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7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各位讀者安

 

非常抱歉得通知各位《陰鈴》延刊的消息,

最近一個月身體狀況有些糟,

胃病不斷發作,幾乎是四五天痛一次,

一痙攣抽痛就得在床上躺平一整天無法趕稿,

原本以為狀況沒那麼糟、還可以多少衝刺趕進度,

但大概是壓力也跟著讓胃病發作,

速度整個大大減緩,且更讓胃病發作間隔變短,

變成兩天痛一次,痛起來完全無法集中精神。

 

幾經猶豫後,決定延期出刊,

下這個決定也對讀者們相當抱歉,

但身體情況暫時不允許高強度趕稿,

不想草草完稿,

更得調整原本寫稿的作息時間,

因此決定延後《陰鈴》一書的出刊時間。

 

為補償各位預購等待的讀者,

原本不確定會不會加寫的番外小冊,就確定加寫了,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那天聽到關安儀被拒絕,她其實有些高興的,一來是這樣陳理佑依然是單身,沒有屬於關安儀,二來是她覺得如果關安儀真的和陳理佑成了,每天一臉甜蜜的在自己眼前曬恩愛,她一定很難受,因為關安儀是她的好友啊,那種情況她只能心不甘情不願的祝福。

   

她只是沒想到關安儀還不肯放棄罷了。

   

 

但看著眼前苦苦哀求的關安儀,夏微薇也說不出拒絕的話,她並不想被關安儀發現自己的心情,關安儀不是那種能夠容忍接受好友跟她喜歡上同一個人的性格,再拒絕下去很有可能被關安儀發現她的心情,最後也只能答應關安儀的央求。

   

「好吧……我會再幫妳傳話一次,但是這次如果他還是不答應,安儀妳就放棄吧,這樣下去我在我們班的人也會找我麻煩的。」夏微薇有些無奈地道,她曾聽過班上一些女生的「和平協定」,意即誰也不准去告白搶當陳理佑的女友,如果她幫了關安儀成功而引起眾怒,她接下來的日子也不會好過。

   

就她所知,最近關安儀下課時間頻頻來找陳理佑,已經讓班上一些女孩子不太開心,雖然陳理佑幾乎不理會她,但班上女生還是不歡迎關安儀出現。

    

「我知道,一定一定。」關安儀見她答應,露出開心的表情,「妳幫我約他明天下午球隊團練結束後,我在圖書館後面等他,不見不散。」

   

不見不散?聽見她這句話,夏微薇有些不贊同的蹙眉,其實這四個字有時候聽來頗有威脅強迫的意味。

    

「不見不散……不太好吧?太晚了不安全……而且十點校門也關了。」夏微薇想了想還是委婉地用別種方式阻止她,希望她到十點就放棄,這樣的說法比較能讓關安儀接受,當然不管怎樣還是安全比較重要。

   

關安儀猶豫了一下,想想夏微薇說的也有道理,在夏微薇再三勸阻下,關安儀還是同意如果十點陳理佑都沒出現就真的徹底放棄。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靖,回家了。」陳理佑上前搖醒韓靖,看韓靖睡眼惺忪地打了個大大的呵欠,心頭沒由來的軟了一塊。

    

「……都快九點了,好餓……我看我以後自己先回家算了。」韓靖看了眼手錶,已經八點四十五,他真搞不懂為什麼籃球隊團練要到這麼晚,不知道未按時吃飯會影響青少年成長發育的嗎?

   

「不行,放你一個人回家等一下又不知道你會發生什麼事,你忘記國一那時的事了嗎?」陳理佑一口否決了他的提議,提醒他那些防不勝防的意外。

   

韓靖頓時一噎,想起國一時有一次自己又跟陳理佑吵架,賭氣不等他就自己先走了,結果沒想到走著走著突然在下坡路段被人一推,滾了兩三圈還差點被路過的車子撞上,幸好對方剎車快才沒釀成大禍。

   

 

後來警方根據韓靖供詞說他覺得好像被人一推,去調了斜坡上方監視器,詭異的發現,韓靖一個人走著走著,前後什麼人都沒有,但走到一半卻像是被什麼一推的往前拱了一下,腳下步伐因此而不穩地踉蹌,接著就滾了下去,詭異到不行的情況讓人頭皮發麻不敢做聲,誰也不敢說應該是韓靖自己跌倒,因為那路段其實一直以來車禍事故頻傳,有沒有什麼東西很難說……

   

不,其實那邊的東西還真不少,韓靖想起那次在他走下去之前,看到那每天回家必走的坡段時,其實有種掉頭回去找陳理佑的衝動。

   

那條路上真的有不少阿飄,雖沒有到密密麻麻這麼誇張的地步,但路兩旁卻站了兩排動也不動的好兄弟好姊妹,讓他看得頭皮發麻。

   

因為從上國中後開始他一直是跟陳理佑一起放學,還沒自己一個人走過,所以之前一直沒發現這邊有這麼多,那天是他第一次自己一個人走,沒想到他硬著頭皮走下去就出事了。

   

 

陳理佑知道後,不管兩人有沒有吵架,再也不放他一個人自己回家,而他也不敢再自己一個人傍晚走在那條路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章

 

   

不過話說回來,既然那女孩會這樣說,代表應該也不只她一個人這樣認為吧?他果然是和陳理佑太黏TT了。

   

但也不能怪別人會這麼想,從發現自己有陰陽眼之後,他就一直對此相當困擾,除了那些斷頭殘肢的阿飄之外,有更多乍看之下與一般人無異,甚至還有些在大太陽底下行走都沒事,幾乎要讓他分不清哪些是活人哪些是死人,所以爺爺才會帶他去封掉大半,但要真正的寧靜,大多時候還是需要陳理佑在身邊。

   

因為陳理佑知道他的情況,不會把他當神經病,更且陳理佑的體質是經過老師傅認可的極楊絕緣體,絕對看不到的那種,有陳理佑在,如果遇上他看到但又不確定的,也可以找陳理佑幫忙確認一下,久而久之,陳理佑就無時不刻地待在自己身邊了。

   

自從發現陳理佑這個「功能」後,他就習慣身邊有對方,但是他忘了,他們不可能像這樣一輩子待在對方身邊,他也不能像這樣一直依賴對方。

   

他們以後還要娶妻生子,若是兩人世界一直還有多一個人,陳理佑未來的老婆肯定也會介意吧?不管那是什麼原因,在另一半眼中絕對是礙眼的。

   

 

 

赫然想起國中的時候,陳理佑也有交過女朋友,那是一個同學的妹妹,人家來告白就順水推舟的交往看看,韓靖當時比較遲鈍,雖然心中感覺有些奇怪,但也笑著起鬨要陳理佑答應,陳理佑也無可無不可的答應了。

   

不過他和那女孩子交往沒一個月,對方就疲倦的要求分手了,原因也是因為韓靖。

   

即使有了小女朋友,陳理佑當時仍是事事以韓靖為主,溫馨接送沒有,噓寒問暖沒有,連恰巧遇上聖誕節也沒禮物更沒和小女朋友出去過節,可偏偏他還是每天和韓靖一起上下學、無微不至地注意韓靖狀況、需要什麼,禮物就更不用說了,不需要別人暗示,他就準備好韓靖的份。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