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你幾點下課?」在校門口停下的時候,陸時衍突然隨口一問,讓他怔了一怔,差點反應不過來。

   

陸警官……問這做什麼?該不會真的下午還要來接他去買腳踏車吧?

    

「呃、陸警官……刑警應該都很忙吧?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不用這麼麻煩你的。」雖然覺得被人關心被人這樣親切對待是很棒的,但又有些不自在的彆扭與不習慣。

    

陸時衍似乎想說什麼,但在他開口之前,突然有人敲了敲他駕駛座那邊的車窗,讓他轉回去,有些意外地看著微彎腰敲著他車窗青年,緩緩降下車窗。

    

「寧熙。」陸時衍雖然知道卓寧熙是這個學校的學生,也是隋仁的同學,但還真沒料到會在這裡碰上他。

   

「陸大哥,你怎麼會在這邊……咦?」卓寧熙看見陸時衍的車子時還以為是自己看錯,發現是陸時衍的車牌號碼後,又忍不住擔心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才會在校門旁看見陸時衍的車子,忍不住來敲車窗詢問,但更讓他訝異的是看見副駕駛座上的人那瞬間。

   

「隋仁?」看見兩個應該沒交集的人突然同搭一輛車,陸時衍還送對方來學校,要說卓寧熙不意外是不可能的。

   

「你這位同學昨天下午出車禍,我也差一點成為追撞他的人,不過幸好我剎車得及,只是他車子壞了,所以就送他一程。」陸時衍說完,就看見好友的這位寶貝姪子先是一怔,臉色變得有些凝重。

   

「車…禍?」卓寧熙往隋仁看過去,擰起眉頭,確認他這位好同學沒事才緩緩鬆開眉頭。

   

「昨天不是要你騎車小心一點?」卓寧熙瞪著隋仁,略帶責備的語氣使隋仁反射性地縮瑟了一下。

    

嗚…以前怎麼不覺得寧熙有這麼像個嚴格的哥哥……

   

卓寧熙揉揉眉心,再度因為夢境成真而頭痛不已,不過,還好隋仁看起來只有一些輕微擦傷,比起他夢中的慘況真的是不幸中的大幸。

   

只是……就某方面來說這個夢其實也只達成了一半,並未完全實現,以結果來說,也意味著有什麼改變過了。

   

是什麼變數呢?卓寧熙來回看著隋仁和帶著淡淡微笑的陸時衍,赫然想起,陸時衍並未出現在他那場夢境中,那麼,他會是那個變數嗎?卓寧熙不由得在心中臆測著。

   

但不管怎樣,這改變總歸是好的,起碼已經把傷害降到最低。

   

 

「那個,陸警官謝謝你送我一程,我去上課了。」隋仁急急忙忙地道謝,然後下車準備進入校園。

   

「不管怎樣,陸大哥,還是替我這位同學謝謝你的幫忙了。」卓寧熙看看他然後再跟陸時衍打聲招呼後,才和隋仁一同走進學校內。

   

 

 

陸時衍看著他們的背影,一邊心想看來他們的交情似乎還不錯,他知道卓寧熙是個像小老頭一樣認真老成的小孩,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他也就不用太擔心了。

   

那個叫隋仁的孩子身上,總覺得有種寂寞的氣息,隱匿在那看似開朗的表情下,讓他忍不住的在意。

 

   

看著跟在卓寧熙身後進入教室,還明顯身上有著包紮痕跡的隋仁,韓靖想起昨天下午卓寧熙說過的話,縱使他見過那麼多稀奇古怪的事情,也有種發涼的感覺竄過後頸。

   

不會真的那麼巧吧……韓靖對於卓寧熙昨天說的話突然在意起來。

   

「你……又出車禍了?」韓靖上下看了看這位倒楣出名的同學,然後看對方露出尷尬又無奈的表情。

   

「呃,只是輕傷沒什麼事情啦!也沒斷手斷腳。」隋仁搖搖手表示自己沒什麼大礙。

   

預知夢……嗎?韓靖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說起來,他從小到大發生那麼多的事情,但還真不曾做過什麼預知夢,有鬼來託夢倒是有幾次,畢竟預知夢就跟人的命運一樣,天機不可洩漏,說破並更改命運的人往往自身也會受影響,這點,他很清楚。

   

所以對於卓寧熙的夢雖然有些好奇,但韓靖絕對不會打破砂鍋問到底,不是他該問該知道的事情,他不會主動去問。

   

 

總之,隋仁也沒什麼大礙就好。

 

                        ※         ※         ※

   

以一個刑警來說,陸時衍絕對可以說是幸運的。

   

年紀輕輕不過三十出頭,破獲的案件大小無數,也從未有遇上什麼危險致命的情況,精準敏銳的直覺與觀察力讓他平步青雲地當上隊長,但這些都不足以形容他的好運。

   

別說他總是能輕易抓到犯人,他的好運是同僚們有目共睹、總愛戲稱是狗屎運的好,連吃根冰棒喝瓶汽水都能抽到大獎的那種好運,就算有人忌妒想陷害也沒用,因為就像他身上有股磁場一樣,那些倒楣透頂的事情遇上他都會繞著走。

   

不過也幸好他不是那種因此而自滿驕傲、認為這世界上沒有什麼能夠難倒他的事情的人,為人謙毅有禮又充滿責任感,面上總是帶著開朗的笑容,如果看見老婆婆要過馬路,絕對還會上前攙扶,各種良好的形象楷模,對婆婆媽媽們而言簡直就是心目中完美的女婿典範。

   

只是這種完美典範通常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焉。

   

 

陸時衍工作這麼多年,周遭想要替他作媒相親的人不在少數,只是奈何他陸大爺總是以公事繁忙、尚未有成家的念頭,來打發推卸掉各種相親聯誼等鴻門宴,只是就算他婉拒了長官與同僚們的好意,仍是無法讓他們死心。

   

在他的辦公桌上,總是長年堆著兩座塔,一座是各類公文,一座是各路英雄好漢…不,應該是這些英雄好漢的女性親朋好友的相親照,這兩座塔每天消化完又會不斷遞補滿滿一疊,累積速度曾讓同仁開玩笑說他的桌子好比聚寶桌,增生速度一流。

   

不過陸時衍也從沒跟誰交往過,就算有時真的婉拒不了得出席一下相親宴,也還是會客氣的向女方說清楚自己的意思,而且他不認為自己的工作有多受女性歡迎。

   

雖然刑事組第一大隊隊長這頭銜看起來好像很威風,但實際上是很危險又時間不定的工作,沒有女性會想要整天提心吊膽地擔心另一半隨時有可能因為工作喪命,在他還是個普通員警的時候,就已經對這點有著清楚的認知了。

   

其實他也不是完全沒和人交往過,最初他還是個小員警的時候,那個交往兩年的女友就受不了一天到晚得擔心,覺得這樣下去會精神衰弱,而要他在刑警工作與她之間做選擇,只是他熱愛自己的工作,最後仍是走上分手一途,從那之後他就沒和人交往。

   

不知道是否因為在那之後,他總是和對他有意思的女性客氣的保持一定距離,雖然親切,但卻沒有誰能成為他的女朋友,讓他陸大爺私底下被同仁戲稱為「超級要塞」,意思是非常難以攻克。

   

陸時衍不是不知道同仁們給他的這個戲稱,只是他也不以為意,畢竟這也沒什麼好介意的,又沒涉及毀謗或人身攻擊,他也就笑笑地聽過就算了。

   

反正自己是個怎麼樣的人,他自己最清楚,與其說他清心寡慾,不如說他是討厭麻煩,對於沒興趣的事情,他也不想多浪費時間。

   

好友卓明雲曾說他是個很極端又矛盾的人,他討厭麻煩,所以他會在麻煩可能來臨之前,盡力地杜絕那些麻煩纏身的可能性,而這些「事前準備」其實並不比那些麻煩本身要輕鬆到哪去。

   

只是如果真遇上無法避免的,他也不會逃避。

   

 

不過說起來……其實他偶爾也會有腦袋抽風,自己將麻煩攬上身的衝動。

 

創作者介紹

妖夜迴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