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一早隋仁就趁著早上空堂的時間,搭著公車到昨天出車禍的地點去,在路口稍微張望一陣後,發現自己那輛半毀的機車後不禁目瞪口呆。

   

媽媽咪呀......他昨天完全沒注意到自己的機車頭已經被撞得稀巴爛,還以為自己只是輕傷,所以車子應該也還好……

   

但現在車子這樣他該怎麼辦啊......隋仁蹲在地上心疼的看著自己的機車,雖然當初買的也是二手車,陪他三四年也摔了兩三次,但這次真的得報廢了吧?

   

想到自己的存款,要再買一輛二手機車可能有些困難,隋仁忍不住的皺眉瞪著悽慘的機車,開始考慮要不要乾脆買輛腳踏車就好,可以節能省碳又比較不會超速出意外。

   

……他可憐的小綿羊啊…….

    

 

「……隋同學?」有些耳熟的聲音傳來,讓隋仁反射性地抬起頭,看見那張不算陌生的臉龐有些意外地看著自己,因為背光的關係,讓他有那麼瞬間,覺得對方像是神怪電影或連續劇中的神祇般,閃閃發亮,甚至有種……有這人在什麼也不用怕的感覺。

   

……他怎麼會有這種念頭啊?電視看太多了嗎?快速晃掉自己腦袋中奇怪的想法,隋仁緊張的站起來,有些侷促地看著男人。

    

「陸、陸警官,你好。」雖然說自己也沒犯罪也沒幹麼,不過在面對一個警察的時候,他這個普通的小老百姓總是會有一點莫名緊張。

    

「你的車子應該是不能騎了,送修的金額說不定還能直接買輛二手的。」陸時衍看了看他的機車,再轉頭望著他說道。

   

聽見陸時衍的評語,隋仁也只能苦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運氣好還是運氣不好,他不是第一次摔車,前幾次是他自己摔很慘但車子沒什麼事,這次卻是人無大恙但卻車子半毀。

   

不過……算了,就當花錢消災吧!就像人家說的,能用錢解決的事情都還算小事,雖然很心痛,可總比重傷什麼的要好。

   

「是啊……」隋仁蹲下來摸摸這輛陪著自己好幾年的車子,上山下海四處遊玩的,也載過幾個正妹,可惜沒有一個人有機會成為這輛車後座的女主人就是。

   

「你要去上課吧?沒交通工具的話你還方便嗎?」陸時衍看著眼前青年身上那股屬於學生的生澀感和打扮,用很一般平淡對話的語氣詢問對方。

   

「……大概…先買輛腳踏車節能減碳兼存錢買新車吧?」看開了的隋仁露出明亮笑容,用沒受傷包紮的手抓抓腦袋。「今天先搭公車或捷運去學校,下課再去買腳踏車。」

   

說起來腳踏車也不錯啦,雖然很耗腿力,不過除了能省汽油費之外,還能省那些萬萬稅和機車的本體費用……

   

看著青年那種看開的表情,不執著不糾結,陸時衍對他的印象不由得更好了幾分。

    

「我送你去學校吧?或者順便帶你去買輛腳踏車?」陸時衍脫口而出,看見對方露出訝異的表情,莫名的心情很好。

   

「咦、啊……不、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去學校,不用麻煩到陸警官。」隋仁急忙擺擺手,好像很不習慣有人對他這麼親切好心。

   

況且,陸警官沒有那個責任與義務要幫他的,他又不是那個撞到他的人,只是好心幫他處理當時狀況,沒必要幫他這麼多。

   

「沒什麼麻煩的,只是舉手之勞。」陸時衍像個大哥哥一樣拍拍他腦袋,讓他愣了半晌。

   

陸時衍覺得這青年很特別、給人的印向反差也很大。

   

第一眼會覺得他是那種和人兩三下就熱絡起來的類型,但實際接觸又會覺得對方比他想像中的拘謹。

   

「上車吧?」陸時衍指了指自己的轎車問道。

   

隋仁看了一眼陸時衍的車,那是一輛墨綠色的TOYOTA,低調沉穩不張揚,如同陸時衍給人的感覺一樣。

   

再拒絕下去好像太顯得矯揉做作,對方是警察應該不會對他不利,更何況昨晚也讓對方載了一回,又不是要對方每天幫忙接送自己,應該……沒關係吧?

   

點點頭不再拒絕,陸時衍微笑地走到車門邊紳士地替他打開車門讓他愣了一下,似乎很訝異陸時衍如此自然的動作。

   

雖然這樣的動作看起來沒什麼,好像電視電影裡很常見,但實際上現實社會……應該說以一般人日常生活來說,其實很少人會養成這樣的習慣,大部分的人都是自己走到要搭乘的座位邊開門上車,不會理所當然的要別人服務或服務別人。

   

昨天好像也是這樣的吧……坐進車子裡,隋仁還在想著這件事。

    

 

「學校是?」繞回自己位置上,流暢俐落的拉安全帶發動車子的動作,讓隋仁忍不住想,這男人這些動作真的很帥氣,如果他是女孩子,大概會露出花癡的表情,誤會男人對自己有好感,可惜他也是個男人。

   

「XX大學……」隋仁反射性地回答,然後看男人先是露出訝異的表情,接著又像是想到什麼地笑了一下。

   

「真巧,我有個朋友的姪子也是念那所大學。」陸時衍一邊開車一邊和他閒聊著。

   

隋仁知道他說的應該是卓寧熙,他曾遠遠看過陸時衍跟卓寧熙像熟人般的聊天,還載走卓寧熙。

    

「呃,陸警官你說的是寧熙吧?我們同班……啊!」隋仁才剛說完,就剛好因為遇上一個紅綠燈而在陸時衍踩剎車的時候一個震撞,嚇一跳地對上陸時衍意外的眼神。

    

「同班?那去年……」陸時衍說了那三個字之後就欲言又止地沒再說下去,但隋仁知道他要說什麼。

   

要說到去年,還能有什麼事?也只有那件了吧?隋仁想起來就有點酸澀。

    

「陸警官你是要說沛槐的事情吧……那次在廢棄醫院,寧熙發現屍體時,我也在的,是我提說要夜遊才跑到那邊去,沒想到……」說著說著隋仁露出苦笑,忍不住地舉起手臂遮擋在眼前。

   

時至今日,他仍不知道當初自己提議那次夜遊到底是對或錯的決定。

   

如果他沒提出,或許就不會看到自己同學那樣悽慘的情況,也不會讓卓寧熙受傷,但如果沒提出,說不定直到現在也沒有人發現展沛槐死在那種地方,孤苦伶仃的。

   

他到現在還忘不掉看見那具屍體時衝擊性的畫面,然後想著如果是自己發生那樣的事情……或許都不會有人發現他消失在這個世界上了。

   

展沛槐還有一個何向海助教在乎他,會為了他的離開而傷心,但自己呢?雖然他乍看下似乎有很多朋友,但有誰會是在他離開後,那樣深刻地惦記著自己?好像沒有吧?

   

曾經他也覺得「同性戀」是有點奇怪的存在,可是後來仔細想想,如果有那樣一個關懷愛護自己、會為自己高興悲傷的人,就是件幸福的事了,何必在乎對方性別呢?

   

 

陸時衍明白了他未說完的話,略為模糊的記憶裡稍微地映出身旁青年的身影,就像是某部電影當中,原先一個不知名的配角,在知道了這個配角的名字與容貌之後,開始鮮明並能夠辨識出來。

   

而他也總算想透,為什麼對這青年好像總像是有印象,但模模糊糊地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原來是真的見過幾次,只是因為不知道對方名字所以忘記了。

    

「那不是你的錯,別放在心上,換個角度想,或許對死者而言你幫了他一個忙,讓他能夠早日洗刷冤屈。」陸時衍空出右手拍拍他腦袋,要他不要再想。

   

 

感覺到腦袋上那寬大溫厚的手掌,隋仁心情有些複雜。

   

那溫柔的碰觸讓他想起小時候調皮時,大哥也會這樣拍拍他腦袋要他乖一點,爺爺奶奶他們也會這樣,溫柔而親切的……

   

有多久,沒人這樣溫柔的把自己當成個孩子了呢?雖然他已經長大,不需要再被當成一個孩子、也沒人再把他當成孩子一樣,可是偶爾他也會在一個人的時候,覺得沒有人那樣關心自己是件寂寞的事。

 

創作者介紹

妖夜迴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