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值班結束後,朝倉一個人匆匆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趕著回家。

   

 

自從家裡多了兩個人之後,氣氛就變得非常微妙,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讓那兩人獨處,免得哪天一回到家就看到天童要橫死在他家,但他不可能不工作就只待在家裡,所以對於那兩人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他一直非常忐忑。

   

簡直就像是養了一隻蛇和一隻倉鼠在家的感覺,他知道天童要面對聖的時候,都會不自覺的緊張,他也知道原因,但也什麼都不能說,因為他自己也還搞不清楚到底聖還隱藏了什麼樣的秘密。

   

幸好三人的時間都還算能夠錯開,在他上班的時候,天童要也會乖乖的去上學,下課時就待在學校圖書館或是外面的書局、咖啡廳之類的地方去唸書,直到蹭到他下班的時間才會回去,他想著小孩子不好太晚回家,也都會盡量趕回。

   

 

但也因為這樣對天童要的重視,讓某人大喝酸醋,對天童要的態度愈發惡劣,讓他不知道到底該怎麼做才好。

   

和男人一樣對天童要態度惡劣的話,他怕被瞧出什麼端倪,雖然他也不希望男人再繼續做些犯罪的行為,知道自己不該這樣包庇對方,但只要對方在自己身邊,他好像就會不由自主地忘記初衷。

   

而且這孩子其實什麼錯都沒有,唯一的錯或許就是那天生殘疾帶來的原罪,那些人只是為了自己的孩子而瘋魔了。

   

至於自己也很想知道當年到底發生過什麼事,能讓一個人如此恨著那麼長的一段時間,甚至……他覺得從那之後,男人變得非常討厭「人類」,對於人命的不在乎也是從那段時間開始出現跡象,並不僅僅是天童家的人而已,他是男人唯一還會溫柔微笑以對的人,而阿姨和鷹司則是勉強不會讓男人露出厭惡之色的存在。

    

 

 

「朝倉先生!」不陌生的少年音在他身後響起,讓朝倉的腳步停頓下來,側身看著那匆匆自地鐵站跑出的身影。

   

 

 

自那件事情發生以後,天童要不僅在他家住下,還開始試著過這些對其而言稱得上是平民方式的生活,雖然還是在原本的私立學校就讀,但他開始自己走路與搭地鐵通車上學,而不再過著那樣高高在上、不知民間疾苦的少爺生活。

   

天童要是很認真的學著這些,雖然就某方面來說他還是衣食無虞,但他覺得自己不能這樣下去,萬一哪天連哥哥都倒下,誰還能給他這樣無憂無慮的生活?父親的死亡給他太多太大的震撼,讓他知道不能再像以前一樣依賴著誰。

   

至於朝倉先生……天童要看著對方只能算是清秀俊雅,但不特別顯眼的平凡外表,卻覺得對方讓他感覺格外安心、想親近對方。

   

這種感覺是當時在船上認識朝倉先生時就已經隱約產生,只是他身邊當時還有鹿見,不會想跟誰格外親暱,但在發生一連串的事情後,他雖然忌妒朝倉先生,卻也莫名地產生一種雛鳥心態,覺得對方是自己唯一的浮木了。

   

 

 

朝倉看著對方那粉撲撲的臉蛋,靦腆笑容看起來還是那樣純稚,心中一陣嘆息,也難為這孩子還能保持自己,沒有因此而變得憤世忌俗,只是,如果被他知道那件事……恐怕他再也笑不出來的吧?

   

這樣難得乾淨的孩子,朝倉由衷地希望他能一直保持下去。

    

 

 

「這麼晚?」朝倉問著,但其實他也知道天童要拖著時間不回去的原因,他也是怕天童要先回去了,跟聖獨處會尷尬才趕著回去,所以在路上遇見也沒什麼不好。

   

「在學校圖書館唸了一會兒書,然後搭地鐵時差點下錯站。」天童要靦腆笑著回答,因為一直以來都是有司機專送他上下學,對於這些人擠人且分秒必爭的通車方式還不是很習慣,但總體而言還算能夠適應。

   

朝倉看了看他,忍不住摸摸對方的腦袋,露出溫和笑容,有種鼓勵的意味在,而這舉動也讓天童要不好意思起來,同時心中也有種暖暖的感覺。

   

 

 

「小貴。」突兀的聲音突然插入,讓朝倉和天童要同時一愣,然後就看見朝倉迅速地縮回了手,轉頭看向那神出鬼沒的男人。

   

天童要心口在聽見那個聲音的時候,也「喀噔」了一聲,跟著朝倉的視線看過去,果不其然地看見那男人拿著一個超商的袋子朝他們走來。

   

即使穿著簡單的休閒服,手裡還拿著塑膠袋,還是無損男人那高大俊美的顯眼外表分數。

   

像神祇般男人,朝倉覺得這是最適合也最貼切的形容了。

   

 

 

「聖,你怎麼……」沒想到男人會出現在這邊,朝倉聽見他的聲音縮回手並非心虛,而是知道男人對他的佔有欲甚強,連他主動接觸別人都會吃醋半天。

   

更甚至只要對他稍有念頭的人……想起過去那些為了自己而慘死的人,朝倉不由得在心中苦笑,他可不想因為自己的無心之舉害死天童要。

    

「當然是感覺到你在附近啊!」聖笑咪咪地走到他身邊,伸出空著的那隻手摟住朝倉的腰,一點也不管這是在大庭廣眾之下。

   

 

朝倉一瞬間僵了一下,然後皺眉露出有些困擾的表情。

   

他沒有直接推開聖,只是用眼神瞪過去,要聖放開他,別在外面對他毛手毛腳,雖然他不介意聖的親暱之舉,但這種地方還是收斂些的好。

   

 

 

不過或許是聖那種外國人般的外表迷惑了旁人,大部分的人都只是覺得外國人嘛!肢體語言多了點沒什麼,可一旁的天童要卻知道,那並不是什麼外國人的習慣,而是這個男人刻意做給他看的行為。

   

他可以感覺得到對方一直對自己抱持著強烈敵意,一開始或許他不曉得自己哪裡惹人厭了,但在知道這男人與朝倉先生之間的關係後,他也明白為什麼對方討厭自己,更不喜歡自己和朝倉先生有什麼親近之舉。

   

意識到這點時,天童要心裡其實是有些不滿的,這男人憑什麼阻止他和朝倉先生親近呢?

 

創作者介紹

妖夜迴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