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男神住宅探險計畫,方瓏憂愁的描了一眼以他目前幼犬體型略顯高聳的樓梯後,果斷暫時放棄了那好比好漢坡的樓梯與二樓,轉向美美的陽台庭園區。

客廳另一邊是一大片的木格落地窗,往窗外望去可以看到一個頗大的庭園和游泳池,庭中種了些花草矮灌木,但再往外可以看見圍欄。

身形尚小的方瓏從沒關緊的縫隙中鑽出去,參觀起那整理得如夢似幻的庭園,然後探到欄杆邊才赫然發現,鵝媽媽啊──好高高高高高──

差點被這樓層高度給嚇得腿軟的方瓏連忙後退,等冷靜下來才又稍稍往前探了探,望著底下那些好似火柴盒的房屋,雖然也有不少高樓大廈,但似乎都沒他現在所在之處的高。

住這麼高…都不會有懼高症嗎?方瓏忍不住感嘆,這摔下去別說腦袋破掉,大概整個人都會稀巴爛吧?

不過,也不難理解男神住在這種地方啦……這個方位往前沒有比之更高的大樓,相對的也就減少狗仔們埋伏偷拍的機會,除非有人不要臉到駕駛直升機之類的直接對著段瑾堂的住處大拍特拍,不過……應該沒人如此大膽。

「嗯?怎麼跑出來了,這裡很危險別亂跑。」一陣腳步聲伴隨著那醇厚嗓音響起,方瓏才剛回過神就被抱了起來。

小短腿在空中划兩下就被收攏在溫暖懷抱中,他反射性地往後仰頭,對上段瑾堂那帶笑的臉龐。

啊啊啊啊啊──男神果然是男神,都不知道甩那個姓丁的混蛋幾圈車尾燈遠去了,能被男神抱在懷裡真是太幸福,就算變成一隻狗他也甘願啊嚶嚶嚶。

「怎麼又一臉傻呼呼的了?」段瑾堂看著懷中幼犬看呆似地直盯著自己,不由得輕笑,一邊伸手搔弄那肉呼呼軟綿綿的脖子。

簡直就像是楚森那傢伙說的,被自己的美色給誘惑了般。

小奶狗意義不明的哼哼,伸出濕熱的粉嫩小舌舔著他的手指,段瑾堂為之一頓,但卻沒甩開,反而任由牠含住自己手指,然後輕輕摩挲那軟嫩舌面,讓小狗記住自己的味道。

他是個對自己的私有物占有慾極強的人,或者可以說他很自私。

平常他很少將這一面端抬出來,小心將之隱藏在面具底下,盡量克制著自己的情緒,從小到大一直如此,他不知不覺地習慣放淡自己這些物欲情緒,不在乎也就不會誘發。

就像他明明很想將戀人給藏匿在別人看不到、無法覬覦的地方,但又喜歡對方那種充滿自信發光發熱的一面,便努力克制著自己,只是壓抑著壓抑著……有時候就會產生一種變質。

心裡偶爾會冒出「這個人真的適合自己嗎?」的念頭,那種想法多少令他感到慚愧。

做著喜歡的工作的自己,哪裡有資格要求對方不能做同樣性質的工作?更因為彼此都是藝人,對於這段感情都得遮遮掩掩,老實說段瑾堂對此是有些不滿意的。

但是,如果真正公開了,或許也就是退圈的時候,他們都還年輕,未來的路還有得走,就此斷送在這裡……對方一輩子都會不甘心,甚至遺憾或對他抱持著一絲埋怨,那絕非他所想見,所以他也選擇了保持沉默。

只是……偶爾那點心思還是會如同芽苗般竄出,他需要一些能夠被自己緊抓在手的東西,而小狗崽那種全心全意依賴的姿態,碰巧地就戳中了他內心那一弱點。

比起貓來段瑾堂更喜歡狗,大概是因為小狗們對於主人總是全心依賴、眼中只有自己的態度,更讓他覺得安心,只有自己飼養的寵物會一心一意的覺得主人最重要。

從小他家人就覺得他是個充滿怪性格的人,獨立自主、看似溫和但實際上卻是相當極端,上國中那時做了一些測驗,然後一個與父母交好的心理醫生叔叔看看結果,表情十分微妙地說他是個具有潛在反社會人格的危險傢伙,只要一不小心有人戳中他的地雷點,他說不定就會變成漢尼拔醫生,他那時還想著「啊…還挺準的」。

後來在評估建議下,那位心理醫生建議他可以往父母的老路走演員這條路,藉此排解發洩各種情緒。

雖然演員是個危險職業,尤其是以心理方面有些危險的他來說,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入戲過深,但段瑾堂卻覺得其實這才是最適合他的。

讓他有發洩人格糟糕一面的機會,又不會讓人覺得他哪裡不對勁,何樂而不為?而且不得不說,這的確給他一個最大限度的情緒調整空間,所以截至目前為止,除了家人和那位醫生,還沒有人知道他的危險性,也還沒有人踩到他的底線上。

「該給你取個名字,要叫你什麼好呢?」段瑾堂一邊呢喃一邊把牠舉起到與自己視線平行的高度。

小奶狗用相當嬌憨的表情懵懂回望著他,還討好地舔舔他的手腕,讓人有種整顆心為之融化的感覺。

段瑾堂拿起手機給小柯基拍了幾張萌照,原本想發上微博徵詢粉絲們的意見,但又因為那微妙的獨佔欲心理而讓他停住,有種想要摀在自己掌心中不讓人看見的衝動。

但又矛盾的想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這是只屬於自己的。

「……真是病的不輕啊我……」段瑾堂不由得喃喃自語。

方瓏不明白他自言自語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滿腦子被「嗷嗷嗷──我舔到男神手指/男神摸我舌頭」的念頭給壟罩包圍。

簡直像痴漢啊……方瓏回過神後忍不住在心中吐槽自己,他以前也不只一次被吐槽說平時人模狗樣正正經經的,一碰上段瑾堂的各種消息就整個腦殘二缺化,迎面而來的傻缺氣息令人不忍直視……這評語是他的直屬學姐兼好閨蜜所下。

「看你這短短的腳和圓滾滾的身體……就叫你『火腿』吧!」男人幾乎沒有猶豫太久就下了這個決定,讓本來還在對著男人發花癡的方瓏聞言回神,覺得這個名字有如一道巨雷打在自己腦門上。

臥草,男神你不是認真的吧?

這麼高端大器上檔次、低調奢華有內涵的名字……怎麼可以用在他這麼可愛這麼萌的身體上呢!

男神求放過───

清楚感覺到自己在說出「火腿」之後,掌中那一直憨萌綿軟的溫熱小動物突然渾身一僵,就好像聽懂他說了些什麼似的,讓男人微微挑了挑眉。

反常即為妖,他知道柯基是種很聰明的狗,但如果一隻剛出生沒多久就聰明到這地步,證明這隻狗確實很不一樣。

但……那又怎麼樣?

只要這隻狗只屬於自己那就夠了。

「小火腿~~」段瑾堂心情十分愉悅地喊著,然後就見他手中軟萌的小寵物,貌似知道自己無力反抗這名字,略嫌棄、糾結地皺起眉目間,明顯擰出一個川字。

聽見他那充滿惡趣味的呼喚,小柯基用奶聲奶氣的狗嗓子嫩嫩地哼了哼,小白襪的胖胖短手在他的手腕處拍了兩下,像是勉強同意這名字。

段瑾堂輕笑了聲,將小柯基舉到自己面前,親暱地啾了下那濕潤的狗鼻子,然後蹭蹭小柯基軟軟的肚肚。

被段瑾堂給親鼻子,就已經夠讓方瓏驚呆,緊接著還看見自己的男神蹭著他胸腹之間,方瓏覺得自己渾身都有股熱氣奔騰上來,如果他現在還是人類狀態,大概全身上下都羞紅了吧?

這時就得慶幸現在有層皮毛擋著,就算羞恥到臉紅也沒人看得出來。

不過,這輩子能被男神親親又蹭肚肚什麼的,簡直不能更幸福美好了!方瓏樂暈暈的想。

至於那個丁渣渣……哼,愛睡誰就睡誰去,他現在有男神了嗷嗷!

創作者介紹

妖夜迴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