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各種美好的攻音就像各種風味的咖啡,充滿成熟風韻,那麼受音就像是美味甜蜜灑了滿滿砂糖的甜點,甜得令人感到愉悅,而苦澀的咖啡搭上甜滋滋的點心,就是完美的絕配……這是表姐某次跟他聊天時下的定論。

    所以往往在這圈子裡,好聽的攻音發展速度總是會比受音要快一些。

    當然,清音不是沒有配過攻,不過通常會找他配攻的都是比較搞怪的劇,什麼正太萌攻配金剛芭比壯受之類充滿惡趣味的劇,他是覺得還挺有趣的,但常常會被他的粉給一片慘叫哀嚎留言,說超詭異超突兀卻又……讓人莫名地忍不住繼續聽。

    不過大抵上策劃們來找他時還是找正劇類型比較多,畢竟比起歡脫惡搞劇,粉絲們還是比較喜歡他配正經一些的劇,尤其砂糖劇,說他的聲音既然是治癒系,那果斷地就讓他多配些砂糖文來療癒心靈。

    當然,也是有一些虐身虐心的劇,例如現在他手上這齣三分鐘一小虐、五分一大虐的「裝飾音」,雖然結局是HE,可過程卻是兩個主角不斷誤會又彼此傷害的一部,但他之所以會接這部劇,其實也只是受君的某個角色設定觸動他,和大神合作勾搭什麼的,他都以平常心看待,對於蓋不起他的CP樓,他的粉絲們也常常在他微博下咬手帕。

    大概是他比較低調不怎麼在微博上討論圈內事,偶爾幾篇微博也都是現實中一些開心或不開心的小日常,例如拉滿仇恨值讓粉絲們唉唉叫的美食照、路邊隨手一拍的樹木綠蔭、新舊時空交錯感的老街等等,都是一些讓人感到小確幸的東西,他也從不曝光自己的照片,不像有些人會刻意曝光自己來博取他人眼球。

    大概是因為他個性就是這樣淡淡的,所以微博底下大多時候是相當和平的,起碼他還沒撞上什麼黑黑過。

    相較於自己,朱雀橋的微博底下可比自己熱鬧多了,一來是因為粉絲們也想從他的微博當中獲取關於喜歡的CV烏衣巷的訊息,二來則是朱雀橋是個個性開朗好相處的,微博總是各種熱鬧蹦答,當然有人喜歡他也就有人對他熱鬧眼紅不滿,其中不乏有眼紅他和烏衣巷在一起而不高興的人,開始帶著惡意的留言攻擊。

    朱雀橋原本也只是個後期能力非常不錯的小後期,偶然幫烏衣巷某部劇後期過後,有了交流,然後發現兩人的ID非常碰巧的都是出自於劉禹錫的《烏衣巷》這首詩,他們聊啊聊的就有了交情。

    然後幾次烏衣巷的劇策劃都剛好找了朱雀橋,有人注意到這點,在這個巧合即是JQ的圈子裡,兩人很快的被無限腦補成一對,還在小粉紅給開了CP樓,也不知從何時起,朱雀橋被默認為烏衣巷的專屬後期,如果想找朱雀橋後期,只要劇裡有烏衣巷就一定沒問題,同理,如果朱雀橋接了後期,想找烏衣巷配那部劇的成功機率就會高一些,因此CP樓越蓋越高。

    然後某一天,蹲在烏衣巷和朱雀橋微博下的妹子們,震驚的發現腦補不再是腦補,他們兩人真的是奔現了。

    當時圈子裡掀起一陣海嘯清音也是目擊證人,他只能說這真的不容易。

    雖然很多男CV配各種耽美劇,可實際上就清音所知,大部分的CV都還是直男為多,或許有一些是雙、或是能夠理解與接受同性的,甚至還有像流顏蜚語這樣要彎不彎的直腐男,但真正完全彎的人並不多,烏衣巷和朱雀橋算得上是圈內少數感情穩定的同,有一些奔現的會為了避免被人肉乾脆退圈,像烏衣巷和朱雀橋還留著的並不多。

    只是現在,連他們都被逼得也考慮要退圈了。

    這次那個推朱雀橋下樓的芝心捲,就是一個屢次想抱烏衣巷大腿好勾搭的女孩子,但因為烏衣巷本身就不是個容易被勾搭的人,再加上已經有朱雀橋這個戀人,對圈內一些刻意示好接近的人都保持距離,所以那個芝心捲自然是屢屢勾搭失敗,可也就因為這樣,讓那芝心捲一直懷恨在心,以至於這次烏衣巷和朱雀橋被曝光真實資料後,就失去理智的摸到他們家去傷人。

    清音一直覺得,真正喜歡一個人,應該是要為了對方著想、不讓自己給對方造成麻煩與困擾,他也知道這世界上不是每一個人都有相同的感情觀,成長環境會帶來不同的想法,只是,他並不希望自己的開心是架構在別人的悲傷上,他很清楚,那對被傷害的人是有多痛苦的事。

    他會如此低調,其實也是因為他知道這些網路上的攻擊有多傷人,又有多少人假藉正義為名,在你根本不認識也不了解的人身上,出言諷刺抨擊,即使知道那根本就不是事實,可清音覺得自己是做不到視而不見、不將之放在心上。

    他承認自己是有點玻璃心,所以與其讓那些人抓住自己無心之言胡亂解釋,不如平時就謹言慎行一些。

    當然他也不是認為朱雀橋和烏衣巷就不謹言慎行,他覺得他們其實比自己通透,相較之下,自己只是膽小罷了。

    知道朱雀橋出事,清音其實挺擔憂的,他也想去探望朱雀橋,只是他還沒有朱雀橋的連絡方式,一來他們認識也才半年左右,說很熟了但也還沒到交換電話說家常的地步,起碼,原本是預計等這齣劇完結,群裡交好的幾個STAFFCV出來聚聚時才交換一下電話,但現在恐怕沒機會知道了。

    估計以後烏衣巷對於他們現實中的資料會更加謹慎保密,指不定這次事情過後還會換掉以前的電話,之前那些手裡有烏衣巷與朱雀橋電話的妹子們,那些電話號碼也要報銷了吧?

    更甚至有可能,以後連在網路上都見不著朱雀橋這個好朋友了,這份建築在網路上的友誼,或許就要因此而斷了。

    想到這裡,清音忍不住地嘆了口氣,雖說天底下無不散的宴席,但這樣的離別讓人心底總是遺憾惋惜不已。

 

    CV琴音猶在:唯願平安。

    他打開微博在首頁上留下簡短幾字,是祈禱朱雀橋能夠早日康復,雖然沒有@對方,但底下的粉絲們和親友們似乎都猜得到他在說誰,紛紛轉了他的微博,還順便@朱雀橋,也同樣留言祈禱朱雀橋能平安渡過這次的劫難。

 

    「軟軟,怎麼一回來就唉聲嘆氣,發生什麼事了嗎?」室友探出頭看他,一邊「喀蹦喀蹦」的咬著餅乾,手邊還沒停下的快速敲按著鍵盤。

    「沒什麼……只是圈子裡有朋友被黑被人肉後,還被人惡意傷害的推下樓……」阮清音也沒糾正軟軟這個讓他無言的暱稱,因為他知道反抗無用,也只能無奈的接受這種會被女孩子們說好軟萌的暱稱。

    三個室友都知道他在玩網配,雖然沒涉足這塊,但了解後也覺得這沒什麼好奇怪的,看看J家蓬勃發展的動畫與聲優事業,廣播劇這種存在並不難理解,就像小時候聽過一堆有聲故事書那類的,差不多意思。

    有時候他們知道清音要錄音,還會離開宿舍,相當配合清音,對於這點清音相當感激與高興,這三個室友都是相當好相處的。

    其中一個最能理解與配合的,就是他們房裡年紀排第二、表演系的雲融彥,他雖然不混網配,但也常常跟清音一樣要錄音,只是他錄音不是錄劇,而是錄歌,混的是被網配圈戲稱為鄰居、隔壁圈的翻唱圈,那一把好嗓子不知迷倒多少女孩子,要不是雲融彥以前也有朋友想拉他進網配,但發現他戲感實在悲劇,不得不放棄,指不定這傢伙現在也是網配圈一尊神。

    不過清音一直覺得雲融彥這傢伙是故意的,故意讓自己表現得慘兮兮沒有戲感,要不然堂堂表演系高材生沒有戲胞,那未來還要怎麼往演藝圈發展?

    雲融彥不當網路CV,一方面也是因為他的聲音太有特色,辨識度強,你說當個網路歌手鍛鍊還可以,可當個網路CV,尤其是耽美圈的劇,未來哪天出道了、被人聽出來,說不定會成為黑歷史讓人拿來抹黑,畢竟現在這個社會,雖然對於男男已經比過去寬容,可矛盾的是公眾人物如果是個同,就會被潑髒水抹黑抨擊,彷彿這有多麼十惡不赦。

    有些人嘴裡說著寬容熱愛腐向,可實際面對時卻比任何人要瘋狂攻擊,那個芝心捲就是個例子。

    會進耽美網配圈聽劇的,十之八九都是腐女,在踏進來之前,其實也該抱持心理準備,這圈子裡的CV就算彎的其實沒有那麼多,但還是有彎的,甚至是雙,想勾搭男CV成為自己的男朋友之前,還是先思考這麼做合不合理才是。

    那就像一個女人跑到同志酒吧想釣個男人一樣,明知道人家是彎的還自以為是正義使者要拯救對方,人家只會當這女人腦袋有病。

    「……那女的頭殼壞了嗎?」聽完清音簡短的解釋,剛剛那個叫他軟軟的青年,也是清音同班同學的張碩亭囧著臉不可思議地道。

    雖然他不混網配圈,但周遭認識的腐女可不少,尤其他和同房的楊慎渣網遊在裡頭建的幫會當中,就有一群腐妹子,再加上張碩亭本身就是個動漫遊戲宅,多多少少對這一方面也有所了解。

    「我好像有看到頻道裡的人提到這件事,這幾天鬧得還挺大的,微博上一堆朋友也在瘋轉,原來受害者是你朋友?」雲融彥也轉頭看他,一臉恍然大悟。

    「貴圈真亂。」說著說著雲融彥還露出一副敬而遠之的表情,讓清音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翻唱圈其實也沒比網配圈好到哪去好嗎?不管是現實的演藝圈或網路上的網配圈與翻唱圈,只要有粉絲的地方就會有粉有黑,或者說有人的地方就會有勾心鬥角。

    清音看了下牆上的時鐘,已經差不多到吃飯的時間,雖然替朱雀橋他們感慨,但他自己的生活卻不會因此而停擺改變,日子依舊要繼續過下去。

    「我要去吃晚餐,你們要一起去嗎?」清音拿起自己的錢包轉頭看他們。

    「不哩,我們待會兒有幫戰要打,軟軟你幫我們帶個便當吧!我要糖醋排骨的。」張碩亭注意力回到螢幕畫面上之後,頭也不抬地說道。

    「紅燒雞腿。」楊慎言簡意賅的說著,視線沒離開過自己螢幕,卻空騰出一隻手拿出張大鈔遞給阮清音,還補了一句,「和阿碩的一起算。」

    「我要一碗大羊肉羹,多點醋和蒜泥。」

    這群有得玩就連出門都懶得出門的懶蟲……清音無奈地搖搖頭,但也沒什麼不滿,畢竟他們平常也都會幫自己,給自己方便,同一屋簷下互相一些沒什麼。

   

 

 

 

 

 

 

 

創作者介紹

妖夜迴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