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夏日午後,靜謐的圖書館裡,學生並不多,大概是這年紀的高中生並不是那麼喜歡閱讀,平時滿滿填鴨式教育所看的東西,就已經讓許多莘莘學子懶得再看這些課外讀物,寧可去看被師長們視為邪物的漫畫小說放鬆心情,因此,圖書館裡總是只有三三兩兩的幾個學生。

   

學校通常是四點二十放學,大多數的學生在這時間過後就如同被放出閘的鬥牛狂奔而出,只剩下一些住校生或是上補修課的學生、以及體育社團的學生還在校內。

   

圖書館靠窗邊的位置,坐著一名少年,桌上攤著一本已經許久未翻頁的書,只見他支手撐著下顎,望著玻璃窗外的景色。

   

他們圖書館旁邊就是學校的籃球場,時不時都可以聽見學生們在籃球場裡跑跑跳跳以及球類碰撞的聲音傳來,當然一定會有人抱怨在該保持安靜的圖書館旁邊是籃球場會很吵鬧,可學校的腹地就只有這樣,抱怨來抱怨去最終也是不可能把籃球場給換個位置。

   

 

少年挑選的位置很剛好,可以看見籃球場內的情景,他此時的注意力全在籃球場上某個學生身上,而不在面前攤開的書上頭。

   

看著那抹在球場上飛揚的身影,他想著自己和對方認識多久了。

   

 

兩人因為雙方家長是換帖與手帕交的良好關係,幾乎是一出生就在一起,不過小時候的他們關係並沒有像現在這麼好,好到幾乎形影不離的地步,甚至可以說是相看兩厭吧?

   

對方嫌他是個虛偽裝好孩子的,他嫌對方太過粗魯沒大腦,兩人總是針鋒相對,會有現在的情況,或許該歸功於他們小學一年級時的意外,徹底改變了兩人,不過對於那個意外,老實說他到現在都還沒辦法說那是件好事。

   

因為那個意外,讓他留下了一個丟不掉的附贈品,還一度差點被帶去看精神科醫生。

   

 

那個附贈品就是讓他多了一雙陰陽眼。

   

 

因為這個原因,他媽媽有好一陣子都不敢靠近自己這個兒子,畢竟誰都不希望自己的小孩沒事在家裡突然指著空無一人的地方說那邊有陌生人,這樣心驚膽跳的生活誰還過得下去。

   

後來是他的爺爺見識廣多,帶他去找一個老友,稍微地封起他的陰陽眼,但也不是說完全封住,只是看不見一些較弱小的靈,畢竟太弱小的其實也沒什麼害,只有那些帶著強大怨氣的才會傷人。

   

不完全封住他的陰陽眼,是因為他既然因緣際會地擁有了這能力,就代表上天需要他看,如果真遇上那種厲鬼,能看見避開當然好過於傻傻被害。

   

不過,看得見那些鬼靈其實對他而言還是挺不舒服,主要是因為有不少意外身亡含恨而終的鬼魂,樣貌都停留在最慘的那一刻,任誰動不動看見血肉模糊的畫面都不會覺得很美,除了那些嗜血的殺人狂。

   

 

至於跟那個害慘他的傢伙便成形影不離的莫逆之交,其實還是有另一個原因與契機。

   

他的思緒不禁遠飄至多年前。

 

 

                        ※         ※        ※

   

自他落水差點溺斃那天起,韓陳兩家不免產生些許嫌隙,但畢竟是多年好友,因為這樣而失去多年的友誼其實也相當可惜,因此陳家家長就帶著豐厚禮品上門來道歉。

   

還有被胖揍一頓,安生不少的陳理佑小碰友。

   

 

「阿樂、之嘉,今天帶這臭小子來,是來跟你們道歉的,是我們沒把孩子教好,小孩子不懂事,玩笑開大了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他也已經受到教訓,就請你們大人不記小孩過吧!」陳爸爸慎重地低頭道歉,一向乾淨爽朗的臉上也帶著些許憔悴和明顯自責。

   

其實發生意外的當時,陳爸爸就已經帶著陳理佑趕到醫院向好友夫婦道歉,但那時韓靖還在急救,畢竟搶救起來得有點晚,當下雖然救回一口氣,卻不知道腦袋缺氧好一段時間的韓靖還會不會清醒。

   

韓爸爸看著好友認真的請他們先回去,畢竟這兒子若真救不回來,再多的道歉也沒用,這朋友也還不知道能不能繼續當下去,而他不想在當時將怒火發洩在好友與一個孩子身上,要他們先離開,是怕情緒失控把話說得太難聽。

   

 

 

後來孩子清醒了,卻又發生一件讓韓家夫婦擔憂困擾得沒空告訴陳家夫婦這件事的狀況,差點沒將膽小的韓媽媽給嚇破膽。

   

那就是韓靖清醒沒兩天,突然一臉困惑的問韓媽媽為什麼那個大哥哥一直站在窗邊看著他,讓韓媽媽反射性的往窗戶看去,卻什麼也沒看到,緊接著便是一陣毛骨悚然,他們這間病房在七樓啊!外牆也沒有任何立足之地,不可能有人惡作劇地站在外頭,那麼韓靖看到的是什麼?

   

韓媽媽只是要兒子別亂說,可是卻心若擂鼓。

   

自己兒子是什麼性格她很清楚,韓靖是個乖寶寶,從來也不愛耍孩子脾氣,更不愛說謊,更不會開這種玩笑,而且,這個年紀的孩子哪知道鬼啊什麼的。

   

後來韓媽媽忐忑不安的在買午餐時,從一個長期住院病人家屬口中打聽到,他們那間病房幾年前曾有一個病人,因為傷後截肢而罹患憂鬱症,最後跳樓自殺,讓她立刻就想到韓靖說的大哥哥。

   

一想到兒子可能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東西,就嚇得半死,跟醫生確認過沒什麼其他大問題後,連忙將孩子給接出院。只是這一切似乎已經來不及,超乎韓家夫婦的失控。

   

 

韓靖開始看見一些不該看見的東西,一開始他也會天真而困惑的問韓媽媽,那個誰為什麼在那邊,誰又受傷不去醫治,各種天真卻毛骨悚然的發言讓連日來擔憂辛勞的韓媽媽因此而有些精神衰竭,下意識地畏懼與有意無意地淺少與兒子的接觸。

   

人都是眼不見為淨的生物,不知道就能當做不存在,可是對於一個可能隨時提醒你身邊有未知存在的孩子,那心臟得更強悍,可惜韓媽媽並沒有那麼剽悍的心臟。

   

而韓靖不笨,一次兩次下來後,他當然也發現韓媽媽眼中的驚懼與閃躲,還有別的人竊竊私語與異樣眼光,以及偶爾一些情況比較可怕的厲鬼,他意識到自己這樣是異常的,也開始感到害怕,本來就是一個不多話的文靜小孩,變得更加沉默寡言,讓韓爸爸看得心疼。

   

也因為這樣,對於要不要原諒陳理佑,韓爸爸韓媽媽當然一開始心底也很介懷猶豫,畢竟他們原本和樂的家現在氣氛都變得不太對了。

   

 

但在看見那調皮搗蛋的好動兒童似乎也受到相當大的驚嚇與教訓,變得安靜沉穩後,眼中充滿不安與愧疚後,他們也稍稍地釋懷了。

   

 

那也只是個不懂事的孩子啊!他也沒想過一時的惡意會差點害死韓靖吧?

創作者介紹

妖夜迴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