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投緣就是這麼回事吧?這世界上總有些存在,不管人事物,會讓你第一眼看到就覺得喜愛,忍不住想要疼到心坎裡。

   

「火腿你真是可愛極了。」段瑾堂抱著牠摸摸抱抱一陣子,然後將牠放回地上後,看著小狗狗在自己腳邊打轉,走到哪跟到哪的,段瑾堂心情莫名的好,連稍早前的些許不快,都已經淡去不少。

   

段瑾堂準備上樓換下身上的外出服,才剛踏出一步,就感覺到一股輕微阻力,低頭一看,赫然見到那「無齒之徒」正張嘴用沒有牙的牙齦,拉咬著他的褲管,還發出細細的哼聲,就像是在要他不准丟下牠的抗議一樣。

   

段瑾堂沒有感到不耐煩,他只是頓了頓,又重新將火腿給抱了起來,順手再輕拍那肉嘟嘟的小屁股。

   

「真是拿你沒辦法,黏人的小傢伙。」段瑾堂雖然像在罵他跟屁蟲,但口吻裡的親暱卻半點厭惡不帶,又將牠抱回懷中,看著小寵物舒服地在他手上踩踏幾下,找好位置後安心地蹭蹭窩好,心裡頭也軟得一蹋糊塗。

   

怎麼會這麼可愛呢?

   

當段瑾堂抱著他進入房間內時,方瓏立刻揚起小腦袋四處張望觀察,一睹男神的私人空間,並且再一次地感受到所謂的貧富差距。

   

段瑾堂的房間並不是多麼富麗堂皇的奢華裝潢,但那種濃濃的鄉村風裝飾在一起,也有種低調的華麗,尤其還能隱約聞到一股檜木香。

   

房間內採綠色系的色調,牆壁和一般單調獨色不同,漆畫成栩栩如生的森林,天花板則是深藍色為底,並用添加了夜光砂的顏料,畫出了帶有一條銀河的星空。

   

段瑾堂房間很大,裡面只有一張床跟一組小圓桌與沙發,還有一台約莫六十吋的液晶電視,擺放電視的櫃子還刻意做成一個歐式暖爐的造型,看起來十分特別有趣。

   

男神還真是享受啊……而這裡很明顯就是純粹睡覺的地方,不見任何書櫃或電腦桌之類的,比較科技的東西大概就是那台電視和一組高規格音響,方瓏不知道那個有什麼場牌和價格,只覺得看上去就很高級與昂貴。

   

重點是那個看上去躺四五個人都綽綽有餘的KING SIZE大床,膨鬆柔軟暖呼呼的感覺,比一般加大尺碼的床還要大,這或許是因為段瑾堂本身因為具有外國血統,體格比一般偏小的東方人還要高大的關係。

   

傳說中的KING SIZE床耶,如果能在上面打滾一定很舒服吧?方瓏垂涎三尺地盯著,內心十分盪漾地想著那是男神的床,他說不定有機會躺上去打滾幾圈,羨慕死那群小伙伴們。

   

段瑾堂將他放到地上,他就迫不及待地跑到床邊,繞啊繞的看著那垂下來的床巾,試圖攀爬上去。

   

不知道是不是覺得反正他也辦不到爬上床這種事,段瑾堂也僅是輕笑一聲,沒有制止方瓏的動作,任由他去折騰,轉身去做自己要做的事情。

   

方瓏撲了幾回後,憂愁地發現自己那雙小短腿小短手,不足以讓他攀爬上男神的床,甚至連他攀爬著床簷站起來的高度都勾不著床面,枉論爬跳上去這回事。

   

連想爬上男神的床都這麼難,果然男神的床不是什麼人(狗)想爬就爬的?

   

不知不覺發出委屈哼哼聲,方瓏轉頭想找男神給他摸頭尋求安慰,但一轉頭立刻整隻狗呆住,傻愣地盯著對方。

   

嗚喔喔喔喔喔────男神半裸中中中中中───簡直不能更美好惹!方瓏內心的小癡漢奔騰跳躍著,色瞇瞇地看著段瑾堂美好的肉體。

    

哈嘶哈嘶,那個六塊肌、那個人魚線、那個充滿力與美的肌肉~~方瓏盪漾地看著男人那增一分太多、減一分太少的美好線條,口水幾乎嘩啦啦地流滿地。

   

別人是一入腐門深似海……他是一入男神家似海,從此節操是路人。

   

方瓏目不轉睛的就這樣看著段瑾堂脫個精光,只留一件貼身的黑色三角褲,那精練如雕塑的體格,真有種衝上去舔舔的衝動。

   

以前看男神的一些半裸宣傳照或電影畫面就已經夠讓人想舔屏,現在現場直播……簡直不能更美好了。

   

而且男神「那裡」看起來似乎十分壯觀……好讓人害羞。

   

如果要用一個表情圖來概括方瓏此時的心情,那麼大概就是這樣子吧:「(//////)」。

   

這種當寵物狗的福利真是……太太太讚了!方瓏毫不懷疑如果現在自己是人身狀態,會當場噴鼻血,血濺三尺。

   

雖然不是沒有看過其他同性的半裸狀態,不過他不得不說,段瑾堂的身材真的是他看過最棒最性感的,某人跟他比起來根本就是肉雞一隻。

   

如果此時此刻他手上有隻手機,他肯定要拍一張私藏,只可惜他現在只是一隻身無分文的狗崽,想到這點方瓏就覺得真虐。

   

算了算了,還是別想這些,反正他已經比很多人幸運,可以近距離被男神摸摸抱抱的,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他要懂得知足,老天爺讓他重生在男神身邊,即使只能永遠當隻狗,那也就夠了。

   

起碼他這輩子不需要煩惱那些課業工作或情情愛愛的,還能理直氣壯地當個被包養的,就算被人拍到照片都不用怕被指指點點,還會被大肆稱讚,還有什麼比這更輕鬆簡單的人生?

   

段瑾堂剛換完衣服一個低頭,就看見他家小寵物仰頭看著自己,那微張嘴傻不愣登的模樣,十分憨蠢可愛。

   

這副看傻眼的模樣……段瑾堂想到自己剛才在做的事情,忍不住挑了挑眉。

   

要不是這的的確確是一隻剛出生不久的小狗,段瑾堂都要懷疑這其實是一個人了,要不然狗兒哪懂得人類的美醜、更枉論看呆眼這種事呢?

   

不只一次懷疑這隻狗不是尋常可見的寵物,但才剛收到牠沒多久的段瑾堂,也無其他證據佐證他的柯基犬火腿「非一般」。

   

段瑾堂走向門口,然後回身等著小柯基跟上,就見他家的柯基似是掙扎的回頭望了一眼他的大床,才蹦蹦跳跳的奔到自己腳邊繞啊繞的,然後時不時地回頭、再看看他,那依依不捨的小模樣,彷彿在對他說牠想要睡大床般。

   

「現在還不行,如果你表現良好我可以考慮考慮。」雖然楚森說過火腿異常愛乾淨、不隨地大小便宣示勢力範圍,但他還是要多觀察一陣子,等教導過後確定火腿沒有任何不良習性,他才會考慮讓牠上床陪自己睡。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聽得懂自己說話,段瑾堂覺得自己彷彿看見火腿因為他這句話瞬間震驚像是受到打擊,然後心情沮喪的連腳步都慢下來。

   

段瑾堂回到一樓後簡單地弄了個羊肉燴飯,搭配一杯現打蘋果汁,來到客廳打算邊看新聞邊吃飯,然而當他拿起遙控器點開後,眼神微微一閃。

   

沒記錯的話,他早上出門前,電視頻道應該是在他看過的新聞頻道,他是臨出門前才關掉,照理說應該還是在那一台才對,但是現在卻變成美國影集的頻道,裡面帥氣有型的男演員,正奔跳追捕反派角色。

   

微微偏移視線,看見他可愛的小寵物正目不轉睛的盯著螢幕,對上頭的男演員垂涎三尺,就像方才他換衣服時,這小傢伙也是這種反應。

   

雖然他自認跟一隻狗計較是件非常蠢的事,但此時此刻獨佔欲發作的段大爺,對於戀人不能發作的脾氣,此時毫不客氣地朝眼前這隻嫩嫩的、蠢蠢的幼犬給暴露出來了。

   

「小火腿,你覺得那個演員有你家主人好看嗎?嗯?」段瑾堂掐著小柯基相當於人類腋下的部位將牠舉起,湊近自己眼前語帶威脅地說道,讓方瓏震驚了。

   

這酸溜溜的語氣……如果不是還記得自己目前只是一隻沒斷奶的小狗,方瓏都要以為自己是段瑾堂的誰,然後讓對方吃醋忌妒了。

    

男神,你跟一隻狗計較這些會不會太掉價了……方瓏近距離地看著段瑾堂的臉龐,內心稍微又花癡盪漾了一番。

   

不過能夠看見段瑾堂如此接地氣的人性化反應,像從神壇上走下來,不再那樣讓人感到高不可攀與遙遠,說實話,方瓏不僅不覺得夢碎,反而更覺得段瑾堂在他心目中的印象,更加親切與鮮明,讓人覺得他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只存在夢幻與想像中的樣版。

   

前陣子還沒變成一隻狗的時候,無聊翻著網路上的娛樂新聞,看見幾起報導中的女明星費盡千辛萬苦,嫁給自己心目中的偶像後,卻覺得對方和自己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理想破滅,吵吵鬧鬧,最終走向離婚一途,他就覺得何必呢?

   

不管哪個明星都是人,或者說只要是人,在外頭都會想隱藏自己不好的缺點,只表現出優秀的那一面,但回到家肯定是會放鬆以自己最輕鬆的姿態,誰想在自己家裡還要戴著一張虛假面具?只要不是什麼吃喝嫖賭、作姦犯科或是吃著碗內看著碗外,小小的生活壞習慣什麼的,方瓏覺得那只要磨合磨合就好。

   

結婚這種事,本來就是兩個不同成長背景與生活習慣的人彼此相處磨合、改變和退讓的事,只是因為現代的人結婚離婚太過容易,只要一點小磨擦與不順心,都能用「性格不合」成為離婚的理由,那一張證書在男女之間變得太過廉價。

   

反而是無法得到合法配偶身分的同性們,更會覺得那張紙彌足珍貴,因為有時候他們想要那張紙、那個身份,為的並不是有一天爭吵後離婚分家產,而是為了某一天伴侶有任何緊急需求時,能夠為對方簽下那最重要的一份救命書。

   

人都是這樣,太過容易得到的東西,就會忘記要珍惜。

   

方瓏搖搖頭,甩掉自己心中的感慨,回神就見到自家飼主因為他這記搖頭而挑了挑眉,他頓了頓,想起方才段瑾堂問了什麼,不禁滿臉黑線的感覺。

    

他不會因為太通人性而被當成什麼怪物吧?

 

創作者介紹

妖夜迴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