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爸爸、韓媽媽……韓靖…對不起……」陳理佑很認真的道歉,可是韓靖就是看也不看他的躲在韓爸爸懷中,抓著韓爸爸的衣服一臉彆扭地抿著唇。

   

誰說小孩子沒有隔夜仇,對韓靖來說,差點死掉的恐懼一直在他心中揮之不去,再加上韓媽媽因此而對他有些恐懼,而他自己時不時地還會看見一些鬼充滿惡意地嚇他,種種原因讓他個性變得更加自閉,也沒辦法這麼簡單的就原諒陳理佑。

   

那不是小氣不小氣、大度不大度的問題。

    

 

「阿哲不好意思,因為這意外……小靖有一些後遺症……連在學校也遭到排擠,所以他可能一時間沒辦法接受理佑的道歉。」韓爸爸輕拍著兒子瘦弱的背,嘆息道。

   

聽見韓爸爸這樣說,陳家三口皆是一愣地看向韓靖,眼中有著擔憂,尤其是陳理佑,稚氣的小臉上更是充滿懊悔。

    

「韓靖……怎麼了嗎?」陳理佑看著在韓爸爸懷中不理他,臉色還有些蒼白的韓靖,一點都不像以前那樣被自己嘲笑幾句後還會有點高傲的樣子,心中有些酸酸的愧疚,一點都沒有讓對方受到打擊後的那種得意。

   

 

「小靖他……現在眼睛可能不太好,偶爾會看到一些『奇怪』的東西,所以學校的同學都覺得他是說謊的騙子而排擠他,下學期大概要讓他轉學比較好吧…」

   

陳家夫婦愣了愣,一開始也有些聽不懂什麼「看見奇怪的東西」,但再仔細想了想之後,也理解過來韓爸爸的意思,面上露出詫異與不可思議的表情。

   

他們看著臉色有些僵硬的韓媽媽,似乎才恍然大悟為何韓媽媽今天的態度特別僵硬不自然。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