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有時候,人與人之間的那條交際線,總會在你粹不及防的時候交纏在一起。

 

   

 

隋仁,自認是堂堂正正大好青年,個性開朗、沒心機,很受朋友們歡迎,但人如其名,一直是個好運不足、壞運有餘的倒楣傢伙。

   

他長得不算差,畢竟基因優良,已經離異的雙親都稱得上是俊男美女,只是壞在於他的名字給他帶來的一些困擾。

   

他叫隋仁,似乎就那麼理所當然地,從小到大的綽號就是『衰人』,但就像要呼應他的名字一樣,他總是會很倒楣。

   

考試前吃壞肚子沒辦法考試、報告花了N天終於在交出前一天因為硬碟壞掉而全部報銷這些是小事,出門在外乖乖遵守交通號誌卻莫名其妙被大白天喝醉酒的人酒駕撞傷……還是在期末考前,但他卻能避開最致命的危機,他總是樂天的覺得自己好運,但偶爾會被朋友吐槽說真正好運的人才不會這樣頻頻出事。

   

諸如此類的意外頻傳,事蹟多到連系上教授們都知道他是他們系上的意外王,對他網開一面,甚至還有教授乾脆預先出好他的補考考卷……讓他哭笑不得。

   

隋仁另一個出名的地方,是他熱衷於聯誼,每次都想藉此交個漂亮可愛的女朋友,但實際上卻總是變成炒熱氣氛但又落單的那一個。

   

其實他會異常熱衷於聯誼,大概也是因為寂寞吧?因為一直只有他一個人,他希望身邊有個誰、希望有人能愛他,那樣的空虛一直存在於他內心,在他耳邊呼喊著。

   

這大概也是跟他成長狀況有關係,讓他總是希望自己可以擁有一個完整的家庭。

   

只是個性開朗的他,卻很難交到女朋友,一直被人打槍發卡的原因,不外乎他的名字與可觀的「事蹟」。

   

而他也因為這個稱呼與他的事蹟,即使一開始對他有一些好感的女孩子們,也會因為聽過他的事情之後而打退堂鼓,導致他隋小弟直至今日仍是無比純真的……小處男一枚。

   

什麼時候他的春天才會來呢?隋仁總是如此的唉嘆著。

 

   

 

嚴格來說,其實最近隋仁也很少去聯誼,但減少次數的原因,倒不是因為他終於放棄交女朋友的念頭,而是因為前不久發生的事情,讓他沒時間與興致再去想這件事。

   

幾個月前,他拉著班上幾個男生去聯誼,結果當然又是沒什麼好結果,更重要的是,他們還牽扯撞見一個兇殺命案。

   

當然他們不是運氣真壞到撞見人家殺人的現場,只是看到屍體……尤其是那種慘況的,看到的當下……不,應該不只是當下,有整整一個月的時間他都不敢吃肉,每次只要一看到肉就會想起當時看見的屍體……屍體他不是第一次見,爺爺奶奶相繼過世時他也沒少看過,只是沒想到會看見那樣悽慘的。

   

尤其是得知那個屍體竟然是自己的同學時,那個震撼度……非同小可。

   

雖然不是自己親近的好朋友,但畢竟也是身邊認識的人,莫名其妙的就這樣離開,即使交情不深也是讓人感到難過。

   

而且為對方招來殺身之禍的理由,竟然只是因為有人愛不到他就對他痛下殺手,這讓他認真思考了很多關於感情方面的事情。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其實他應該比很多人更了解這點的不是嗎?感情的事也強求不來,茫茫然地找了一個對象結婚生子、有個完整的家了,但有一天突然覺得自己並沒有那麼喜歡對方,然後就愛上別的人,那樣會比較好嗎?

   

除了自己那一身出了名的霉運,老實說他沒讓那些女孩子看上眼的另一個主因,大概也是沒有什麼優秀的背景吧?曾有打工地方的朋友說他看起來帥是帥,但就不是有錢人的那種公子哥兒氣質,現在的女孩子一個比一個精,就算並部要求一定要有錢人的對象,但起碼也要有某程度的經濟基礎,而不是說帥就好。

   

關於這點他也無可反駁……雖然說他那個多年未見的爸爸經濟狀況可以說是排得上有錢人的行列,不過基本上已經屬於毫不相干的存在,再有錢對他而言都已經是遙遠的陌生人了。

   

想起已經多年未見的父親,隋仁的那些念頭就退縮了泰半。

   

記憶裡,他們家曾是個非常幸福和樂的家庭,俊帥穩重的爸爸,漂亮開朗的媽媽,和爸爸一樣可靠的大哥、調皮但聰明的二哥,以及牙牙學語、每天跟在他身後搖搖晃晃的小妹,就如同小學生們總是會學習的那首歌一樣。

   

我的家庭真可愛,整潔美滿又安康。

   

原本他們家是真的像夢幻般的美好,可是單純美好的旋律,不知何時荒腔走板了。

   

那彷彿只是昨天的事,但又遙遠的像是不存在。

   

都已經一起生活那麼多年、有什麼互相摩擦的銳角也早該磨圓,但就像是裡面還蘊藏著無法預測的尖硬物體,將人淬不及防地,狠狠刺傷。

   

就像是電視劇裡可笑但又無所不在的劇情,他們那個愛家的爸爸,偶然地有了外遇,然後媽媽近乎崩潰,有一段時間他們家裡總是每天吵吵鬧鬧,甚至爸爸會乾脆不回家,不面對媽媽的憤怒與哀傷。

   

他不敢問媽媽為什麼爸爸不回家,即使問了也只會換來媽媽淚如雨下,問爺爺奶奶,他們也只能嘆息又愧疚地看著他們四個孩子。

   

那樣的緊繃日子持續了大概一年,他的父母就離婚了,但也不是離得很乾脆那種,媽媽和爸爸打了好幾場官司,想要帶走他們,最後的結果原本是他和妹妹歸屬媽媽、大哥二哥歸屬爸爸。

   

但他那時看著已經先被爸爸帶走、有好幾個月沒回到這個家的大哥二哥,還有只剩爺爺奶奶的家……他說了他想陪爺爺奶奶這句話,而爺爺奶奶也苦苦哀求他媽媽,起碼讓他們兩位老人家身邊還有一個孫子.…..因為他們從兒子和媳婦鬧翻後就不站在兒子那邊,兩個老人家已經和兒子失和,甚至不被允許去見那兩個被帶走的孫子。

   

所以他媽媽就含淚的離開,但離開前還是對他說,他的監護權是在媽媽手上,要見她隨時都可以、只要打一通電話……只是,直到爺爺奶奶過世,他也沒再和母親連絡見面過。

   

父母離婚後,他就沒再看過爸爸,而爸爸也沒再奉養過爺爺奶奶,對於他更是冷漠……他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比起爸爸,他長得更像媽媽一些,而對媽媽已經沒有愛的爸爸看見他就會生厭的關係。

   

他有幾次想和媽媽通電話慰藉思念,但又從爺爺奶奶口中得知母親後來遇到一個很好的男人、並和對方再婚、他又多了一個小了九歲的弟弟……他更不知道該不該連絡,幾次猶豫之後,那電話也就打不出去了。

   

爺爺奶奶過世那時也是,爸爸得知後只是冷冷地掛掉電話,沒打算回家奔喪,至於爺爺長年管理著的小廟……對於他那個當時已經收入頗豐的爸爸而言,那不值多少錢,大概也沒什麼油水好撈,在得知爺爺奶奶早已將老家所有權與地權全部登記在他名下後,也懶得跟他爭搶。

   

他沒告訴過媽媽這件事,只有簡單地在老鄰居們幫忙下低調地完成喪禮,然後把小廟的管理員工作幫忙轉移給當地鄰里後便離開,在大學附近住下,幾乎三四年沒回過老家、但也沒賣掉。

   

他會害怕回到那個只剩自己一人的地方,可是又捨不得賣掉那充滿回憶的所在,只能逃避地躲在遠遠的異地,想著當年那裡曾經充滿著什麼樣的歡笑,逢年過節寂寞地一個人。

   

有時候,他也會想著如果當初沒有那樣突兀的變化,現在的自己、他們一家人到底會是怎麼樣,他又會是怎麼樣。

   

可是這些都沒有意義、也沒有答案。

   

時間不會倒轉,沒辦法像一首美好的旋律,可以一遍遍重複品味,它就像是最原始的錄音唱片,當播放出來那一瞬間,就注定無法再重播一次聆聽那最美好的片段。

   

 

而他也只能靠著殘留在記憶中的那些美好,一遍遍的在腦海中播放著。

 

創作者介紹

妖夜迴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