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被段瑾堂如此盯著,方瓏很孬地縮瑟,用充滿無辜的水潤眼珠看著段瑾堂近在咫尺的臉,然後裝小狗地伸出粉嫩小舌,舔了下段瑾堂挺拔的鼻子。

    他本來也只是有點被段瑾堂那張臉給蠱惑,所以不由自主的做了件從粉著段瑾堂以來一直夢想中的行為,他一方面想著反正現在他是隻狗,才不會有人斥責說這是猥褻的行為,另一方面則是覺得其實應該也不會舔到,卻沒想到他與段瑾堂的距離真近到可以讓他舔到對方,所以當他一舔完,自己也是一個愣怔。

    嗚啊啊真是太令人害臊了,他竟然主動舔了男神……完成了傳說中的真人舔舔目標,這說出去給粉絲群裡那些好朋友們知道,眾人大概會想把他埋進土裡吧?

    不過也要他還有那種機會可以炫耀再說啦,除非他這次的狗生又早早結束,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但問題是十八年後段瑾堂大概也已經退圈,那個時代的人說不定還不見得知道他是誰,這麼一想又覺得頗虐。

 

    吃過晚飯並給方瓏餵了晚餐後沒多久,段瑾堂拎著跟在他身邊蹦蹦跳跳像顆玩具跳球的火腿和牠的銅鑼燒床墊及尿墊上樓,同意他睡在自己房間,不這樣還能怎麼辦呢?只要他打算留下火腿一隻狗在樓下,牠就會朝著他發出委屈又嬌嫩的嗚嗚聲,讓他無法硬起心腸,最後只能舉白旗投降。

    段瑾堂將牠放著就去洗澡,一出來就看見他家小柯基又在繞著他的床,時不時地攀一下床緣尋找可以攀爬上去的地方。

    他就想不明白,怎麼會有狗對床如此堅持與厚愛,明明牠只是一隻剛出生不久的柯基而已不是嗎?怎麼會像個人類一樣想睡床呢?楚森把牠交給自己時也沒說過牠有這種怪癖。

    不過看著那毛絨絨圓滾滾的身子在床邊跳啊跳的,一邊抬起短短的後腿揮啊輝的,段瑾堂不得不說,倒是挺有喜感、頗治癒心靈的。

    他思考了一下,回到浴室裡拿了一條乾淨的濕毛巾,再走向床鋪,就看到聽見他腳步聲的小柯基停止攀床大計,轉身面對他蹲著,露出無辜的小表情。

    這小傢伙根本就是隻成精的妖吧?

    「真是拿你沒辦法,就讓你睡吧!不過要是敢在我床上製造地圖……你就該知道了。」段瑾堂語帶威脅的一邊說道一邊拎起方瓏,然後替他擦過在地上四處踩踏的粉嫩肉墊。

    不過擦到一半他手中的幼犬突然掙扎了一下,難得做出「放我下去」似的不安掙扎,段瑾堂挑挑眉頭,將小柯基放回地面,就看牠像顆小火箭砲地奔跳進浴室,蹲在排水孔前一陣嘩啦啦後,才又邁著短短的四肢,小跳步地蹦跳回到他腳邊,然後仰頭看著他。

    段瑾堂總覺得自己彷彿能在火腿眼中看到「誇獎我誇獎我」的閃亮光芒。

    不過第一次見識到楚森說的,這隻狗根本不用教就懂得學人類到廁所去如廁,連那個狗用尿墊都不需要,他覺得挺不可思議的。

    「呵……我們小火腿真聰明。」段瑾堂溫笑著稱讚牠,再一次將他抱起擦乾淨,尤其是那小丁丁的周圍也擦過一遍,把那些許沾在狗毛上的液體拭去,才把小柯基放到自己床上。

    對於這個決定,其實他自己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從他住進這裡以來,這張床除了他和戀人之外,還沒讓其他人睡過,就連偶爾來他家寄宿的妹妹都不曾,更枉論一隻小狗,他其實是有些潔癖的人,不論在精神或是生活習慣上。

    只是對上這隻軟嫩會賣萌的小柯基,這些潔癖似乎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然而他才剛將火腿放上床,就看到令他略感驚奇的畫面。

    小柯基蹦蹦跳跳地跑到枕頭邊,從旁鑽進棉被中,再探出頭來把小腦袋靠在枕頭上,兩隻小短腿搭在棉被邊,看上去就像跟人一樣躺著枕頭蓋著棉被。

    ……你上輩子肯定是個人吧?」段瑾堂忍不住開玩笑。

    不得不說,段大爺,您真相了。

    方瓏一向是個沾枕三秒睡的人,即使變成一隻狗,這個習慣基本上也沒怎麼改掉,原本他以為自己睡在男神身邊會興奮得睡不著,可事實證明,他依舊沒一會兒就睡得不省人事,那酣甜的模樣,讓一旁尚未睡著的段瑾堂,側身支頰看著他,覺得十分有趣。

    兩周大的小柯基粉粉嫩嫩,毛色還未長到一般大眾印象的橙黃,看起來十分柔軟可口的感覺,這樣大剌剌地攤著肚子睡在自己面前,甚至還會因為覺得有點熱而踢被子,並用狗爪子抓抓肚子,這一切都讓段瑾堂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

    段瑾堂撫摸著小柯基軟熱的腹部,有趣地發現在自己的撫觸下,火腿會無意識地揮舞著小短腳,然後扭啊扭的,但就是沒醒過來。

    看著火腿的萌樣,段瑾堂覺得,自己完全可以一整晚不睡,就這樣觀察火腿整夜。

    沒有戀人在的日子,其實有這麼一隻萌寵陪伴著也不錯。

                          ※      ※      ※

    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

    這句話是在說,孔子在齊國聽其韶樂,專心致志地食肉不知肉味。

    但方瓏覺得自己也差不多是三月不知肉味……因為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吃到肉了,淚目。

    上次吃到肉也差不多是變成狗前算算也差不多三個月了吧?

    前段時間因為自己還只能喝奶,連顆牙都沒有,他也就勉強認了,最近牙開始長出,男神給他的食物換成寵物離乳食品,可是一點都不好吃,過了一陣子換用牛奶泡軟過的飼料,為了那一丁點略假的肉香味他也只能接受,但咬在嘴裡依舊不是真正的肉感,而且又都是同一個味道,吃久了他也想吃點別的,不只是肉,還有清爽可口的水果們……

    以前就算一兩個月不吃水果也都不覺得有什麼,但連續幾個月都只有一種東西可以吃,三餐都是同一個味道,就算他再好養也難以忍受。

    突然覺得以前為了老家寵物健康與好飼養,都只讓牠們吃單一飼料,是件多麼殘忍的事,套句他之前逛一些網站常看到的話:「都要淡出個鳥來了」。

    段瑾堂是個非常合格且注重寵物健康的好主人,雖然是演藝圈當紅巨星,但對親自照顧自家寵物是非常不遺餘力的,大概是因為當年的鬆獅狗肉圓的事件,讓他對於把寵物交給別人照顧心中多少有陰影。

    嚶嚶嚶,男神求給肉、給水果啊!好歹給他個有真正肉丁的狗罐頭都好,方瓏憂愁的想。

    看看那些放在客廳矮木桌上水果盆裡的香蕉蘋果橘子和葡萄,以前不當回事的存在,現在光看著都覺得那些水果如夢似幻、鮮嫩欲滴的光澤,猶如天上天下絕無僅有的美味,悲慘的是有幾次想偷吃都被阻止,只因為有的水果是狗狗禁止食用的。

    尤其狗類的嗅覺比人類還要敏銳,每次都只能聞只能看卻不能吃,對他來說簡直不能更慘了。

    方瓏看看客廳桌上的水果,再轉頭用無辜眼神凝望坐在沙發上的段瑾堂,不斷的來回暗示段瑾堂自己想要吃。

    成為段瑾堂的小寵物也已經好一段時間,方瓏最近在段瑾堂的寵溺之下,已經逐漸習慣向他耍賴撒嬌,大多時候段瑾堂都會投降在他的賣萌之下,讓他恣意入侵私人範圍,獨獨他的飲食這點截至目前為止毫不退讓。

創作者介紹

妖夜迴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