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那東西咧著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以緩慢速度朝自己移動過來時,韓靖急得眼淚都要掉下來,他看著旁邊一些走過身旁的同校學生,想呼救又喊不出口,他想起之前被同學當成腦子有問題時的怪異眼神,知道那些人看不見這個人,就算他呼救了,也不會有人理他,但如果不喊……

   

就在他看著那個男人越靠越近,大概只剩十來步距離的時候,他突然看見那男人的詭異笑容僵住,甚至變得有些猙獰的時候,他的手臂突然被人抓住然後往後一拉地讓他回過頭。

    

 

「韓靖,我叫你那麼多聲你幹麼不理我!」有些喘的熟悉聲音鑽進耳中,韓靖有些恍惚地看著眼前這張臉,從來不知道自己會有聽見這聲音還感激萬分的時候。

   

他愣愣的看著對方,然後又轉頭看向方才那男人所在,那男人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你…你怎麼了?」陳理佑看著韓靖快要哭出來、卻又強忍著的蒼白臉龐,心中微微一跳,他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突然覺得這個以前討厭得要命的傢伙其實長得很可愛,比他們班最漂亮可愛的林筠織還可愛。

   

 

韓靖扁著嘴,甩開陳理佑抓著他的手,用手背抹掉自己眼中的淚水,自尊心讓他不想在陳理佑面前掉眼淚,那會讓他有自己輸給這傢伙的感覺。

    

「你走開啦!」帶著些許彆扭任性的聲音軟軟地響起,不知怎地,陳理佑卻更加覺得心中有什麼被戳到似的軟成一灘。

  

 韓靖推開他之後回過頭打算往前走,但才踏出一步就又僵住,刷白臉地看著前方動彈不得。

   

怎麼了?陳理佑看他又突然不走了,順著他的視線往前看,什麼也沒有,但他就像是看見什麼似的一直盯著前方。

   

陳理佑本來想問他在看什麼,但話到了嘴邊突然又嚥回去,想起那天回家之後,爸媽告訴他什麼是陰陽眼,就像那些可怕的鬼片一樣,他可以想像那一定很不好受。

   

韓靖是不是看到什麼,所以臉色才會那麼難看?

   

 

正如陳理佑所想的,韓靖的確看到了不該看的東西。

   

原本以為已經消失不見的詭異男人,正在幾公尺之外疵牙裂嘴滿臉凶惡的看著他,但像是有什麼東西阻擋了他的靠近,讓他只能在那邊張牙舞爪地看著韓靖。

   

其實一開始韓靖在醫院裡第一次看見那個飄在窗外的大哥哥時,對「鬼」的概念並不深,也不覺得有哪理特別可怕,但那是因為那個飄在窗外的鬼其實也沒有什麼惡意,接觸時間也不長,可之後看得越多,越是讓他對那些存在恐懼。

   

 

突然間,小小的手掌傳來一陣溫暖,那個可怕的男人又瞬間消失在他眼前,讓他愣了一下,接著轉過頭再看向還沒被他氣走的陳理佑。

   

陳理佑滿臉認真地望著他,眼中像是在說「不要怕,有我在」似的,小手緊緊握著他的手不放,讓原本微微顫抖的韓靖,不知不覺地冷靜下來。

   

他看著陳理佑發呆了一會兒,眉頭也微微蹙起,低頭看著兩人握著的手思考了許久,然後又轉頭看向那個消失的男人的方向,在陳理佑還沒反應過來時掙脫甩開。

   

陳理佑愣了下,還沒開口說些什麼,便滿臉詫異地低下頭看著這次韓靖主動牽過來的小手,可同樣還未反應過來時,韓靖又放開他,如此地反覆了數次,讓陳理佑一臉莫名奇妙地看著韓靖,但他也沒惱怒,只是默默地看著韓靖,想知道他在做什麼。

   

至於韓靖如此反覆實驗了幾次後,終於確定了他的臆測,不由得扁了扁嘴,秀氣的小臉上帶著一些不情願與不甘。

   

太讓人生氣了,沒想到......沒想到這傢伙還能讓他看不見那些討厭的東西?

 

   

 

從那一天起,發現陳理佑這天然護身符的用處,並回家告訴雙方家長後,韓靖就註定開始一段漫長的、有跟屁蟲的日子。

   

對於自家兒子害得韓靖這麼慘,能有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陳爸爸陳媽媽自然是連忙讓兒子當起小韓靖的保鑣,甚至還為了方便兒子跟韓靖一起上下學,搬到他們家對面當鄰居,並且勒令陳理佑以後得乖乖聽韓靖的話,不可以欺負韓靖。

   

而這也開啟了陳理佑的忠犬生涯。

 

                    ※            ※            ※

   

從久遠的記憶裡回過神,韓靖嘴角勾起一抹意義複雜的笑容。

   

那時的他,還真沒想過相看兩厭的陳理佑會有跟他這麼要好的一天,大概是因為愧對於他的關係,陳理佑一直對他言聽計從,非常盡責地當他的保姆,這麼多年下來,變得更加早熟沉穩,完全沒有兒時那種幼稚霸道。

   

所有人都覺得他們這對竹馬竹馬交情很好,非常信任對方,即使每次有人想挑撥離間,也都被陳理佑給喝斥走,可大概沒人想到,他們也曾經有這麼相看兩厭的時候。

   

韓靖也覺得人真是種不可思議的生物,以前明明那麼討厭,現在卻比任何人都要好。

   

視線又轉回籃球場上,但此時卻不見那熟悉的身影,讓韓靖愣了下,眼珠子轉了轉,看見那抹熟悉的高大身影正和一纖細窈窕的背影往角落走去,讓他微瞇起雙眸,手指在桌上輕敲兩下,便起身往那兩人離開的方向走去。

   

他也沒離開圖書館,只是繞到後面外部安全梯的地方,想看那兩人要做什麼,偷窺可恥什麼的他才不在呼。

   

才剛就定位,他就聽見一道嬌嫩的女音鼓起勇氣告白的聲音。

    

 

「陳理佑,我喜歡你,請你和我交往好嗎?」

   

雖然早已預料到這樣的場面,可當親耳聽見時,韓靖覺得這場面還挺震撼的。

   

他從上方探頭偷窺,發現那滿臉通紅的女同學長得還挺漂亮,絕對稱得上是美少女,和陳理佑站在一起的畫面相當登對,讓韓靖胸膛裡湧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

   

……這死人臉的傢伙居然也有人喜歡?韓靖頗不是滋味的想。

   

陳理佑是越長越好看,不是所謂的花美男,但剛毅俐落的輪廓與比例極好的五官,加上又打得一手好球,使得陳理佑無論在男性或女性之間都相當吃香,即使跟小時後的性格差很多,總是擺著一張酷酷的死人臉,依然不減他的人氣。

   

韓靖知道他很受歡迎,也知道跟陳理佑告白的人肯定不少,陳理佑書包裡被偷塞的情書他可沒少見過,但是像今天這樣的現場告白,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自覺自己長得也不差的韓靖,忍不住扁了扁嘴。

   

自己也沒長歪啊!不是他老王賣瓜,但他的長相從小到大是人見人誇,說是美少年一點都不為過,長得也不娘娘腔,可是為什麼他都沒收到半封情書、或是有人跟他告白呢?反而是陳理佑這傢伙還搶先他一步。

   

美女告白……這傢伙豔福真不淺,這麼快就要交女朋友了。

    

 

「……很抱歉,關同學,我目前沒打算和誰交往。」陳理佑冷靜地婉拒了少女的告白,一點都沒有被人告白的錯愕或激動,冷靜到韓靖在一旁偷聽都覺得有些意外。

   

不過聽到陳理佑拒絕那女孩,韓靖除了訝異之外,方才那種酸不溜丟的感覺似乎在瞬間消失得一乾二淨,只是此時的他並未注意到自己這種奇怪的心情。

    

 

「是……是因為韓靖嗎?」在陳理佑準備轉身離開時,韓靖聽到那美女同學突然衝動地脫口而出他的名字,不由得一愣,無法理解怎麼會在這時候莫名其妙的提到他。

   

「什麼意思?」陳理佑因為她這話而停下腳步,只是反應依舊冷淡。

   

 

那女孩被陳理佑略帶不高興的語氣給嚇一跳,本來她也是因為不甘願而衝動的脫口而出,話一說出口她就後悔了,只是沒想到陳理佑會有些不高興。

   

但是看著陳理佑她覺得不弄清楚又有些心有不甘,掙扎了一會兒還是將自己聽到的傳言說出來。

    

「你和韓靖……大家都說你們形影不離的…很曖昧,你們……」

   

聽見有人說他和陳理佑很曖昧,韓靖臉上露出相當不可思議的表情,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有被人當作和陳理佑是一對的一天。

   

他和陳理佑?沒搞錯吧?他們可都是男的,要不是因為自己那破陰陽眼能力,他們哪會這樣形影不離。

   

陳理佑沒反駁,或者是懶得對這種荒謬言論置喙,轉身就打算離開。

   

「就算你們被當成同性戀也不在乎嗎?你如果不跟我交往,我就去說我看見你們在接吻。」美女同學不甘願的在他身後喊,讓陳理佑第二度停下腳步。

   

 

但這一次,陳理佑森冷的眼神讓對方渾身一僵,覺得像是掉入冰窖般,陣陣森冷。

   

「希望關同學不要做出如此愚蠢掉價的事。」說完這句話陳理佑就不管對方的離開了,過了一會兒韓靖就聽見空中傳來少女低聲啜泣的聲音。

   

陳理佑這傢伙還真是不客氣……韓靖挑挑眉,不動聲色的離開,但對那美女同學一點同情的感覺都沒有。

   

反正又不是他拒絕人的,關他何事呢?而且他幹麼同情一個因為吃醋就想抹黑自己的人,又不是吃飽撐著沒事幹。

 

 

 

創作者介紹

妖夜迴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