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用搖頭,萬一腦震盪還這樣搖對你很不好。」男人似乎很有經驗的說著,「我已經叫救護車來了,你還是先去醫院做一下檢查吧!」

   

「咦、啊……不用、那個……我沒什麼大礙、還有我要打工……」一想到去醫院就等於遲到等於沒薪水,還得花上一筆錢,隋仁就忍不住的開口想要拒絕,但說著說著,隨著眼前男人一臉不贊同與似乎有點嚴肅的表情,他的聲音也越說越小聲,也不明白自己幹嘛對這男人感到有些敬畏。

   

「你覺得錢比性命重要嗎?」男人輕輕鬆鬆的一句話就讓他啞口無言,不是沒聽說過有些人在車禍當下覺得什麼問題都沒有,但兩三天後卻意外的因為器官衰竭什麼的而死掉,後來才知道是因為有內傷。

   

警方很快的就到現場來處理了,先記錄了他們的證照又詢問了一些事情,腦袋一片混亂的隋仁也不知道能回答什麼,幸好男人記得清楚,車上又有安裝行車記錄器,有拍攝到那個闖紅燈的傢伙先撞上他後又逃逸的經過,便把那記憶卡抽出來交給交通大隊,然後隨著救護車和隋仁一起到醫院。

   

茫茫然地被做了一堆檢查和擦傷的處理後,醫生說他沒什麼大礙,但有一些輕微的腦震盪需要注意一下,最好晚上有人能夠每幾小時稍微就叫醒他,這讓隋仁露出有些猶豫遲疑的表情,對這提議有些困擾。

   

他已經一個人住很久,現在要上哪找人晚上不休息,每兩個小時就起來叫醒他一次?雖然說大學生半夜不睡覺當夜貓子是很常見的情況……但班上真正和他交情好到讓他拜託這樣幫忙的可沒半個。

   

卓寧熙和韓靖他們的話……雖然現在交情已經比以前好很多,只不過他也不太好意思這樣貿然地麻煩人家。

   

大不了就用手機設定鬧鐘,每兩個小時吵醒自己一次就可以了吧?

   

「那個……隋同學是吧?如果有其他問題或麻煩可以打電話給我,這是我的聯絡電話。」那個一直陪著他做完檢查、還順便幫他付了錢的男人,語氣溫和地拿了張名片給他,明明不是害他出車禍肇事者,卻好心的幫了他這麼多,讓他都想發張好人卡給對方了。

   

這年頭要有這樣的人真的很不容易吧?很少人願意把這種是非攬上身,就怕一個不小心被當成肇事者。

   

他感嘆地低下頭看著男人給他的名片,看見上頭的名字與職業頭銜,讓他眼中閃過詫異的色彩,後知後覺的想起,自己為什麼一直覺得這個男人會讓他感到眼熟了。

   

陸時衍,刑事組第一偵查隊隊長,也是當初負責展沛槐命案的那個刑警……難怪他會覺得在哪裡看過對方,對方來過他們學校幾次,雖然沒近距離對談過但起碼也是見過的,只是因為那幾面所以依稀有印象在他腦海當中。

   

只是那也是好幾個月之前的事情了,也不是天天見面的人,在記憶中逐漸淡忘去也是很正常的。

   

「隋同學?」見眼前帶著幾分青澀的青年呆呆地看著自己,不禁有些擔心對方是不是真的因為這一撞而有什麼問題。

   

隋仁彷彿突然驚醒似的回過神,尷尬的搖搖頭,雖然他這個人平常很自來熟,但沒事他也不想對一個刑警說:『嘿、認得我嗎?之前某某大學命案那個死者的同學……』

   

拜託、誰會去記得這個啊?連他自己原本都忘了的。

   

「啊、不好意思我打一下電話……包包、包包……」終於發現自己的家當不在身邊的隋仁臉色都青了起來,直到陸時衍將一個熟悉,但又有些髒破的包包遞到他面前,他愣了一下才意識到自己的東西是對方幫他撿起來帶到醫院。

   

「……謝謝…」隋仁小聲地向陸時衍致謝後,接過自己的包包,手忙腳亂地撥了通電話出去,電話才接通就聽見那端傳來氣跳跳的吼叫聲。

   

陸時衍看隋仁好像被那端的砲火給轟得暈頭轉向,大概是思緒還是有些混亂,講話有些顛三倒四的解釋自己曠班的原因,然後陸時衍才聽見那端原本有些吵雜的聲音逐漸減弱,大概是接受了他的理由。

   

好不容易終於逃過被革職的命運,隋仁呼口氣的抬起頭,對上陸時衍沉靜的眼神後又愣了一下,然後想起這位刑警先生一直陪在他旁邊。

   

雖然說無親無故的,但這種時候有個稍微知道對方身分的人陪在身邊,隋仁覺得還是挺安心的。

   

「呃……陸警官,不好意思耽誤到你的時間了。」隋仁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刑警應該都很忙的吧,看電視上演的刑警都是每天忙得不可開交,根本沒有上下班可言的,讓他這樣陪著怕是會耽擱到對方的工作。

   

「不會,反正我今天剛好休假,而且幫助市民也是我的職責所在。」

   

陸時衍看著眼前的青年,很一般的時下年輕人那種外表與打扮,身上那因為車禍而髒破的衣服,可以看出他有不錯的穿衣品味,但又不是什麼昂貴名牌,不長的七分頭髮型讓他看起來很陽光。

   

但有種很微妙的印象。

   

他當刑警見過形形色色的人,也訓練出他對人的觀察力,可以一眼看出一個人的個性與好壞。

   

這個叫隋仁的青年,外表乍看之下是那種跟人嘻嘻哈哈、會追求物質慾望與異性,給人不太安定感覺的人,但眼神卻意外的純粹乾淨。

   

像是小心翼翼地將自己戴上一層面具,用那層面具保護著自己,而他自己甚至都沒察覺到這樣自我保護方式,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陸時衍不禁對這青年產生一種微妙的好奇。

   

「你的車還在現場,不過大概不能騎了,我先送你回家。」陸時衍提議著,隋仁這才想起自己現在有諸多不便之處,最後還是對陸時衍的提議妥協,告訴他租屋處地址。

   

不過直到上了車,陸時衍替他拉好安全帶的時候,他才想起來,其實他也是可以叫計程車的……

 

                          ※       ※        ※

   

一樣的畫面一樣的場景,就快要遲到了。

   

眼看前方讀秒時間只剩下三秒,即將跳轉至黃燈,下意識地加催右手的速度,然後右側衝出一輛等不及的車子。

   

糟糕、會撞上!他一邊猶豫,直覺要按下剎車,但卻不知為何,他的手卻反而違反他心中所想,加快油門速度像是想早對方一步衝過去。

   

只是他的速度仍比不上那輛超速又闖紅燈的車子,碰地一聲巨響,他感覺到自己身體被大力地撞擊出去,那瞬間只有劇痛與失速墜落,以及在自己眼前漫開的鮮紅…….

 

   

 

 

啪!用力地睜開眼,他未受傷的那隻手緊緊抓在胸前的睡衣上,用有些失神的雙眼瞪著那熟悉的天花板,連呼吸都急促而粗重,像是在確認自己還活著一樣,直到確認那不過只是一場夢境,他紊亂的呼吸頻率才逐漸平緩。

   

那個夢……是下午那場車禍的場景再現吧?雖然有一點點不同,但情景卻差不多,唯一的分歧點,大概是下午那時他因為猶豫,所以直接按下剎車,但剛剛夢境中的他,卻是直催油門往前衝……

   

如果他那時不是按下剎車……或許就真的會像夢中那樣飛出去,一條小命就沒了也說不定。

   

其實幾乎已經忘記車禍當下的情況了,剛剛那個夢一醒來,他就已經忘記了夢中泰半場景,只不過心裡有道聲音在告訴自己,那個夢是跟自己車禍同一場景的,在忘記那些畫面後,他依稀記得當中情節和那殘留在胸口的沉悶恐懼,即使現在平靜下來了,仍鮮明地揮之不去。

   

看來那場車禍並非對他完全沒有影響……若是爺爺還在,大概會說他需要收驚一下,他一邊想著幾個小時前的車禍、想著剛剛的夢境,覺得有些迷惑。

   

唉,看來還是抽空去廟裡拜拜一下吧……爺爺說的,有拜有保庇,身邊一堆奇人異事要他對這不信也難。

創作者介紹

妖夜迴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