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靖,回家了。」陳理佑上前搖醒韓靖,看韓靖睡眼惺忪地打了個大大的呵欠,心頭沒由來的軟了一塊。

    

「……都快九點了,好餓……我看我以後自己先回家算了。」韓靖看了眼手錶,已經八點四十五,他真搞不懂為什麼籃球隊團練要到這麼晚,不知道未按時吃飯會影響青少年成長發育的嗎?

   

「不行,放你一個人回家等一下又不知道你會發生什麼事,你忘記國一那時的事了嗎?」陳理佑一口否決了他的提議,提醒他那些防不勝防的意外。

   

韓靖頓時一噎,想起國一時有一次自己又跟陳理佑吵架,賭氣不等他就自己先走了,結果沒想到走著走著突然在下坡路段被人一推,滾了兩三圈還差點被路過的車子撞上,幸好對方剎車快才沒釀成大禍。

   

 

後來警方根據韓靖供詞說他覺得好像被人一推,去調了斜坡上方監視器,詭異的發現,韓靖一個人走著走著,前後什麼人都沒有,但走到一半卻像是被什麼一推的往前拱了一下,腳下步伐因此而不穩地踉蹌,接著就滾了下去,詭異到不行的情況讓人頭皮發麻不敢做聲,誰也不敢說應該是韓靖自己跌倒,因為那路段其實一直以來車禍事故頻傳,有沒有什麼東西很難說……

   

不,其實那邊的東西還真不少,韓靖想起那次在他走下去之前,看到那每天回家必走的坡段時,其實有種掉頭回去找陳理佑的衝動。

   

那條路上真的有不少阿飄,雖沒有到密密麻麻這麼誇張的地步,但路兩旁卻站了兩排動也不動的好兄弟好姊妹,讓他看得頭皮發麻。

   

因為從上國中後開始他一直是跟陳理佑一起放學,還沒自己一個人走過,所以之前一直沒發現這邊有這麼多,那天是他第一次自己一個人走,沒想到他硬著頭皮走下去就出事了。

   

 

陳理佑知道後,不管兩人有沒有吵架,再也不放他一個人自己回家,而他也不敢再自己一個人傍晚走在那條路上。

   

再怎麼不高興,他也不想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

   

也是從那天起,陳理佑就徹底不跟他吵架了,如果說以前偶爾還會有一些口角,那天之後不管韓靖如何生氣和他吵鬧,陳理佑都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讓韓靖的一切怒火都像打在軟綿綿的物體上,到後來韓靖覺得這樣好像自己在無理取鬧,幾次下來就算生氣也懶得罵了,最多就是冷戰。

   

然後陳理佑也知道,當他無論跟韓靖說什麼話,韓靖半句都不回也不看他時,就是韓靖生氣了。

   

 

「但是每次都要等這麼晚……」韓靖咕噥著,雖然習慣了但也是會有無聊不耐煩的時候。

   

因為要麻煩陳理佑每天這樣護送他上下學,又不好叫陳理佑不要參加籃球隊,剝奪了他的喜好,兩人互相讓步就是他等陳理佑團練。

   

以前國中時陳理佑最多也就放學後練一個小時,但上了高中後他們學校的籃球隊因為是重點社團,總是練得比較晚,讓韓靖上了高中後這幾個月一直覺得很困擾。

  

原因不是別的,正是因為他大爺肚子餓了。

   

「怎麼不先去超商或餐廳買些東西吃?」他們學校因為有住宿生的關係,所以餐廳會開到晚上九點,而他們學校因為是國高中兼併的綜合高中,學生相當多,所以校方在與家長商討過後便讓超商進駐學校。

   

「餐廳的東西不好吃,超商……你覺得那個能吃嗎?沒聽過網路最近常傳的一句──『整個城市,都是我的化工廠』,吃多了我怕我以後會變木乃伊。」韓靖懶懶的說著。

   

韓靖的嘴相當挑剔,不太愛吃那些加工再加工甚至不知道放了什麼的食品,他可以接受現煮現泡得很難吃難喝的東西,可是加了太多人工調味品和化合物的東西他就相當討厭,除非餓到不行要不然他絕對不碰。

   

他們學校的餐廳伙食其實勉勉強強算中等,沒韓靖說的那麼糟,只是他純粹不想一天有兩餐要在學校餐廳解決。

   

 

「……好吧,你想吃什麼?我請你。」陳理佑跟在韓靖身邊那麼久了,怎會不知道對方諸多挑剔的時候是何用意。

    

果然在他話說出口後,韓靖朝他露出個「算你聰明」的表情。

   

陳理佑順手拎起韓靖沉重的書包,韓靖也理所當然地讓他拿著,兩人低聲討論著晚餐要去吃啥一邊往外走。

   

他們都沒發現,在走出圖書館門口時,注視著他們背影的不甘眼神。

 

                        ※        ※        ※

   

「微薇,拜託,再幫我最後一次就好,幫我再約陳理佑一次!」有著一頭及肩波浪捲髮的少女,雙手合掌努力地懇求拜託眼前略帶無奈表情的女孩。

   

「安儀……妳上次不就已經被拒絕了,為什麼……」被叫微薇的女孩對於好友的不死心,不知道該讚美她有恆心毅力,還是說她不見棺材不掉淚,不到黃河不死心,非得被傷得體無完膚才會死心。

   

那叫做安儀的女孩,就是那天向陳理佑告白的少女,關安儀,而她眼前拼命拜託的女孩,則是她的死黨夏微薇,兩人都是從外地來這所學校住校唸書,她們的好交情從國中時代就開始,兩人的好友誼讓她們相約要考上同一所高中,後來也真讓她們一起上了這所學校。

   

關安儀之所以會這樣拜託夏微薇,主要是因為夏微薇和陳理佑、韓靖同班,而她在隔了五個班級遠的距離。

   

 

「…我不甘心啊,微薇,我哪裡比不上韓靖了?不管是成績、長相……我一點也不比韓靖差啊!可是陳理佑眼中卻只看見他,我不甘心……不過是比我早認識陳理佑而已……」從少女的語氣裡,可以聽出她是個對自己相當有自信的人,偏偏這份自信遇上喜歡的人就被戳個粉碎。

   

夏微薇張口欲言又止,似乎想說什麼,但也知道好友肯定聽不進去,認識這麼多年她也知道關安儀雖然活潑開朗,可是骨子裡有種頑固,當她認定某件事時,就算拿十匹牛也拖不回,不狠狠受創不會死心。

   

其實對於陳理佑這樣的帥哥,很難有女孩子不喜歡,即使沒像關安儀這般迷戀,但好感是一定有的,尤其陳理佑的名聲一向很好,沒有女朋友、雖然他跟韓靖的關係在旁人眼中撲朔迷離,但這並不妨礙其他人對陳理佑有好感,就算不是像關安儀這樣迷戀,但跟他說個幾句話就會開心也很正常。

   

這個年紀的少年少女,誰沒有夢想過小說或電影情節裡頭的純純愛戀。

   

夏微薇其實也很欣賞、或者說對陳理佑有好感,可是陳理佑偏偏是關安儀喜歡的人,因此她沒辦法對好友坦然告之,就怕關安儀一怒之下跟她絕交。

   

關安儀自從喜歡上陳理佑且緊追不休後,明明八字都還沒一撇,就已經對陳理佑莫名地有種佔有慾,夏微薇猶豫過後還是決定讓自己的好感爛在肚子裡,她覺得自己還年輕,誰沒有那種開不了花結不了果的初戀,也不是非陳理佑不可,所以她很快就決定要放棄了。

   

關安儀是到他們班上跟她借課本時對陳理佑一見鍾情的,讓沒來得及跟好友分享自己淡淡的好感時,關安儀就興奮的告訴她,她喜歡上陳理佑,那時夏微薇的心情是複雜的,可她也不能說什麼公平競爭。

   

因為她身為陳理佑和韓靖的同班同學,自然比關安儀清楚,陳理佑雖然不愛說話、對同學算不上親切,可那種天生不怒而威的沉穩氣質,卻讓周遭的人不由自主地以他為中心,人緣好得不得了,但即使是這樣,對陳理佑而言,最重要的大概還是韓靖,想讓忠犬改性子是相當困難的一件事。

   

就算她自己也有幾分喜歡陳理佑,也幾乎在看著那兩人互動時放棄了,要是她的男友這麼處處關懷、無微不至地照顧青梅竹馬死黨,把對方看得比自己重要,她怎麼能夠接受得了。

   

而且如果真在陳理佑面前問「我和他誰比較重要」──肯定是個愚蠢的問題,她就從別人口中聽過陳理佑的第一個小女友就是這樣被甩的。

   

連女朋友都慘敗,何況是關安儀這個對陳理佑而言八竿子打不著的隔了幾班的同學?

   

 

只是不管她怎麼勸阻,關安儀還是不死心,被拒絕之後垂頭喪氣沒幾天,又磨著她拜託她幫忙約陳理佑。

   

其實這讓夏微薇心中有些堵的,試想,好友拜託你幫忙撮合她跟你自己有好感的男生,就算她知道自己跟陳理佑不可能,心裡還是有些不舒服。

 

 

創作者介紹

妖夜迴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