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部美幸老師的漫畫SUPER LOVERS衍生同人小說
中文版漫畫........沒有代理(淚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零時晝 01

 

    一直以來,對晴而言,他以為對他最重要的人就是那兩個弟弟,不會再有人比得過了,他可以接受身邊的人都笑說他是個戀弟狂也無所謂,反正弟弟們對他而言是最重要的存在……他一直是這麼覺得,也以為那就是自己內心的想法。

    直到那孩子出現為止。

    那天,當幹子小姐帶著那孩子出現在自己眼前時,沒由來的,他內心湧起一股說不出的感受。

    除了那種被宣布多了一個弟弟之外的莫名其妙,還有一種遺落了什麼的悶窒,在他內心隱隱抽痛著。

    那孩子明明長得很秀氣、很好看,稱得上是個美少年,卻面無表情,白白浪費了那張臉蛋,而且照理說也不是他的菜,卻不知道為什麼讓他轉移不了視線。

    幹子小姐說,那孩子在五年前還沒發生那件事故之前,就已經被他父母給收養,成為他們家的一份子。

    只是沒想到還沒來得及將人接回日本,就發生了那樁悲劇,加上他當時為了兩個雙胞胎弟弟就已經忙得焦頭爛額,在春子的判斷之後,決定先擱置這件事。

    幹子小姐說,雖然那孩子法定養父母是他的父母,但一直以來的照顧與監護的人是他的親生母親春子,而現在則是要把撫養照顧的責任交給他了。

    幹子小姐說,那孩子叫做零,是當年發生那件事之前,他在放假去加拿大渡假的兩個月期間所認識的孩子,在他失去那段記憶之前,他曾允諾那孩子以後要在一起生活,那孩子只是要完成當初的諾言而已。

    幹子小姐還說……

    不管幹子小姐還說了什麼,他那時其實都聽不太下去,只覺得一切無比荒謬,還有那個永遠恣意妄為到過分境界的生母,明知道他的狀況還把人就這樣丟過來日本?

    總而言之,他那時對零並沒有什麼好印象,在恢復那段記憶之前,只覺得看到零時,都有一種煩躁在內心的角落騷動著。

    因為零總是沒有表情,所以他不懂零到底是高興還是悲傷、或者討厭,那種木頭人一樣的人對他來說最為苦手,在他當牛郎時,那種對客人敏銳的察言觀色功力,好像在這孩子身上都不適用。

    只是,在相處的過程中,他發現零並非如他所想的那麼面癱,只是很小心翼翼的,把他脆弱、多愁善感的那一面,收在別人無法輕易發現的地方。

    而且零不像他、或者其他大人,總是言不由衷地說著表面話,他不懂別人為何要刻意說著與內心相反的話、不懂為什麼別人說的話和做出來地事情會完全不同,他也不懂什麼叫做討好。

    有一段時間,他總是被如此直接到近乎白目的零給氣到,但後來他才發現正因為零這樣,才顯得他的單純與珍貴。

    是最稀有的珍寶、只屬於他一個人的,零。

 

    「唔……」看著懷中的少年發出淺淺的呻吟,然後小小的腦袋輕輕蹭了幾下之後,又繼續安穩的熟睡著,晴就覺得無比滿足。

    啊啊啊──零真的好可愛,像個小動物一樣──不過這句話可不能在零的面前說,要不然肯定又有人要跟他鬧好幾天的脾氣。

    每天早上醒來看著懷中的零,晴都覺得自己是個幸福到奢侈的男人。

    在零出現之前……他曾未想過自己會對一個青澀單薄又嬌小的少年擁有這樣的情感,一種滿滿的溫暖柔和充斥在他心中,彷彿缺了一角的圓終於找到了那枚失落的碎片……

    啊,要這麼說其實也沒錯吧?零一直是他缺失的那塊記憶碎片,當他在自己身邊時,他才變得完整。

    在那年的夏天所發生的事情全被他給忘記時,他一直覺得心裡有塊角落空盪盪的,怎麼也不完整,無論是否有人陪伴在自己身邊,無論有多少人的體溫環抱著自己,他總是覺得缺少最重要的那部分。

    無論是弟弟們或是曾經交往過的那些女性及女客們,都說過不知道他這人到底算是溫柔還是冷酷,因為他雖然總是對任何人表露出溫柔得像個王子般的態度,卻總是有著一層像是保鮮膜般薄透、拒絕任何人碰觸到深層的膜壁存在。

    但零卻能用他那真誠無畏的單純,像光線一樣穿透那層薄膜進入他的心中,在他恢復記憶以前,就讓他再也捨不得放開。

    每當那雙如墨色般黝黑眼眸認真的看著自己、只看著他的時候,他就會湧現一股滿足與幸福的感覺,那比任何客人送給他名車名錶都要讓他來得開心。

    他知道的,雖然他身邊圍繞著許許多多的朋友與愛慕者,可是零卻只有他一個人,只有他能夠獨佔零的心──雖然那種心情很自私,但卻無法壓抑。

    他現在有些能夠體會那些熱愛少女養成遊戲的人的心情了啊、尤其是在……

    「……大變態,一大早就露出猥褻的表情幹麼?」少年稚嫩清亮的嗓音拉回他的四處飄移的神智,讓他從自己的思緒中回過神,才發現少年已經醒來,正微微蹙眉的看著他。

    ……變態猥褻?一瞬間他覺得自己的內心受到了巨大的打擊。

    不過恢復力極強的他,很快的就打起精神,將準備離開他懷中的零給壓回床上,看著零看似面無表情,但仔細看又能看出他那種細微的困惑,他就覺得這種面癱屬性的零萌的不得了。

    「……晴?」

    「不給我一個早安吻嗎?」晴理所當然地微笑說著,對他而言早安吻只是個美式禮貌……起碼原本是這樣。

    零猶豫了三秒鐘,輕輕地用唇碰了碰晴的唇就打算退開,但才退開不到一釐米的距離,就被晴給壓了回去,讓他的後腦又陷入柔軟的床鋪當中,原本的輕觸變成纏綿悱惻的深吻。

    軟膩炙熱的舌鑽入他口中,雖然溫柔但也充滿侵略性的磨蹭著他口腔內壁,然後勾纏住他的舌,讓零腦袋中的溫度也跟著升高,甚至有種幾乎要被晴拆吃入腹的錯覺。

    「晴、住……唔……」零好不容易才推開了他一些距離擠出幾個音,就立刻被晴給貼回去,反覆的、用那充滿慾色的吻纏住他。

    因為他的吻而感到渾身炙熱,就連腦袋都像要燒起來的無法思考,也無法反抗那雙鑽進自己衣服底下不規矩的大手,從他腰側爬上胸膛,緩慢揉捻著小巧柔軟的乳尖,讓他忍不住縮瑟輕顫。

    鼻端嗅到晴身上和自己同樣沐浴乳、卻又些不太相似的味道……那是屬於晴的氣味腦袋裡才如此想著,身體就似乎更加灼熱難耐,零抵抗的力氣逐漸消失,好似整個人都要融化般。

    「啊……」在晴身下微微掙動的零,突然臉上一紅,因為他能感覺到自己膝蓋抵到一處灼熱且脹硬的地方……他知道那是晴的慾望,只是、只是……

    正當他猶豫要不要伸出手替晴做些什麼的時候,那雙修長且帶著薄繭的手指已經從他胸膛上離開,滑入他褲頭中覆上他的性器,讓他嚇了一跳。

    「晴、不……」

    「真是一大早就好精神呢,零。」晴帶笑的聲音聽起來充滿魅惑,就像個夜之帝王……不過這就某方面來說也是無誤的形容,他確實是個夜之帝王,卸任的,只是那種魅力依舊存在。

    「晴、也……」零想說『晴也一樣不是嗎?』,但因為晴的手掌正溫柔地愛撫著他,使他根本說不完一句完整的話,腦袋裡熱轟轟的,稚嫩而脆弱的他對於情慾完全無法抵抗,只能攀住晴,無意識地親吻著晴的臉頰與嘴角,彷彿這樣就能免於他被那種洶湧情慾給淹沒吞噬般。

    對於零這種無意識的舉動,每次都讓晴心中那種獨佔零一切的得意與滿足,不斷的膨脹再膨脹。

    零很快就在晴熟練地手勢下達到高潮,虛軟無力地攀著晴,眼神迷茫地喘息,奶茶色的肌膚因為方才的激動而泛著淡淡的粉色,看起來非常甜美可口,晴幾乎就要這樣子將他給拆吃入腹。

    零和一般同齡少年渾身汗臭不一樣,身上沒有過多體味,就算有,也是很好聞的那種,大概是發育得較緩慢,晴總覺得零身上還帶有一種淡淡的牛奶糖香味,但又給人很清爽乾淨的感覺……要晴形容,大概就是薄荷牛奶巧克力那樣吧?光是這樣想想,晴都要克制不住自己把美味巧克力吃掉的衝動了。

    但這種形容可不能當著零的面說,他最討厭人家說他嬌小或矮、未發育的小孩之類的形容了,上次他不過想說零還有一點點乳臭未乾的感覺,就被零給憤怒的頭槌。

    照這情勢發展,今天應該可以吧……晴暗自想著。

     不過天總不如人願。

創作者介紹

妖夜迴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