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方瓏美滋滋地任由男神牌坐騎……咳,御駕抱著他走向大廚房,然後將他放在料理桌上,逕自轉身去冰箱拿取材料,也不怕他在料理桌上搗亂。

看了下廚房牆上掛著的時鐘,才發現原來他已經不知不覺睡了一個晚上。

錯過了與男神同居的第一夜,扼腕!

男神要做什麼呢?早餐?艾瑪,能有幸觀看男神下廚,他好想上網跟小伙伴們炫耀炫耀一番,可是......現在這樣根本不能上網,憋得他好憂愁好內傷啊……

方瓏看著段瑾堂熟練地用水果刀轉圈削蘋果皮,將蘋果切丁,再拿出奇異果、香蕉、芭樂和水梨等等,同樣切丁放入一個大碗盆當中,並挖了幾匙濃稠優格下去拌勻,一大盆的水果優格沙拉就完成了。
緊接著又看段瑾堂熟練地展現單手打蛋技能,快速地煎了一顆不加任何調味料的太陽蛋,再加上一旁咖啡機適時地煮好自動流出現磨煮咖啡,空氣中濃濃的咖啡香讓方瓏不禁悲憤了。

男神,你這麼賢慧,你媽媽知道嗎?方瓏在心中吶喊著。

雖然這些東西說難不難,但看段瑾堂的熟練程度,也能看出他絕對不是個廚房白癡,起碼方瓏會下廚也煮得不難吃,但他可煎不出美美的太陽蛋。

不管是哪一種,對現在嗅覺十分靈敏的方瓏來說,那些甜甜鹹鹹香濃的各種味道,都足以令他口水流滿地。

吃了兩三周的狗媽媽母奶,他多想吃點什麼不一樣的東西啊!

禁不住誘惑,方瓏忍不住偷偷地湊向裝滿水果的沙拉盆,眨眼偷看了看段瑾堂,再看看那盆沙拉,偷偷地湊過去,想偷舔個一口也爽。

不過,很顯然的段瑾堂一直都有在注意他的舉動,在他還沒機會舔上一口時,就被人抱起來,眼睜睜地看著水果沙拉離他越來越遠,他忍不住發出一聲軟嫩的哀嚎。

不──水果──

「不行喔火腿,你還沒長牙齒,不能吃這些東西。」男人將他抱在胸前,一手托在他臀部,輕輕地拍了兩下,像是在教導也似是警告。

方瓏哀怨地抬頭望著段瑾堂那張帶著微笑的臉龐,可恥賣萌地發出撒嬌嗚嗚聲。

男神,求水果!好歹給我個水果泥也好啊!

「等你長牙齒就給你吃水果,你現在的腸胃也還不適合,我不會給你。」段瑾堂似乎一點也不覺得這樣和狗對話有些蠢,而且他說到做到,不給方瓏吃就是不給,非常嚴格執行,任由方瓏用可憐巴巴的眼神望著他也毫不心軟,將他抱在腿上就吃起自己的早餐。

而方瓏也不敢造次地搶段瑾堂的盤中飧,畢竟現在他才剛來到男神家,太調皮搗蛋一個不好就會被退貨給楚狐狸,他還想當男神家的小寵物,現在大約還在觀察試用期,得表現良好求得延長才行。

段瑾堂低頭看著嬌嫩的小柯基,用著牠那小短腿前肢搭在餐桌上,時不時回頭用可憐巴巴地眼神回頭看段瑾堂,希望能賣萌讓他心軟,不過段瑾堂雖然看著有被治癒到,但一點都不通融,還是那樣溫柔地摸了摸方瓏腦袋,卻一點也沒打算給他吃個一塊。

看著食物一個個消失在自己眼前,方瓏有些頹喪地縮回段瑾堂腿上,兀自生起悶氣。

雖然知道男神是為了他好啦,但這樣看得到吃不到真的是……神虐!

「小吃貨,都還不能吃呢!就這樣盯著不放,以後可怎麼辦?」段瑾堂語帶笑意的搔搔他脖子與肚腹,那種難以言喻、前所未有的舒爽讓人渾身綿軟,使方瓏不由自主地就沒節操地攤開肚子任由段瑾堂摸肚肚……

等到被摸得昏昏欲睡,被段瑾堂輕放在軟綿綿的銅鑼燒床墊上時,才倏地回神驚醒過來,伸出他的小短手攀住段瑾堂的衣袖,嗚嗚地低哼著。

「火腿乖,我要去工作了,得工作才能賺錢養你這個小吃貨吶!」段瑾堂摸摸方瓏毛絨絨的腦袋,然後又趁機摸了一把那渾圓的毛屁屁。

嗯…手感真好,等之後長大一些,來去修剪一下這邊的毛……段瑾堂看著牠屁股邊的毛心想。

這段心裡話若是被方瓏知道,大概會炸毛吧?

方瓏聽到段瑾堂要工作,也只能不甘願地放開手,用依依不捨的無辜小眼神看著段瑾堂。

他不是不想跟出去,但這具狗身子還沒做些基本防護措施,例如打晶片或者身上掛個狗牌之類的,萬一出去走丟了變成一隻流浪狗,那他可就真的要去跳河自殺再投胎一次了。

對於吃貨來說,要他跟流浪狗們四處尋找難吃的廚餘,簡直跟要他的命一樣啊!他現在只想好好的當個小寵物吃飽睡睡飽吃,還不用煩惱男朋友今天劈腿不劈腿的問題。

在他思考這件事的時候,突然一陣溫熱貼上他嘴邊,讓他回過神來,這一回神他便驚呆了,原本就已經濕漉漉的圓圓眼珠,幾乎呈現鬥雞眼的眼神,牢牢地盯望著男人。

嗚喔喔喔喔────

男神親了他!!被親了被親了────

還不是像剛剛只是親鼻子啊啊啊啊啊────他此生無憾了!

方瓏內心被咆嘯帝馬爺附身,嚎叫一翻,感到非常幸福地暈呼呼,直到關門的聲音響起才回過神,雖然早就預料到自己會被留下,但他也為自己輕易的就中了段瑾堂的美男計而感到自己意志力可恥的薄弱。

不過這也不能怪他,一個對於以往的他而言,只存在於電視與大螢幕上的遙不可及人物,就這樣成為自己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存在,他小小犯一下花癡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從那充滿粉紅泡泡的想像中回到現時,方瓏跳下他的銅鑼燒睡墊,張望了一下看看自己還有哪裡沒有逛到。

再三繞了繞發現都沒有發現什麼讓人感興趣的,就連電腦都沒個影,方瓏看著十分巨大的階梯許久,再低頭研究自己那短得不能再短的腿,確定爬或跳上去的可行度為零後,覺得十分蛋疼的離開了。

短腿的狗傷不起啊!重生大神肯定對他抱持著滿滿的惡意。

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打發時間,方瓏憂愁地在屋內的一樓繞了好幾圈之後,終於發現自己可以做什麼了。

看電視當隻電視狗…不是電視兒童。

是說這年頭大概也沒什麼電視兒童,大多都是電腦兒童比較多了吧?時代的變化喲……電視收視率會降低也不是沒原因的,畢竟什麼都能在網路上找到檔案來看。

段家的電視櫃並不會太高,但差不多剛好是方瓏現在一隻狗身的高度,基本上方瓏是沒辦法直接按到電視下方的開關,不過還好段瑾堂沒將遙控器收在太隱密的地方,就放在檯子邊緣,方瓏稍微拉扒一下就讓遙控器掉落在地毯上。

哼哼嘿~~主人不在家,小狗崽當家。

創作者介紹

妖夜迴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