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對妹妹提起過去那段草創時期,雖說得輕描淡寫,比起很多一直沒什麼機會冒出頭的人來說,他已經是很幸運的人,但是他也不是輕輕鬆鬆就一蹴而成,他和友人在國外奠定的那些小小基礎並不足以為道,在最初他們真是忙到什麼都得自己來,身兼數職,甚至連廣告配樂旋律都要自己跟五線譜奮戰,沒什麼資金能夠聘請知名人士來弄。

   

每個人忙到昏天暗地、一天只睡三小時的爆肝生活,可不是現在這些風光能道盡的。

   

後來……也可以說是安東尼奧的委託讓他們在國內工作室出了名,開始有更多人注意到他們的存在,而工作室也得以從四人發展到這三十幾人的規模。

   

工作室穩定之後,其中一人因為家庭因素暫時退出,只能當個甩手分紅的股東,但還是會給予他們一些資金與人脈上的援助,畢竟這也是對方的一條退路,留下的,是他和財務經理、以及執行總監。

   

後來,又陸續的招攬了以前的學弟妹和其它優秀人才,工作室才可以說就此穩定下來,短短四年讓工作室不只在國內名聲響亮,甚至在國際間也享有盛名,多少青年才子擠破頭想進來這間看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公司。

   

大家都知道,他的聲繁工作室雖然人不多,乍看之下似乎人力短缺,可其實更能將資源集中利用,不做無用的浪費。

   

聲繁的人員流動率不高,可明知如此,每年依舊有不少社會新鮮人擠破頭的想爭聲繁的工讀生名額,期盼能夠成為聲繁的正式員工、再不然,能在聲繁度過那段工讀時期,拿個優秀的成績,也能夠找到不錯的下家,業界都知道聲繁連挑工讀生的眼光都頗優。

   

而男人自己也不在乎自家工作室被當成跳板,就某方面來說這也是個在圈子裡打好人脈關係的人才培養,從他這裡出去的人,或多或少都還會給他幾分薄面。

   

去年下半年,當初舉薦自己到國外去讀碩博的恩師,延攬他回大學當講師,他也就應邀抽出時間回去教教那些學弟妹,一方面也是看有沒有什麼天份好的。

   

這圈子,最不缺的是人才,但反過來說,最缺的也是人才,看似矛盾的說法,卻是這業界裡最現實的情形,會設計有創意的人很多,但要怎樣才能吸引人注意才是最困難的。

   

然後,他也在學校裡發現一個還不錯的學生,那孩子給他相當有趣的感覺。

   

二十歲的大男孩,卻有張非常稚嫩的娃娃臉,稱不上漂亮,但給人清秀溫潤的印象,略帶嬰兒肥的臉讓人看了有種想要捏一把的衝動,當然,他從來沒動手過,男孩有著一雙圓滾滾像兔子似的大眼,搭上略淺的蓬鬆頭髮,看起來非常可愛,他不只一次在課堂間聽到女學生們說男孩很萌。

   

可是這個很萌的男孩卻是這班的學霸,成績在班上名列前茅,尤其是自己的課……簡直像拼命三郎的努力,雖然靠近自己時總會帶點膽怯,但每次上課看著自己的眼神裡都是顯而易見得滿滿崇拜與敬佩,套句時下用語來說,簡直是把他當男神在膜拜似的。

   

他上課是相當嚴格的,系上學生們總說他是大刀,自然有不少學生想要翹課逃避,可那孩子卻從不缺曠,上課無比認真,人家颳風下雨時會翹課他卻風雨無阻,每次下課如果要問問題會臉紅結巴、怯生生的,在自己稱讚時又會像隻兔子精神抖擻地甩立兔耳,面帶興奮嫣紅,蹦蹦跳跳離開。

   

最讓他印象深刻的,是不管哪學期自己開了幾堂課、無論選修必修,那孩子幾乎無一遺漏,他還曾聽到過班上學生笑說那孩子根本是自己的信徒,而且在他徵召個小助理,負責幫他整理學校分配給他的個人辦公室與各項校務瑣事時,那孩子也立刻蹦來應徵。

   

最後他也的確選了那孩子當自己的小助理……學校事務那方面的。

   

他可以感覺到那孩子對自己的各種崇拜,否則不會想接近自己,但那孩子卻又相當有分寸,從不會因為什麼私人事務或假借課業問題就連絡他,相反的,他只會在學校問他,彼此之間的距離保持得很好,不會讓人感到困擾。

   

更讓他對那孩子印象良好的,是那孩子的設計作業,會讓人有種溫暖柔軟、或是鼻酸的感動,總能戳到人心中最柔軟的那部分。

   

他們工作室設計組的風格,有輕快明亮、有古典高雅、有犀利暢快,也有華麗多變和性感搶眼等各具特色,但真要說像那孩子走溫馨貼近人心的,還真是沒有,他甚至因此考慮過要不要把那孩子招進工作室。

   

只是再欣賞他也不會破例直接讓人跳過實習階段進工作室,不僅是原則問題,也是為了那孩子好。

   

讓他意外的,是那孩子竟然還能在繁忙課業當中,抽出空閒玩網路配音?他幾乎都要懷疑自己派下的作業是不是不夠重了。

   

沒錯,他之前聽見妹妹收存在電腦裡的那個音頻,當下雖未立刻認出那個主役受音CV琴音猶在,但多聽幾句後就確定了,這個CV就是那孩子,阮清音。

   

清音、琴音,根本不用懷疑不是?

   

這讓他對那孩子又多了幾分好奇與興致,才會難得主動的幫妹妹把那音頻給拼組好。

   

當然,他也在聽見那個叫烏衣巷的攻音CV聲音時,差點因此嗆到,一開始是有些懷疑,後來聽妹妹描述那CV和後期的情況時,更是再次確定,又是他的熟人……他只能感嘆這世界真他媽的小透了。

   

最後會點頭答應妹妹接下後期,其實也是因為那孩子跟烏衣巷都算他認識的人,他才勉為其難的幫個手,要不然他還真沒想過要再踏入這圈子。

   

對,再踏入。

   

宮芷雨在嚷著他的聲音入圈一定會大紅大紫,但她大概完全沒想過也想不到,他其實也是在網配圈混過一陣子的,只是他離開了,從沒想過要再回去,尤其是以CV的身分,那簡直是作死的節奏,他可不想看到一堆腥風血雨的糟心言論。

   

後期還勉強可以不出聲減少存在感,沒人知道他是誰。

   

當初雖然也是把手中的債都清完才離開,他自認並不虧欠誰,唯一會感到抱歉的,或許是那些真心喜歡他聲音、默默支持又從不鬧騰的粉絲,他在離開後,除了那幾個現實中原本就認識的朋友,其他人還真是不曾再連絡過。

   

原本他沒想上妹妹挪給他用的那個QQ號,可鬼使神差地,他突然想到那孩子,就想上去看看對方平常除了現實中的朋友外,在網路上會是什麼樣子,便開了隱身進到群裡,潛水觀望那些天南地北的聊天。

   

只是進到群裡他並未看見琴音猶在的暱稱出沒,便又切換到劇組群用來語音對戲的YY群頻道上,不用說,這也是用宮芷雨讓給他的YY號,這裡並非是為了裝飾音這部劇新創的頻道,而是琴音猶在所待的社團琴瑟和鳴YY群,因為裝飾音STAFF除了宮芷雨外,基本都是琴瑟和鳴成員,所以就很乾脆地將語音群建在社團群下的子頻道當中。

   

要不是因為劇組中也有其它社團的CV,不好把關於劇組的所有事都在自家社團頻道裡說,他們其實也很懶得建那QQ群。

   

琴瑟和鳴是個小社團,成員並不多,用十隻手指頭就能數完基本成員,在圈子裡雖然稱不上什麼大神社團,但也算頗具知名度,主要也是因為社團裡有個紫紅台柱CV琴音猶在和粉紅的流顏緋語坐鎮,青小蛇她們又算得上是圈內名聲不錯的老人,更曾是宮商角徵羽粉絲團的管理階層,因而認識不少大手CV,是以雖然社團成員不多,但圈子裡總是會給幾分薄面,只是這次問題有點尷尬讓人不敢接手。

   

琴瑟和鳴之前其實也有另外一個後期,只是非常無奈的,那位後期因為三次元的工作太過於繁忙,這一兩年來根本連上線時間都屈指可數,更別說找回來救援,那救援時間不知要排到猴年馬月,搞不好黃花菜都涼了還見不著她上線,正是因為這樣當初才會請託有專屬後期的烏衣巷帶朱雀橋過來。

   

眼睛掃過社團成員名單,他意外地發現一群可以說是眼熟的暱稱,幾乎要讓他懷疑自己有沒有上錯號登錯群。

   

為避免錯頻或精神分裂,此時的琴瑟和鳴成員基本都是在劇組群那邊聊天,他在這社團群裡晃了一圈,看見群中專門建給琴音猶在的私人小屋下掛著一個帳號,正巧這子頻道沒上鎖,便順手點進去。

   

一進去,就聽見那頗為熟悉的溫潤嗓音正在練習台詞,一邊重複用不同語氣唸著同樣的一段台詞,一邊又懊惱的喃喃自語好像不太對。

   

即使沒有人和他對戲,只有他一個人練習,他依舊認真得讓人嘆息。

   

昨晚一邊在替裝飾音第二期後製時,他也順便找了關於CV琴音猶在的資料,意外發現無論是網路還是現實,這孩子都是給人一樣的印象,乖巧溫潤,偶爾會小小炸毛跳腳,可對人相當真誠,和他合作過的人都對他有不錯的評價。

創作者介紹

妖夜迴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