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指南針眼巴巴地盯著自己的電腦螢幕,看見自己數不清地幾個敲的後期,委婉地表示手上未完成的劇太多,暫不接後期的回應後,頹喪地將下顎磕在桌子上,長長地嘆了口氣。

    誰叫自己是小策劃呢?雖說也不是第一次策劃劇,但之前的幾齣劇都不是什麼經典大劇,裝飾音嚴格來說是她奠定策劃地位的關鍵劇,所以她格外重視,只是沒料到現在會出這種事。

    雖然說現在已經有將別離大神來幫烏衣巷代戰,但她卻不敢腆著臉去拜託將別離大神幫她找個後期來,再這樣下去就算有乾音也要坑掉啊!

    想這個圈子有多少劇是因為後期的問題而莫名其妙坑掉,有很多時候其實CV們都經交了乾音,最後卻石沉大海,原因就出在後期一直沒辦法弄出來。

    後期遲遲沒弄好劇的原因,不外乎是因為三次元生活上的無法配合,有的學生後期是因為課業,有的是因為新鮮人出社會工作,工作太忙碌自己都沒時間休息,哪還能榨得出時間去作後期,更有的後期是因為結婚生娃照顧小孩子去……總而言之各種因素。

    雖然她也想過如果可以等朱雀橋回來再作也沒關係,畢竟一齣劇因為後期等個一兩年才出完也不是沒有,就怕這勞心勞力勞腦袋的後期工作會影響朱雀橋的健康,畢竟朱雀橋磕到腦子差點沒命啊!需要一直戴著耳機聽仔細的工作,那些什麼聲波啊音效啊的,肯定不適合朱雀橋。

    加之朱雀橋後期功力一直是赫赫有名的,似乎還因為三次元工作的關係,音效庫頗為龐大,不是一般後期可比,要是做得比他還差……到時出劇了被噴的換成後期也讓人頭大,也難怪聽到要接手朱雀橋的後期會不少人紛紛走避。

    其實琴音猶在也有去幫她問過,但實在是適合的後期退隱的退隱、失蹤的失蹤,琴音認識的也碰巧都沒空,簡直驗證了莫非定律──要用人時方恨無。

    她幾乎有衝動要去問她老哥,可不可以借他們公司的員工來幫她後期了。

    只是她沒那臉啊……讓她哥和老哥的屬下知道她喜歡BL還聽男人這樣那樣的聲音,那簡直是破廉恥。

    她並不以身為腐女為恥,只是只是就像女孩子被人家知道在看限制級的東西會讓人害羞……雖然在這圈子裡早就不算什麼,但面對不了解的人用懷疑的眼神時還是……

    找不到人才可以用真是無敵悲催的,而且她找不到人就某方面來說也會被人視之為辦事不力,應變能力不好,將來要再繼續策劃找CV搞不好會很困難啊嚶嚶嚶……

 

    策劃-指南針:老天爺……掉下個後期給倫家吧嚶嚶嚶……

    麥寧-CV琴音猶在:摸摸阿指腦袋,不哭不哭站起來嚕

    美工-金魚草:哈哈哈哈阿指不哭不哭站起來嚕

    導演-青小蛇:阿指不哭不哭站起來嚕

    杜昕-CV流顏蜚語:阿指不哭不哭站起來嚕

    監製-熊孩紙:阿指不哭不哭站起來嚕

    紀寒諾-CV海綿寶寶:阿指不哭不哭站起來嚕

    喬琳-CV灑滿蔥花:阿指不哭不哭站起來嚕

    宣傳-六十一:阿指不哭不哭站起來嚕

    編劇-倆相依:阿指不哭不哭站起來嚕

    策劃-指南針:啊啊啊啊啊啊你們這群喪心病狂的!還排隊!!琴音傻媽你學壞了嚶嚶嚶,倫家找不到後期已經夠難過的了……

    麥寧-CV琴音猶在:是說真的到現在還沒找到新後期啊?

    說真的對於指南針到現在還沒找到一個後期,清音是感到相當意外的,畢竟圈子裡的後期說多不多說少不少,每個社團也不會只有一個後期,照理說應該不至於連個遞補的都沒有才是。

    策劃-指南針:沒……大概是朱雀橋的威名太震懾了,普通的後期怕自己接下來弄糟了會被噴,所以都用各種理由婉拒,而比朱雀橋更優秀的後期不是已經神隱就是在一些敵對劇組,冷眼旁觀看笑話都來不及了哪還會出手幫忙……

    指南針苦哈哈的說著。

    她嘴裡說的敵對劇組其實嚴格來說也不是有多大的仇,只是因為碰巧裝飾音的劇組成立,邀請到烏衣巷和琴音猶在,而那幾個劇組差不多時間邀約卻被烏衣巷或琴音猶在婉拒,因此看不順眼地討厭上了,雖然沒有做什麼太難看的小動作,平時頂多冷言冷語,但也不會大方到來幫把手。

    沒落井下石就不錯了還能央求人家什麼呢?多的是有人等著看他們笑話。

    紀寒允-CV將別離:還沒找到新後期?

    策劃-指南針:……

    策劃-指南針:……嗚啊啊啊啊將別離大人────(撲倒)

    指南針覺得自己此刻簡直是迷航的船隻找到燈塔了般,也顧不得客氣委婉這回事,厚著臉皮就奔過去求助了。

    策劃-指南針:嚶嚶嚶嚶嚶,大神您有沒有認識的後期可以接新~~>_<~~,小透明企劃找了一堆人都被拒絕,好桑心吶,求勾搭、求助援。

    指南針此時此刻也顧不得顏面,沒臉沒皮地求助於將別離。

    紀寒允-CV將別離:我們那社團的三個後期目前手頭都滿了,大概到明年底都沒辦法接新,實習後期現在估計也不敢接……是有幾個已經退圈的可以問問願不願意幫忙,但不保證他們會點頭,畢竟都退了。

    策劃-指南針:沒關係沒關係,能幫忙問一下總是好的,那些前輩們我也勾搭不到,將軍大人您願意開這個金口就讓我萬分感激了。

    看見將別離願意去幫他們劇組問問,指南針都想跪下來高喊萬歲萬歲萬萬歲了。

    將別離大神不愧是圈子裡人人誇的好人吶!

    紀寒允-CV將別離:我去問問,但妳也別抱太大的期望,那幾個可沒那麼容易點頭破戒,妳還是繼續找人為上。

    策劃-指南針:嗯嗯嗯,一定一定(膜拜)

    指南針已經激動得想跳起來高歌一曲,感覺將別離替自己找到一個後期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就在她心情無比激動的時候,身後傳來一陣悅耳但略嫌冷靜嚴肅的男音自她後方傳來。

    「宮芷雨,都已經半夜兩點了妳還不睡在這裡玩什麼。」

    這會兒指南針可真的跳起來,緊張地看著站在自己背後的男人,有種被抓包的感覺,彷彿渾身燥熱興奮之情都被一桶冰水給淋下。

    「呃呵呵呵……二哥你回來啦……」指南針悄悄地挪動自己的身體,擋住電腦螢幕,不想讓自家兄長看見自己平常都在搗鼓些啥玩意兒,就怕自己會被訓斥不學無術之類的。

    指南針,也就是宮芷雨姑娘,生來不怕疼愛她的老爸老媽以及寵溺她的大哥,偏偏就畏懼這個總是一臉嚴肅老成的二哥。

    宮家有三兄妹,大哥看起來溫雅和潤,實際上是個老奸巨猾的商人,但非常疼愛相差十歲的妹妹,她想要什麼大哥都會幫她做到,可即使這樣她也沒長成讓人厭惡的歪瓜劣棗,主要還是因為她二哥。

    在一家溫和歡樂的家庭,她二哥簡直就是個奇葩的存在,倒也不是說她二哥是個怪人,而是她很懷疑自家那開明歡樂笑呵呵甚至偶爾有些不著調的父母,到底是怎麼生出他們二哥這種少年老成又嚴肅的孩子?

    說起她這二哥,宮芷雨簡直不知該怎麼形容才好。

    雖然說他們家的人都很疼她,但是真正拉拔她長大的,卻是這個無比嚴肅正經的二哥。

    早年因為父母工作忙碌,忙著拓展歐美地區的商圈,對三個孩子的照顧略嫌疏忽,但他們還是很愛孩子們,如此忙碌都是為了給他們更好的環境,所以就變成老大拉老二、老二拉老三,在她最需要照顧的時候,大哥已經開始進入孩子成長最重要的就學階段,所以帶大她的一直都是這個看似嚴酷冷肅的二哥,也因為這樣,宮芷雨內心裡總是對這二哥抱持著比父母還要多的敬畏。

    如果不看表面,二哥真的是宮家最疼愛照顧她的人了。

    所以當她知道二哥在國外攻讀完,學成歸國發展,竟選在異城而非他們老家時,她其實頗為意外的,也不知到哪根筋不對,立刻屁顛顛地丟下國外名校的錄取,跟著二哥跑來這城市唸大學,雖然平常住在宿舍,但她總三不五時的跑到他二哥這裡蹭飯蹭冷氣。

    「妳在折騰什麼還躲躲藏藏的?」宮家二哥語氣平淡的說著,倒也沒有威嚇的意思在,就只是單純的陳述句,只見他一邊說著一邊解開自己領帶和衣袖上的鈕扣,隨意地將領帶掛在一邊的餐椅背上,走進廚房從冰箱裡拿了罐蜂蜜啤酒,啪嘶一聲地打開了啤酒,然後又走回來。

創作者介紹

妖夜迴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