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不過話說回來,既然那女孩會這樣說,代表應該也不只她一個人這樣認為吧?他果然是和陳理佑太黏TT了。

   

但也不能怪別人會這麼想,從發現自己有陰陽眼之後,他就一直對此相當困擾,除了那些斷頭殘肢的阿飄之外,有更多乍看之下與一般人無異,甚至還有些在大太陽底下行走都沒事,幾乎要讓他分不清哪些是活人哪些是死人,所以爺爺才會帶他去封掉大半,但要真正的寧靜,大多時候還是需要陳理佑在身邊。

   

因為陳理佑知道他的情況,不會把他當神經病,更且陳理佑的體質是經過老師傅認可的極楊絕緣體,絕對看不到的那種,有陳理佑在,如果遇上他看到但又不確定的,也可以找陳理佑幫忙確認一下,久而久之,陳理佑就無時不刻地待在自己身邊了。

   

自從發現陳理佑這個「功能」後,他就習慣身邊有對方,但是他忘了,他們不可能像這樣一輩子待在對方身邊,他也不能像這樣一直依賴對方。

   

他們以後還要娶妻生子,若是兩人世界一直還有多一個人,陳理佑未來的老婆肯定也會介意吧?不管那是什麼原因,在另一半眼中絕對是礙眼的。

   

 

 

赫然想起國中的時候,陳理佑也有交過女朋友,那是一個同學的妹妹,人家來告白就順水推舟的交往看看,韓靖當時比較遲鈍,雖然心中感覺有些奇怪,但也笑著起鬨要陳理佑答應,陳理佑也無可無不可的答應了。

   

不過他和那女孩子交往沒一個月,對方就疲倦的要求分手了,原因也是因為韓靖。

   

即使有了小女朋友,陳理佑當時仍是事事以韓靖為主,溫馨接送沒有,噓寒問暖沒有,連恰巧遇上聖誕節也沒禮物更沒和小女朋友出去過節,可偏偏他還是每天和韓靖一起上下學、無微不至地注意韓靖狀況、需要什麼,禮物就更不用說了,不需要別人暗示,他就準備好韓靖的份。

   

小女生也嬌氣,忽略了他們兩人十幾年的交情,一生氣就質問陳理佑,她和韓靖誰比較重要、不陪她就分手之類的威脅都出來了,卻忘記,兩人才不過交往十幾天,在這之前根本也只是陌生人。

   

小女生對陳理佑的了解都是來自於其他女孩子們討論學校的帥哥,以及自個兒兄長和陳理佑算是朋友,聽過哥哥提及過陳理佑的事,可這些都只是片面之詞,她對陳理佑根本就不了解,交往什麼的,其實對喜歡都只是懵懵懂懂,更不要說愛不愛的了,有個帥哥男友的驕傲其實遠遠大於那些喜歡。

   

所以她也忘了,在薄弱沒有什麼感情基礎、對方甚至還沒喜歡上自己的情況下,這樣威脅無疑是挖坑給自己跳。

   

陳理佑當下也很爽快的說了聲「好啊」,讓小女生傻眼,完全沒想到,陳理佑會連半分猶豫或挽留都沒有,就這樣乾脆的答應了。

   

所以答應後那小女生反而紅了眼,不敢置信地直追問陳理佑是認真的嗎之類云云,讓陳理佑相當不耐煩,說要交往的是她,說要分手的也是她,如她願了卻又糾纏不休,欲擒故縱這把戲對陳理佑這種性格的人來說,只會讓他厭煩,絕對不會讓他產生多餘的興趣。

   

而且陳理佑其實在一開始小女生跟他告白的時候,就有先明言,因為從小一起長大的韓靖身體不好,他大部分的時間需要照顧對方、陪著對方,小女生當初也說沒關係,現在又跑到他面前質問誰比較重要這種問題,對陳理佑而言除了無理取鬧之外再沒有其他解釋。

   

 

 

第一個這樣,第二個也這樣,到第三個之後,陳理佑就乾脆直接通通拒絕,說他暫時不想交女朋友,因為他覺得女孩子太麻煩太口是心非了,他沒那心思捧一尊公主在那伺候著。

   

不過他在這麼想的時候,倒是忘了他小心翼翼供著護著的韓靖,其實一點也不輸她們,何只是公主,那根本是女王與忠犬,所以說,這一切都只是那完全是有心無心的差別而已。

   

這麼仔細思考下來,韓靖就有種愧對於陳理佑的感覺了,是因為自己的存在,妨礙了陳理佑交女朋友的機會,要不是事事以他為主,怕他又看見不該看的,或是沾染上什麼不好的東西,陳理佑也不會一直跟著他。

   

因為自己的緣故,其實陳理佑應該也放棄不少東西吧?像陳理佑喜歡的籃球,雖然他現在還是在籃球校隊中,不過當初完全可以到更注重籃球隊的高中去,早就有好幾間學校的老師和教練向他拋出橄欖枝,但偏偏因為他考上現在這間學校,陳理佑也決定來這所高中唸書。

   

不能再這樣下去,或許他該試著獨立與習慣身邊沒有陳理佑的生活,因為他們不可能永遠在一起,總不能以後他或陳理佑各自結婚,還這樣黏呼的吧?

   

其實這麼多年下來,韓靖也多多少少稍微習慣一些了,不過那也只是一些些,畢竟他現在可以看見的不是大兇的厲鬼,就是極善、成為親人守護神的那種陰神,就像他們保健室的校醫,身邊就跟著一個和他長得很像、很親切的少女。

   

他想到封住他大部分能力的胡爺爺就曾問過他,願不願意跟他學一些術法,並不是要他去當神棍什麼的,最主要還是讓他自己能夠自保。

   

或許,他是該去找胡爺爺學一些吧?就像有學習防身術的人,面對歹徒能夠鎮靜一些,當他有能力自保,也就不需要讓陳理佑浪費那麼多時間在自己身上,他也不用那麼恐懼了。

   

想到這裡,韓靖在心中默默下了決定。

 

                      ※          ※         ※

   

陳理佑在學校的浴室稍微沖洗完那一身汗後,便到圖書館去找韓靖,他們學校因為有一些住校的學生會在圖書館晚自習,所以基本會開到九點,所以有時候陳理佑社團活動稍晚一些也沒關係。

   

最早陳理佑還會擔心韓靖每天這樣待在圖書館會不會太枯燥,不過韓靖到是不介意,雖然說陳理佑每天護送他上下學是當初害慘他之後的代價與責任,但他也不希望剝奪了陳理佑少數有興趣的活動。

   

陳理佑頂著一頭半乾的頭髮走進圖書館,半點猶豫皆無的往靠球場那邊的窗戶走去,然後看見那趴在窗邊位置上小睡的少年,他不由得放慢了腳步來到對方身邊。

   

陳理佑低頭凝視著那張無比熟悉的睡顏,沒戴眼鏡時看起來分外柔和,少了那股精明犀利,據說韓靖母親那方在幾輩以前還有俄人血統,所以有時候一些子孫還會帶有點外國人的感覺,韓靖的鼻子就非常高挺完美,五官略帶混血兒的味道。

   

大概也是因為那隻血統的關係,韓靖膚色偏白,但不是白人那種草莓牛奶白,而是像淡奶茶般的溫潤色澤,再搭上他淺粉色的唇瓣,韓靖給人的感覺活脫脫地就是個等身洋娃娃,但不顯得娘氣。

   

就像大他十歲的表姊家裡那幾尊BJD一樣,精緻無瑕,宛如藝術品。

   

 

韓靖長得其實相當漂亮,不過因為大多時候他都非常低調且不愛說話,偶爾有人想跟他攀談,被那雙鏡片之下的黝黑眼珠盯著瞧時,會有種被看透似的心虛不自在,久而久之大家就會下意識地避開他,也不是想排擠他,只是會覺得跟韓靖多說一個字都會有種褻玩了對方的感覺,而韓靖就在莫名其妙的情況下被冠上個高嶺之花的戲稱。

   

不是不想接近他,只是接近不了,全校能夠對韓靖的淡漠視若無睹的,大概也就只有陳理佑了。

   

大概是陳理佑除了打球之外,大多時間也都一副剛硬冷肅的模樣吧,不過他身上沒有那種難以親近的氣息,所以向他告白的人往往比韓靖要多。

   

當然其實也有勇者無懼地想跟韓靖告白的,只是通常都會因各種阻礙,韓靖以為自己從未收到過的情書其實是有的,不過都被陳理佑給收拾乾淨完全沒影,韓靖自然就不知道那些情書的存在。

   

害羞不敢當面給所以偷偷放進他抽屜或書包的,會被陳理佑先抽走,大膽一點想去攔阻韓靖下來給他的,會被陳理佑先擋下或繞開,更不用提那些請陳理佑幫忙轉交的了,總而言之到最後都只能不了了之。

   

韓靖大概沒想到自己的桃花也順便被陳理佑這個超級避雷針給避掉了。

   

 

不過陳理佑也做得相當不著痕跡,起碼沒人發現也沒人看出他究竟私底下收拾掉多少要給韓靖的情書,而那些遲遲沒收到韓靖回覆或赴約的少年少女們,自然以為是韓靖對他們無意,所以也不想回信或赴約,脆弱的玻璃心也受不住二次打擊,不敢主動到韓靖面前詢問,結果就這樣不了了之。

   

但話說回來,其實韓靖雖然相當聰穎,可耐不住他的情商低,低到有些遲鈍,所以要他韓少爺從別人的眼神中感覺到愛慕或期盼什麼的,其實不大可能,結果就造成他誤以為自己沒什麼人喜歡的錯覺。

   

 

其實千錯萬錯都是他的人形護身符的錯,不僅擋掉了妖魔鬼怪,還順帶擋掉了他的朵朵桃花。

 

創作者介紹

妖夜迴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