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習慣基本是收下禮後私下再拆,這是為了避免主人收到不合心意的東西時,不小心露出什麼不滿意的表情,讓送禮人感到尷尬,也避免當場互相比評會對一些本來財布君就不肥滿的朋友被人指指點點,畢竟禮輕情意重,有時候心意比較重要,所以基本上接受傳統教育的人比較不喜歡當面拆或被拆禮物。

接受較多西方教育的人則反之,因為近年來也不少人出外看世界,認識許多國際友人,彼此交流與文化磨擦,逐漸接受西方人認為當場拆禮物是種對送禮人禮貌的觀念,歐美國家的人認為看見收禮者當場打開露出喜悅的表情,是相當令人開心的事,也是對方接受自己祝福之意。

若是有不清楚彼此文化習慣的異國朋友碰巧遇上收禮送禮的節日時,往往也會造成一些誤會,不過近年來這些習慣倒是已經互相接受得差不多了,現場拆禮物也不會像以前那樣被認為太心急或太勢利眼之類的。

在方瓏思緒又稍微遠飄而去時,他感覺到裝著自己、一進到宴席就被放在一邊的狗籠被楚狐狸給提起,搖搖晃晃的往某方向走去。

耶欸?輪到他了咩?

好緊張好緊張───

「嘿,卡爾,這是送你的禮物,不接受退貨的哈!」楚狐狸含笑打趣的說著。

「嗯?寵物袋?楚哥你送什麼給卡爾啊?小動物嗎?啊哈哈哈快拿出來給我們看看你送什麼!」一個相當開朗的聲音嘻嘻哈哈、好奇心相當旺盛的催促著。

寵物袋的拉鏈被拉開,一隻相當漂亮修長的巨掌伸了進來……嗯,在現在的他眼中,人類的手真的相當巨大。

那隻大手穿過他脖子,直接捧在他胸腹間,將他從寵物袋裡拉抬出來。

突然變亮許多的光線讓方瓏微微瞇了瞇眼,好陣子習慣後才大張那圓滾滾的狗眼,順著抱著他的那隻手往上看去,然後對上一張相當好看,帶著幾分混血味道的臉。

臥屮艸芔茻!!!

他不是出現幻覺、兩眼昏花了吧?

嗷嗷嗷嗷嗷!男、男神啊啊啊啊啊───快讓我跑三圈操場!!

如果方瓏現在還能說人話,大抵上會有上面相當愚蠢的激動反應。

出現在方瓏眼前,一手托抱著他的男人,赫然是這幾年紅得讓人難以動搖其地位的演藝圈天王巨星──段瑾堂,段天王是也。

段瑾堂頗為年輕,時年三十二,正是男人成熟韻味最香醇芳厚的年紀,在這圈子裡不算大的年紀,可其實他已經出道十年,在演藝圈紮下難以動搖的根基。

段瑾堂剛出道時並不是一下子就竄紅的,雖然他有張深邃俊美的混血兒臉孔,但演藝圈一向不缺乏俊男美女,如果沒有自己的特色,很容易就像煙火,只有剎那芳華。

不過或許也是段瑾堂天生就有吃這行飯的機緣,他在圈子裡積澱的日子並不算太久,或許是因為他剛出道時那陣子剛好開始流行花美男,許多和他相同年紀、剛成年的年輕男明星們都是帶點陰柔美少年風格,一抓一大把,誰是誰還真說不上,段瑾堂那深邃陽剛卻又不失俊俏的臉孔就此異軍突起,成功博得某位享譽國際的名導演眼珠子,得到一個男配三的角色。

大導演的大卡司,即使只是個路人甲乙都夠讓些大明星眼饞,畢竟那位名導的片子可是有機會出現在全世界觀眾目光之中,就算是男配三也是個不得了的角色了。

那是一部末世喪屍電影,末世文雖然是這幾年才開始大為流行,但末世或喪屍相關題材的電影卻從來不缺乏。

段瑾堂在那電影中飾演一個冷酷、甚至讓人感到有些變態的醫生,俊美的外表與亦正亦邪的性格卻強烈地抓住眾人目光,不少人在看到其中一幕醫生似笑非笑正面迎向鏡頭的畫面時,都感到渾身被電流竄過的酥麻,深深覺得這醫生超帶感,就此拜在醫生褲管下。

很多人因此在網路上做出病態發言,並被笑說是抖M,段瑾堂雖不是因此一砲而紅,但也因此正式踏入眾人眼中,開始逐漸累積一票死忠粉絲。

當年年紀還小的方瓏,就是在那時候看到段瑾堂演的變態醫生,莫名地開啟了他對同性懵懵懂懂的好感開關,不自覺地開始當起追星族,追看段瑾堂所參與演出的電影或電視劇。

段瑾堂一開始接的也都是些配角,但不得不說公司和經紀人與他自己挑選的角色都挑得相當好,這些配角都不是同一類型,沒有讓他陷入一個跨不出的迴圈當中。

大概在演了一年的大大小小配角之後,段瑾堂迎來他人生中第一個主役的電影。

那是一部玄幻古裝電影,改編自知名電玩,但卻不是由電玩版主角視角做為主角,而是以一個高人氣且最終悲劇收場的男角做為電影版主角,導演請來電玩原作團隊編劇,為那角色量身打造一個劇情,也可以視作那部電玩的前傳故事。

電影版主角是個修練千年的魔,對任何人都是那樣殘酷無情,在電玩原作裡卻總是在某些細微末節之處,對男主角流露一絲溫情與寬容,而正是這樣的特殊待遇讓不少女性粉絲對這妖魔角色著迷不已。

這幾年,角色隱諱地賣萌賣腐可以招攬來不少人氣,很顯然的,不管是電玩製作群還是大導演都深諳此道。

在遠古之前,妖魔還不是個大魔,只是個尚未化作人身的妖獸,修練不到家而被別人盯上,想以牠做為修練的上乘補品,碰巧被一位敬陪末座的小仙給救了,小仙替妖獸療傷後將之留下,一仙一獸成了朋友,擁有一段不算短暫的快樂時光,妖獸甚至為了小仙而練化成人,兩人隱約有那麼點結伴終生之意。

只是後來小仙捲入了仙魔大戰之中,身為仙人卻遭到同伴的構陷與背叛,讓道貌岸然的上仙給奪去內丹,魂飛魄散。

妖獸因此瘋狂並結下心魔,自原先的修仙之道轉變為修魔之道,誓言將那些迫害小仙的上仙們催滅殆盡。

仙魔大戰後,兩方戰力俱為大殞,仙與魔都隱匿於人間,不再像遠古那般凌駕統治著人類,人類的太平盛世到來,妖魔也在那一場場戰役中獲得力量,成為魔界的幾位大魔,他變得殘忍無情,就像當年那些要追捕吞噬他的道修魔修們一樣。

數千年的歲月過去,他不斷地在人神魔三界尋找著小仙的蹤跡,即使理智告訴他自己,小仙早已經魂飛魄散消匿於這世間,卻仍抱持著一絲希望尋覓著。

電影的最後,銜接著電玩版當中,大魔與那男主角撞見的那幕,以他凝望著對方背影做為結束,讓觀眾留下無限遐思,臆測到底電玩版男主角是不是當年那位小仙、亦或只是個擁有相同面貌的人類而已。

段瑾堂就是飾演那個由闖入俗世的妖獸,由天真單純走入憎恨與成魔的心境變化,讓人為他顫慄恐懼的同時也為他心疼,尤其是小仙死的那幕,悲傷茫然的眼神擄獲不少女性同胞的母愛,嗷嗷喊叫著「XX快到我懷裡來」。

方瓏自然也是腦殘粉大隊的一員,這幾年沒少幹些傻呼呼追星的事,段瑾堂的電影上映後在播映期間重複進院線觀看支持、之後段瑾堂演而優則歌時也買了堆正版唱片,老家房間裡私藏許多段瑾堂的各種周邊,誰敢動手碰他跟誰急,當初男友沒少為此吃醋。

結果事實證明……在自己身邊的也沒比較可靠,還不如一個遙遠的夢想。

 

創作者介紹

妖夜迴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