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只能靠自力救濟啊……隋仁拉拉背包背帶,思緒轉到自己的打工上頭,盤算著這個月打工的薪水下來該怎麼用才好。

   

他的學費有爺爺奶奶過世前替他存的大學基金、還有雖然彼此都沒連絡,但固定每個月會匯給他一萬左右生活費的母親,這些都夠他不用替自己的學費擔心煩惱,但真正的生活費和各種玩樂所需的開銷還是得靠他自己打工賺來。

   

還是讓自己經濟基礎穩定一些,再來想交女友的事情似乎比較好吧?想起打工地方的同事也有人抱怨過交女友之後的各種麻煩情況,也更隋仁覺得自己似乎還是延遲一下交女友的計畫會比較好。

   

雖然這樣說很不厚道,不過他很羨慕展沛槐有何老師那麼愛他珍惜他。

   

 

「隋仁,晚上我們要去吃火鍋,你要不要一起去?」卓寧熙突然叫住他,詢問他的意見,韓靖和陳理佑也等著他的答案。

   

自從那一次意外之後,他們幾個就莫名的走近且變得要好起來,而且他們三個也是少數完全不在意他那傳說中的「霉運」的人,更重要的是,本來他以為就只有卓寧熙是稍微有一點「靈感」的人,但沒想到連韓靖也是個陰陽眼。

   

對於這類的鬼神之說,其實他也很相信,畢竟從小在廟裡長大,他多少也看過一些不可思議又無法以常理解說的事情。

   

那不是真正的靈異現象,但是卻又充滿微妙巧合,說不上原因的情況,所以他比起其他人,更容易接受他的朋友當中有人具有陰陽眼的事,只是一次兩個也頗奇妙的就是。

    

「啊、我今天要打工到十點……」被邀約是很高興也很想答應,但隋仁立刻就想到今晚他得打工的事情,只能沮喪的婉拒他們的邀約。

   

雖然他看起來好像一天到晚都在玩樂,上班上同學大部分也都這樣認為,但實際上他打工的時間其實還是比玩樂要多上N倍。

   

只是他對於那些誤會也沒想過要解釋,因為解釋起來會很麻煩,尤其是家庭狀況,老實說也不值得說嘴,那是他一個自卑的地方。

   

即使因此而博得他人同情而對他好,他也不會覺得高興,尤其還會引來一部份人的酸諷。

   

國中時就曾經發生過這樣的事,有一個和他互有好感的女孩子得知他家情況,所以對他好了些,就被一些人看不順眼地說他用這招博取他人同情很噁心,讓他很受傷,所以從此以後他都不曾向別人提起過自家的事情。

    

「這樣啊……」聽見他的婉拒,卓寧熙露出有些遲疑的表情,但也沒堅持要他別去打工

   

「那……路上小心別騎太快,最近雨很大,期中考要到了自己小心。」一陣欲言又止後,卓寧熙嘆口氣的叮嚀,讓隋仁一愣,然後露出有些不好意思但又開心的表情,笑著朝他們揮揮手之後就離開了。

   

相對於他笑得開心地離去,卓寧熙表情顯得有些擔心,簡直就像個擔心小孩的家長一樣。

    

「……寧熙,有什麼不對嗎?看你那種擔心的模樣,他身邊沒有什麼不好的東西跟著啊?」韓靖是個陰陽眼,這點目前在班上只有他自己和另外三人知道,尤其是卓寧熙最近也逐漸看得到一些,讓他有種找到同伴不寂寞的感覺。

   

小時候發現只有自己看得到那些東西、身邊的人都看不到時他也很害怕,即使聽過陰陽眼這說法,但對自己仍會感到不安,覺得自己好像異類,甚至也有段時間對那些妖魔鬼怪猶如驚弓之鳥般恐懼,直到認識陳理佑這個擁有AT力場的傢伙,他的生活才逐漸有了所謂的寧靜,而他也是因為陳理佑說過的一席話,才慢慢地對自己的陰陽眼釋懷並去了解那些存在。

   

大二上那時他跟陳理佑還有兩個同學在外租房子,陪他們去看房子的還有當初還不算非常熟與親近的卓寧熙,那時一進到那棟屋子他就知道房子不太乾淨,八成是棟凶宅,所以租金才會比一般房子便宜。

   

只是他那時已經對阿飄的存在習慣的差不多,忽略功力也已經爐火純菁,再加上他跟陳理佑共租一間套房當室友,多少能讓他避開碰上時的不舒服,所以他也沒在意,不過看房子當時卓寧熙一臉不舒服與猶豫的委婉勸問讓他有些意外。

   

他原本想會不會是卓寧熙看得見,但當那個含怨的阿飄與卓寧熙擦身而過時,卓寧熙的眼神又明顯不是看得見的,因此他猜測卓寧熙大概頂多有靈感體質,只是看不到。

   

直到前陣子那件事之後他才知道卓寧熙的確也是陰陽眼,只是小時候因為一些狀況而封閉了那第三隻眼,但也因為展沛槐的事情而又重新打開。

    

「嗯……昨晚我夢見那傢伙又出車禍……」雖然只是個夢境,但逐漸找回幼時各種奇異能力的卓寧熙對自己的夢境內容感到煩惱不已。

   

「只是夢境而已,不用太緊張。」韓靖一邊微笑一邊安慰著,「你大概是因為沛槐的事情,所以情緒還有些緊繃吧?放鬆一些。」

   

緊張……嗎?如果真是這樣子就好了,卓寧熙由衷希望著。

 

                        ※        ※        ※

   

隋仁騎著自己那輛有點破舊的小綿羊,一路飆趕著前往打工地點,雖然他也知道這車速有點危險,但剛剛教授拖遲了下課時間,就已經讓他的車程時間少了許多,為了薪水著想他不能遲到啊!

   

只是,意外總是來的突然,尤其是在越緊張越焦躁的時候。

   

雖然隋仁沒有闖紅燈,飆車歸飆車,他還是有乖乖遵守交通號誌,但不代表別人就一定會乖乖看紅綠燈,一輛橫向的車子看隋仁這方車道已經閃黃燈,也不看還有沒有車子還沒通過完畢,就直接踩下油門衝出白線,直接往隋仁的方向撞過來。

   

隋仁被嚇了一跳,下意識地按下剎車並扭轉自己的車頭,但還是被對方擦撞到前輪,讓他不穩的打滑,真真切切地摔了車,然後後方一陣緊急剎車的聲音傳來。

   

碰!摔出去那瞬間,熟悉的痛感讓隋仁腦袋一片空白,什麼也無法思考,當意識逐漸回籠後,他不由得一陣苦笑。

   

糟糕……他、好像又摔車了。

    

「沒事吧?還好嗎?」隋仁聽見一道低沉的男音詢問,有些茫然地抬頭,看見一個有點眼熟,但又一時想不起在哪看過的臉龐在自己面前,面露關心。

   

他反射性的搖搖頭,然後視線看見剛剛那台撞上他前輪的車子就這樣從眼前逃逸,反而是後面那輛緊急剎車的車主下車來關心他。

    

「有沒有哪裡受傷或不舒服的?站得起來嗎?」

   

「沒、唔……」隋仁晃著有點昏的腦袋想起身,其實剛剛那一撞雖然有點痛,但比起之前的車禍,又顯得不是那麼嚴重,沒像之前骨折時的那種刺痛,也沒什麼嚴重的大傷口,但腳和肩膀上傳來小小的酸痛感,總地來說應該還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創作者介紹

妖夜迴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