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呵呵……沒、沒什麼啦,只是跟朋友弄些小東西……」看著自家二哥那有些面無表情的臉龐,宮芷雨暗吞了吞口水,心中悲悽的想著,自己肯定守不住秘密了,從小到大她就沒辦法對這二哥說謊的啊!就算說了也騙不過,在宮家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這二哥。

    「哦?」宮家二哥眉頭微微一挑,宮芷雨就想跪下來唱征服了,她二哥的氣場她真心HOLD不住啊!

        「嚶嚶嚶二哥倫家只是在混網配圈找網路CV配廣播劇然後最近因為後期出意外缺了後期正在和朋友們煩惱要上哪找人來替補所以才會忙得比較晚您大人大量放過我讓我找到一個好後期吧──」宮芷雨一口氣霹哩啪啦像倒豆子似的,連口氣也不歇地把話說完,為的就是希望她二哥聽不清楚,也最好別追究什麼。

    聽見她的回答,男人拿著啤酒的手微微一頓,眼神瞥了下妹妹身後螢幕那粉色畫面。

    「網配……後期?妳?」

    「我是策劃…不是後期,後期出意外所以…呃…網配圈就是一些網路上的CV共同合作製出非商業性質廣播劇的圈子,類似於日本動漫或電影幕後配音的聲優們,不過網配圈是非商業性質的。」想了想宮芷雨決定避重就輕,跳過她混的是耽美而不是言情這件事,反正這圈子又不是只有耽美,一般向和言情向那邊也不少人,她不說,二哥應該也不會知道的吧?

    「不管妳要找什麼後期,現在也到點,該睡了。」男人冷著臉催促道。

    「明天周末又不用上課……而且二哥你這個工作狂都到現在才回來……」宮芷雨嘀咕著男人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的行為。

    「宮芷雨,看來妳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妳以為妳很健康?別忘了妳幾個月前才開刀。」男人一句話成功地堵住了宮芷雨的叨唸,讓她不敢再多加反駁。

    「我馬上去睡!」宮芷雨回身在鍵盤上敲了幾個字後,也顧不得關掉電腦,只關上螢幕就跑回房間去睡。

    等到聽見宮芷雨房裡傳來唏唏唆唆的就寢聲,男人才慢條斯理地拿著啤酒坐到電腦前,打開電腦螢幕,看著那一片的粉色畫面與宮芷雨還沒來得及關掉的通訊軟體。

    QQ群組視窗上,還留著宮芷雨的留言沒刷上去太遠。

 

    策劃-指南針:嚶嚶嚶,倫家被兄長大人威脅去睡覺,其它事醒來再說了(揮揮)

 

    男人盯著螢幕幾秒,握著滑鼠的那隻手在滑鼠上輕敲了幾下,接著一點做賊心虛情緒都沒有的,翻看宮芷雨放在電腦裡的各種檔案起來。

    這台桌機本來就是他的電腦,只是後來淘汰下來,在宮芷雨過來時借給她用,她要忘記這點而在電腦裡放些不該放的檔案的話……老實說也怪不得男人看到。

    稍微掃了一下劇組群名稱,然後看到那個大喇喇放在桌面的檔案夾,同樣的檔案夾名稱,一邊順手打開那些音頻來聽,當他聽到第一期的檔案裡的聲音時,控制著滑鼠的手又停頓了一下,眉頭微微一挑。

    這聲音……他掃了一眼檔案夾裡的CAST名單,最先引起他注意的是一個叫做「琴音猶在」的CV,聲音聽起來溫吞和潤,給人一種很舒服熨貼的感覺,若要他說心得,那就是這聲音在他耳中是屬於「好聽」的範疇,而且還有那麼些……耳熟,但男人一時也想不起自己在哪聽過這聲音。

    再往下聽見烏衣巷的聲音跳出來時,男人眼底可貨真價實的出現了訝異之色,這都是什麼樣的狗血巧合呀……

    看了看第二期劇情檔和那些收在命名為「第二期」、但因為還沒找到後期所以完全都還沒動工的乾音,男人在沉默中打開安放在桌面上的錄音軟體,開始動手拼湊那些乾音。

    他就大發善心一下吧!

                         ※         ※        ※

    宮芷雨睡到日上三竿才醒來,迷迷糊糊的晃出房門後,先是聞到一股甜甜的奶油香氣,接著看見擺在餐桌上那煎得金褐酥黃且淋著蜂蜜和草莓卡士達醬的奶油鬆餅與奶茶後,口水幾乎要沒形象的滴下來,不過她還是很惶恐地頻頻看向一臉悠哉地坐在沙發上看報紙的男人。

    今天是什麼日子,她二哥居然會如此善心大發的給她準備早餐?這不是什麼美食陷阱吧?

    「二哥,你今天竟然在家啊?」宮芷雨試探的問著,一邊在想她家二哥到底有何企圖,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雖然她也沒什麼東西值得她二哥好算計的。

    她現在整個人從上到下吃的用的穿的住的全部都是她二哥在養,至於她老爸老媽……則是兩手一拍就此乾脆的不給她生活費,說反正她二哥也不用拿家用回家,直接把那筆錢給她付生活費和學雜費養她就好。

    「嗯。」男人頭也不抬的繼續看著報紙,見他沒有什麼要對自己說,宮芷雨眼珠子滴溜地轉了圈,默默地去把自己的早餐給解決。

    沒事當然是最好的了,她才不要去自找麻煩問她二哥。

 

    解決完早餐,宮芷雨就迫不急待的打開電腦準備上線再去四處挖找後期人才,不過才剛開了QQYY等通訊軟體,就覺得好像哪邊不對。

    她昨晚,貌似、好像、應該……沒關電腦才對吧?

    但剛剛電腦是關著的……

 

    等──等──她昨天何止沒關電腦,QQ聊天畫面跟資料夾什麼的都還開著啊!她只是匆匆的關上電腦螢幕………

    滿心驚悚耽懼地木者臉把畫面切回桌面想點進藏在深處的資料夾,好確認她珍藏的那些廣播劇都還在,卻直接在桌面上看見一個沒見過的MP3檔,檔名寫著Ornament-S2,她頓時有種被雷劈到的凌亂感。

    此時此刻她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自己的感覺。

 

    她是該大叫他們家有神奇家庭小精靈幫她一夜間完成煩惱的工作,還是驚恐自己的偉大BL向網配事業被二哥給發現了呢?

    宮芷雨此時此刻根本不敢回頭看她二哥,只能繼續像機器人般,機械式地打開檔案,然後開始聽這大約三十來分的二期檔案。

    然而她越聽越訝異,即使用驚艷也不足以形容她對這第二期的感覺。

    搭配完美的BGM鋪陳,還有各種細膩的音效,來烘托角色由幸福跌落深淵的茫然徬徨,角色的聲音也被處理得非常乾淨,然後以充滿令人回味無比又滿是未完待續的鋪陳做為二期結尾,這處理程度要宮芷雨來形容,完全可以媲美那些商配成品。

    臥槽槽槽槽槽……這簡直神了比朱雀橋還神啊啊啊啊啊───跟那些大神後期相比絕對不輸一分半點啊!

 

    這叫什麼?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她抓掉了無數根頭髮,煩惱了那麼多天,結果超級好用的神後期卻在自己眼皮底下晃來晃去嗎嗎嗎嗎嗎?

    心中轉過無數念頭,宮芷雨幾乎是反射性地站起來直撲到客廳沙發邊,跪倒在她哥面前──抱大腿。

    「二哥~~~~」宮芷雨親暱地喊著自家二哥時,男人都還能感覺到她那串稱呼後的銷魂波浪線。

    男人低下頭,看著妹妹用閃亮期待的眼神眼巴巴地仰望著自己,那模樣不禁讓人想要暗笑一番。

    「妳又想做啥?每次妳露出這表情就代表妳有什麼企圖。」男人挑眉看著自家妹妹那討好的模樣,其實不用猜也知道她想做什麼。

    「那啥,二哥…………你昨晚聽了電腦裡那些音頻了?」宮芷雨期期艾艾地問,雖然她也知道自己這根本是白問的,昨晚電腦裡的乾音都還是一個個分開單獨放在資料夾中的,這一個晚上就後製完成,除了她二哥,也不可能會有別人了,而要後製這些音頻,沒聽過哪能完成後期。

    雖然這一期沒有H,但這很明顯的就是耽美劇情,她二哥心理素質是多麼強大,竟然能默默地幫她後期完,還面不改色的?是對這方面早有所知,還是……?她二哥怎麼看也不像會在二次元裡打滾的人啊?

    「嗯聽完了也幫妳弄好了,省得妳大半夜的為了那個還不睡覺,還有什麼疑問?」男人的理由非常正直,但也因為這理由太正直、反應太理所當然太冷靜,反而讓她滿心懷疑。

    這是正常人聽見耽美向的東西該有的反應嗎?所為反常即為妖啊……

    「二哥你……不覺得奇怪?」宮芷雨試探著,有些捉不住她二哥對腐向的態度到底是怎樣。

    老天爺啊不是她想YY她二哥,而是她二哥的反應真的很難讓人不想歪啊!

    「有什麼好奇怪的?現在電影和廣告裡不常常都會放一些這類的情節?自然是因為有這樣的客群在,我還聽過現場的……」男人不以為然的態度反而讓宮芷雨覺得是自己大驚小怪了。

    「等等等等等───」突然回神發現自家二哥最後一句話頗有蹊蹺,宮芷雨忙喊停地用古怪眼神看著他。

    他剛剛,說,聽過現場的?????

創作者介紹

妖夜迴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緋蓮
  • 哦~~~~~~
    越來越期待後續了~~
  • 我...努力><

    蘿依 於 2014/06/18 15: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