給電得慘兮兮,因為打晶片真的是痛到他覺得根本沒力氣叫。

    段瑾堂帶火腿去施打晶片的地點是一間私人動物醫院,也是之前楚森家的柯基固定健檢的寵物醫院,之前就已經有先被楚森通知過說其中一隻幼犬送給他的BOSS,接到聯絡也準備好等著他大駕光臨。

    由於段瑾堂的偽裝,基本上寵物醫院的醫生與助手並未察覺到他是誰,只覺得是個剛好同名的人而多看了幾眼,替火腿先做了下基本檢查後,才拿出那個針頭超級粗的晶片針。

    看到晶片針的瞬間,方瓏都想跳下診療台,當個孬種也無所謂。

    晶片植入針相當粗,尤其看在方瓏的狗眼裡更是粗得可怕,雖然他知道這是為了自己好,但還是在被戳入植針的瞬間發出可憐兮兮的嗚噎,狗爪子緊緊抓扒著段瑾堂的衣服,但沒有掙扎。

創作者介紹

妖夜迴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