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39新刊 自創小說《柯基屁屁搖啊搖》

 

000  9o

 

文案:

     一朝被車撞,醒來變成狗......這樣的人森,會不會太杯具?

 

    那天,方瓏撞見死黨和男友在他們床上妖精打架,悲憤逃離那令人難堪的現場,卻狗血地被車給撞飛了,再清醒時,卻發現自己竟然變成一隻剛出生的小柯基。

    花了些時間接受這個事實,方瓏決定淡然面對接下來的狗狗人生,卻沒想到馬上就被狗主人給轉送出去。

  而他的新飼主,竟然是遙遠又夢幻的男神--國際天王巨星段瑾堂?!?!

 

    這雞飛狗跳的歡樂寵物人生,就此展開。

 

CP:段瑾堂X方瓏   配角:丁河洵.陳殷平.喬永曦.楚森.段悅瑚...

 

 

 

P.S其實這不過就是作者對柯基屁屁的美好怨念(?)下的產物罷了......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本來醫生有詢問要不要給火腿結紮,趁著打上麻醉時順便打晶片,小狗比較不疼,但段瑾堂沒怎麼猶豫的就拒絕了,他沒打算多養其他寵物甚至給火腿配種,沒有其他動物在時,寵物基本上也不太會亂撒尿宣告勢力範圍,再加上火腿本身就不是那種四處撒尿的狗,何必給他多動那刀讓牠受苦呢?

    設身處地的想,不管是人或動物,誰會高興地蒙受那一刀?

    況且,段瑾堂覺得自己是個很自私的人,即使只是寵物,他也不想看見哪一天小火腿追在別的母狗身後跑,最重要最在乎的不再是自己這個飼主,所以,他也沒打算未來給火腿找個伴,但他也不會因為這樣就乾脆給火腿結紮。

    被打完晶片針後,方瓏整隻狗都病懨懨的,只覺得自己的背部刺麻刺麻的非常不舒服,不是痛到難以忍受的程度,但那種刺麻還是沒辦法忽視,讓他連動都不想動。

    有點像是各種健康檢查要抽血的感覺一樣,被戳了一針,怎麼可能不痛,雖然說晶片針的針頭據說是非常銳利、由雷射切割而成,幾乎很多貓狗刺進去都是無感,但他還是覺得不舒服。

    他癱軟在段瑾堂懷中,段瑾堂溫柔地摸摸他的耳根安撫著,醫生稍微說了要段瑾堂注意哪些關於幼犬的事項後,就讓段瑾堂去外面付費離開。

    段瑾堂看著懷中一直沒什麼活力的火腿,想到方才醫生提醒他,已經差不多可以讓小柯基改吃乾飼料,如果幼犬吃不慣,可以參雜各半的量,其實幼犬的離乳食品也可以用雞肉泥那些,只要用清淡些不參雜調味料,就不用怕狗狗吃到太重鹹的食物,引發腎衰竭。

    他甚至感慨的說,其實比起各家大廠牌各式各樣的配方飼料,還不如自己做低油少鹽的菜肉泥給寵物,只要避開牠們不能吃的東西,其實哪裡會發生寵物的各種病呢?

    寵物們跟人類一樣,只要吃得夠清淡均衡,也是能健康成長,不一定要用什麼優質廠牌寵物食品。

    段瑾堂看著火腿背部因為要打晶片針稍微剃掉的一塊禿毛區,還有精神萎靡的樣子,有那麼些不習慣。

    雖然他家小火腿總是那樣懶洋洋的,但有活力時也是很有活力,尤其用那滑溜溜的黑眼珠興奮看著自己、在自己身邊跑來跑去的模樣,讓他非常不習慣小寵物這樣病懨懨的。

    一根棒子一顆糖,等等還是帶牠去買些零食當安慰品吧?

    回到車上後,段瑾堂原本要將牠放到旁邊副座,但最近已經小有份量的某柯基,一上車就立刻蹲點在他大腿上不走,還用特無辜的眼神看著自己。

    段瑾堂頓了一下,也沒強制地將火腿搬到一旁去,就任由牠蹲點在自己腿上。

    方瓏見段瑾堂妥協了沒打算將他趕開,開心地用腦袋蹭蹭段瑾堂腹部,安然地窩著,時不時地抬頭看看段瑾堂。

    偶爾段瑾堂也會趁停紅燈時摸摸他的耳根,然後方瓏就心滿意足地繼續趴回去,乖巧得一點都不像隻好動出名的柯基。

    當車子又開了段路停下之後,段瑾堂抱起方瓏,他還以為已經到家,但仔細一看才發現不是,段瑾堂抱著牠來到一家賣場,賣場門口還很貼心友善地貼著寵物推車標誌,代表飼主可以帶寵物進入賣場,這也是為什麼段瑾堂會帶著他來這裡的原因。

    很多大賣場基本上不允許寵物入內,除了怕寵物像不懂事的孩子一樣搗亂亂咬商品或是隨地大小便之外,也是怕寵物們路經生食或熟食點心區時,寵物的毛髮掉落在地後,會隨著人們的腳步與冷氣氣流飄落在那些地方,致使其他客戶覺得賣場衛生不夠。

    但因為現在其實越來越多家庭不想生養小孩,寧願養隻寵物,許多地方若是不允許寵物們入內,很多人如果出門剛好帶著牠們,也會因此不考慮進入,因此也有許多地方開始開放給寵物們進入。

    畢竟現在越來越多人把寵物當成了自己的小孩般看待,對他們來說禁止寵物就像社會環境歧視自己的孩子一般,被用異樣眼光與態度對待自然會感到難受。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饞鬼,沒有一次看你不眼饞食物的。」段瑾堂撈起蹲坐在沙發前看著自己的柯基,撫摸牠身上如絲般順滑的黃毛,原本不甚明顯的毛色已經開始呈現鮮明對比,而且因為天天吃得飽睡得好,甚至三不五時段瑾堂就會替牠洗澡梳毛,完全不假他人之手,那些細心照顧讓方瓏看起來非常蓬鬆柔軟。

    不是他自戀,方瓏真心得說,他常常被鏡子裡的自己給萌得滿臉血。

    方瓏站在段瑾堂大腿上繼續仰望著他,這陣子他裝幼稚的賣萌已經越來越習慣,完全可以忽略所謂的羞恥心。

    羞恥心是什麼?能吃嗎?如果你問他,而他能夠回答,他大概會如此回應。

    跟男神賣賣萌就有各種福利,那他當然是厚臉皮的給他賣下去啊!反正他現在又不是人,誰會計較他的愚蠢舉止?只是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方瓏覺得自己遲早有一天會徹底忘記自己曾經是個人,腦袋也逐漸退化,想到這裡他就有莫名的不安。

    「今天帶你去做健康檢查順便打個晶片吧!以後也好帶你出門散步。」段瑾堂搔著牠的耳根,看牠舒服的瞇了眼,暫時忘記水果這檔事,搔著搔著便突然想起這件事。

    打晶片!這三個字讓方瓏回過神,有些驚恐的看著段瑾堂,雖然理智上能夠明白打晶片很重要、攸關牠的安全,可以說是相當於人類身分證一樣的東西,但方瓏光聽都會覺得怕怕的。

    聽起來就很痛……他可以不要打嗎?QAQ

    可是可是……打了以後就能出門、不用再窩在家裡了對不對?方瓏內心十分掙扎,皺著一張狗臉可憐兮兮地看著段瑾堂。

    段瑾堂是個行動力相當高的男人,決定了之後就會動手,他先是給火腿換上一件十分可愛的寵物裝,今天是這陣子相當流行的蛋黃哥造型,出自於聽到他養隻新寵物,就先興致勃勃做了件手工寵物衣服送來的妹妹之手。

    由於目前還沒有晶片,段瑾堂便先給愛寵戴上項圈掛上狗牌,上面寫著火腿的名字與段瑾堂的工作用手機號碼。

    替方瓏換好衣服後,段瑾堂也做了一些喬裝打扮,讓人看不太出是他。

    成為段瑾堂的小寵物之後,方瓏有幸看見段瑾堂私底下的裝扮和外出喬裝的模樣,基本上段瑾堂喬裝並不像許多藝人全副武裝,又是帽子又是口罩又是墨鏡的,他只要把平常往後整齊梳起的頭髮垂放下,加副粗框的平光眼鏡後,就能讓人認不太出,效果神奇的讓方瓏大開眼界。

    他以前都覺得漫畫小說中那些戴了個眼鏡就會搖身一變,成為大帥哥或是大醜男的劇情太過誇張不科學,再怎麼樣一個普通的眼鏡哪會有那種效果,沒看到多的是那種帥氣的精英眼鏡男嗎?怎麼可能多副眼鏡就讓人認不出來。

    可是見過段瑾堂的喬裝後,讓他終於明白,不是不可能,只是這也是要看人看天份的,段影帝就是有辦法讓你認不出來啊!

    可以說段瑾堂出門就是在演戲,除卻那改變不了的身高與臉部輪廓,段瑾堂模擬出一個角色的情緒並控制臉部表情、氣質後,明明是同一個人,卻有辦法讓你認不出來、甚至還會忽略他的存在,讓方瓏嘆為觀止,只能感慨影帝果然是影帝,演技不是蓋的。

    段瑾堂本來帶火腿出門是有考慮讓牠進籠子裡,不過看在某犬水汪汪無辜大眼直盯著他一臉委屈狀,幾番思考段瑾堂還是放棄把牠關禁閉,直接用手抱著牠出門。

    也幸好他記錄良好,被他抱著的時候一向非常乖巧安份,不會隨便亂動掙扎要下地,這也是段瑾堂沒怎麼猶豫的主因,不過段瑾堂還是有帶上火腿的外出籠,畢竟萬一有要緊急上廁所但又不方便讓牠隨地大小便時,起碼外出籠還是個好用的寵物活動廁所。

    方瓏悠悠哉哉地蹲在段瑾堂懷中,張望四周觀察環境,這是他從重生之後,第一次以狗的角度來看外面的世界,所有熟悉的一切物體都像是被放大數十倍,就像誤闖了兔子洞的愛麗絲一樣。

    雖然從他變成狗的時候就已經體認到,但到了外頭看見車水馬龍與高樓大廈,這種感覺卻更加強烈。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四章

 

    被段瑾堂如此盯著,方瓏很孬地縮瑟,用充滿無辜的水潤眼珠看著段瑾堂近在咫尺的臉,然後裝小狗地伸出粉嫩小舌,舔了下段瑾堂挺拔的鼻子。

    他本來也只是有點被段瑾堂那張臉給蠱惑,所以不由自主的做了件從粉著段瑾堂以來一直夢想中的行為,他一方面想著反正現在他是隻狗,才不會有人斥責說這是猥褻的行為,另一方面則是覺得其實應該也不會舔到,卻沒想到他與段瑾堂的距離真近到可以讓他舔到對方,所以當他一舔完,自己也是一個愣怔。

    嗚啊啊真是太令人害臊了,他竟然主動舔了男神……完成了傳說中的真人舔舔目標,這說出去給粉絲群裡那些好朋友們知道,眾人大概會想把他埋進土裡吧?

    不過也要他還有那種機會可以炫耀再說啦,除非他這次的狗生又早早結束,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但問題是十八年後段瑾堂大概也已經退圈,那個時代的人說不定還不見得知道他是誰,這麼一想又覺得頗虐。

 

    吃過晚飯並給方瓏餵了晚餐後沒多久,段瑾堂拎著跟在他身邊蹦蹦跳跳像顆玩具跳球的火腿和牠的銅鑼燒床墊及尿墊上樓,同意他睡在自己房間,不這樣還能怎麼辦呢?只要他打算留下火腿一隻狗在樓下,牠就會朝著他發出委屈又嬌嫩的嗚嗚聲,讓他無法硬起心腸,最後只能舉白旗投降。

    段瑾堂將牠放著就去洗澡,一出來就看見他家小柯基又在繞著他的床,時不時地攀一下床緣尋找可以攀爬上去的地方。

    他就想不明白,怎麼會有狗對床如此堅持與厚愛,明明牠只是一隻剛出生不久的柯基而已不是嗎?怎麼會像個人類一樣想睡床呢?楚森把牠交給自己時也沒說過牠有這種怪癖。

    不過看著那毛絨絨圓滾滾的身子在床邊跳啊跳的,一邊抬起短短的後腿揮啊輝的,段瑾堂不得不說,倒是挺有喜感、頗治癒心靈的。

    他思考了一下,回到浴室裡拿了一條乾淨的濕毛巾,再走向床鋪,就看到聽見他腳步聲的小柯基停止攀床大計,轉身面對他蹲著,露出無辜的小表情。

    這小傢伙根本就是隻成精的妖吧?

    「真是拿你沒辦法,就讓你睡吧!不過要是敢在我床上製造地圖……你就該知道了。」段瑾堂語帶威脅的一邊說道一邊拎起方瓏,然後替他擦過在地上四處踩踏的粉嫩肉墊。

    不過擦到一半他手中的幼犬突然掙扎了一下,難得做出「放我下去」似的不安掙扎,段瑾堂挑挑眉頭,將小柯基放回地面,就看牠像顆小火箭砲地奔跳進浴室,蹲在排水孔前一陣嘩啦啦後,才又邁著短短的四肢,小跳步地蹦跳回到他腳邊,然後仰頭看著他。

    段瑾堂總覺得自己彷彿能在火腿眼中看到「誇獎我誇獎我」的閃亮光芒。

    不過第一次見識到楚森說的,這隻狗根本不用教就懂得學人類到廁所去如廁,連那個狗用尿墊都不需要,他覺得挺不可思議的。

    「呵……我們小火腿真聰明。」段瑾堂溫笑著稱讚牠,再一次將他抱起擦乾淨,尤其是那小丁丁的周圍也擦過一遍,把那些許沾在狗毛上的液體拭去,才把小柯基放到自己床上。

    對於這個決定,其實他自己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從他住進這裡以來,這張床除了他和戀人之外,還沒讓其他人睡過,就連偶爾來他家寄宿的妹妹都不曾,更枉論一隻小狗,他其實是有些潔癖的人,不論在精神或是生活習慣上。

    只是對上這隻軟嫩會賣萌的小柯基,這些潔癖似乎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章


好不容易吸著滿滿奶味液體,啜沒幾口就被擠開,滾了幾圈撞到一邊沙發,晃了晃腦袋,黑碌碌的眼珠子望向又被佔去用餐位置,忍不住抬起腦袋,四十五度角地望向天花板,一股淡淡的憂傷襲上心頭。

唉,這操蛋的人……不,狗生。

怎麼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變成了一隻狗了呢?

方瓏覺得十分感傷。

想他兩個禮拜以前,還是個手好腳好長相好、未來不可限量的大好青年,但怎麼就咻的一下,變成一隻剛出生的小奶狗了。

而且還是一隻以小、短、腿聞名於世的柯.基.犬。

真是讓人有種膝蓋中了一箭的悲傷感啊……

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呢?方瓏回憶思考事情發展與變化的經過,好不容易從這些日子以來一直有些渾噩不清的腦袋裡,挖回他屬於人類的記憶。

那天……那天……他結束異地實習回到與戀人同租的屋子,迎接他的,不是戀人喜悅的擁抱與親吻,而是令人震驚、難堪與悲痛的畫面。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謂投緣就是這麼回事吧?這世界上總有些存在,不管人事物,會讓你第一眼看到就覺得喜愛,忍不住想要疼到心坎裡。

   

「火腿你真是可愛極了。」段瑾堂抱著牠摸摸抱抱一陣子,然後將牠放回地上後,看著小狗狗在自己腳邊打轉,走到哪跟到哪的,段瑾堂心情莫名的好,連稍早前的些許不快,都已經淡去不少。

   

段瑾堂準備上樓換下身上的外出服,才剛踏出一步,就感覺到一股輕微阻力,低頭一看,赫然見到那「無齒之徒」正張嘴用沒有牙的牙齦,拉咬著他的褲管,還發出細細的哼聲,就像是在要他不准丟下牠的抗議一樣。

   

段瑾堂沒有感到不耐煩,他只是頓了頓,又重新將火腿給抱了起來,順手再輕拍那肉嘟嘟的小屁股。

   

「真是拿你沒辦法,黏人的小傢伙。」段瑾堂雖然像在罵他跟屁蟲,但口吻裡的親暱卻半點厭惡不帶,又將牠抱回懷中,看著小寵物舒服地在他手上踩踏幾下,找好位置後安心地蹭蹭窩好,心裡頭也軟得一蹋糊塗。

   

怎麼會這麼可愛呢?

   

當段瑾堂抱著他進入房間內時,方瓏立刻揚起小腦袋四處張望觀察,一睹男神的私人空間,並且再一次地感受到所謂的貧富差距。

   

段瑾堂的房間並不是多麼富麗堂皇的奢華裝潢,但那種濃濃的鄉村風裝飾在一起,也有種低調的華麗,尤其還能隱約聞到一股檜木香。

   

房間內採綠色系的色調,牆壁和一般單調獨色不同,漆畫成栩栩如生的森林,天花板則是深藍色為底,並用添加了夜光砂的顏料,畫出了帶有一條銀河的星空。

   

段瑾堂房間很大,裡面只有一張床跟一組小圓桌與沙發,還有一台約莫六十吋的液晶電視,擺放電視的櫃子還刻意做成一個歐式暖爐的造型,看起來十分特別有趣。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方瓏悠悠哉哉地打開了電視,轉啊轉的,一大早都是晨間新聞居多,他不禁邊看邊感慨段瑾堂真是個演藝圈勞模,明明是個國際巨星了,還這麼早就出門上工,身為一個吃喝拉撒睡通通被男神包辦的大好青年,還真是不好意思。

    不過一大早的各家電視台基本上也沒什麼好看的節目,很多都是頗為無聊的新聞與單調乏味的節目,就連電影台都還在播放廣告,他轉了老半天才終於轉到一台正在播放他勉強有興趣的考古類節目,聊勝於無地看了起來。

    他從Discovery看到日本台的住宅改造節目,再從美食節目看到這一季的日本新番動畫,看到後來都有些不知道要看什麼。

    好空虛啊……好想上網看一些小說啊漫畫啊之類的,還有那個粉絲群裡的好朋友們……不知道大家是否知道他車禍Game Over的消息。

    這些日子以來一直都是與網路斷絕的狀態,他幾乎都快忘記自己也是個網路依賴症重度患者。

    原來他也是可以不上網的嘛!

    看完幾個節目,抬頭看了下時鐘已經中午,空蕩蕩的大房子裡只有他這麼一隻狗,老實說還是有些許寂寞。

    之前在楚狐狸家,雖然他基本上也都懶得跟那群狗兄狗弟們玩耍,總是自己一隻狗不合群的在旁邊吃飽睡睡飽吃,時不時地被騷擾,不過少了那些吵嚷,感覺還是有些過於靜謐。

    撒逼希內──

    不知道男神要工作到幾點?像他這樣的大明星,應該很忙很忙工作滿檔吧?尤其他記得在自己出事前有在官方粉絲團裡得到消息,說男神似乎有機會接演某好萊塢大戲中的一角,雖然不是男主角,卻是戲份僅次於男主角的反派BOSS,他原先還很期待的,但現在這樣也去不了電影院。

    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在電影台看到啊……估計也是要等一兩年後了吧?把自己有興趣的節目都看得差不多後,看到一些節目都開始第二輪重播,方瓏就關掉電視讓自己的眼睛歇息,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避免段瑾堂隨時可能會回來,萬一讓段瑾堂看到一隻狗在看電視,說不定會把他送去什麼神祕研究所之類的,漫畫小說裡都這麼寫的。

    看完電視後,他開始在屋內繞啊繞的,一個人沒事做就開始有點坐不住的感覺,明明他不是個愛運動的人,但此時卻像是過動兒一樣想做些什麼來打發時間。

    如果能變成人型什麼的,起碼還能當個田螺姑娘不對,是田螺公子之類的,替男神打掃一下家裡,不過這樣搞不好會嚇到男神,所以還是想想就好。

    這種過動現象……莫非他被柯基天生的好動基因給影響了嗎?他以前是有查過柯基是屬於相當聰明的牧犬,雖然腿短短但卻是相當具有活力的好動一族,如果飼主不定時帶牠出去消耗過剩的精力,柯基就會開始在家中搗亂,就是要告訴飼主快帶牠出去玩。

    也因為這樣,網路上甚至有飼主乾脆讓柯基跑慢跑機,還因此拍下萌萌的短腿狗跑步影片。

    嗯?等等……跑步機?

    想起不久前才在段瑾堂的健身房裡看見一台跑步機,方瓏思考自己去跑一下的可行性,但又怕自己跑到四肢打結。

    雖然已經當了兩個禮拜的狗,但他還是不太習慣同時使用四隻腳走動,可即使他將前肢當成手……只要想想人型時把自己手臂部分綁住,只剩手腕以下可動,就知道那動起來有多不方便了,尤其是對當慣人類的他來說,簡直跟殘廢了一樣。

    所以之前他才不是很愛動,誰想沒事就因為站不穩而被撲倒啊!

    方瓏想著想著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搖搖晃晃走到段瑾堂的健身房,這裡的跑步機款式相當新穎,看起來是有多段變速的那種,為確保自己安全,他還先伸出前肢扒了扒上頭的黑色PU塑膠布,確定那滾滑速度不是設定得很快後,才笨拙地爬上跑步機。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三章


方瓏美滋滋地任由男神牌坐騎……咳,御駕抱著他走向大廚房,然後將他放在料理桌上,逕自轉身去冰箱拿取材料,也不怕他在料理桌上搗亂。

看了下廚房牆上掛著的時鐘,才發現原來他已經不知不覺睡了一個晚上。

錯過了與男神同居的第一夜,扼腕!

男神要做什麼呢?早餐?艾瑪,能有幸觀看男神下廚,他好想上網跟小伙伴們炫耀炫耀一番,可是......現在這樣根本不能上網,憋得他好憂愁好內傷啊……

方瓏看著段瑾堂熟練地用水果刀轉圈削蘋果皮,將蘋果切丁,再拿出奇異果、香蕉、芭樂和水梨等等,同樣切丁放入一個大碗盆當中,並挖了幾匙濃稠優格下去拌勻,一大盆的水果優格沙拉就完成了。
緊接著又看段瑾堂熟練地展現單手打蛋技能,快速地煎了一顆不加任何調味料的太陽蛋,再加上一旁咖啡機適時地煮好自動流出現磨煮咖啡,空氣中濃濃的咖啡香讓方瓏不禁悲憤了。

男神,你這麼賢慧,你媽媽知道嗎?方瓏在心中吶喊著。

雖然這些東西說難不難,但看段瑾堂的熟練程度,也能看出他絕對不是個廚房白癡,起碼方瓏會下廚也煮得不難吃,但他可煎不出美美的太陽蛋。

不管是哪一種,對現在嗅覺十分靈敏的方瓏來說,那些甜甜鹹鹹香濃的各種味道,都足以令他口水流滿地。

吃了兩三周的狗媽媽母奶,他多想吃點什麼不一樣的東西啊!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繼續男神住宅探險計畫,方瓏憂愁的描了一眼以他目前幼犬體型略顯高聳的樓梯後,果斷暫時放棄了那好比好漢坡的樓梯與二樓,轉向美美的陽台庭園區。

客廳另一邊是一大片的木格落地窗,往窗外望去可以看到一個頗大的庭園和游泳池,庭中種了些花草矮灌木,但再往外可以看見圍欄。

身形尚小的方瓏從沒關緊的縫隙中鑽出去,參觀起那整理得如夢似幻的庭園,然後探到欄杆邊才赫然發現,鵝媽媽啊──好高高高高高──

差點被這樓層高度給嚇得腿軟的方瓏連忙後退,等冷靜下來才又稍稍往前探了探,望著底下那些好似火柴盒的房屋,雖然也有不少高樓大廈,但似乎都沒他現在所在之處的高。

住這麼高…都不會有懼高症嗎?方瓏忍不住感嘆,這摔下去別說腦袋破掉,大概整個人都會稀巴爛吧?

不過,也不難理解男神住在這種地方啦……這個方位往前沒有比之更高的大樓,相對的也就減少狗仔們埋伏偷拍的機會,除非有人不要臉到駕駛直升機之類的直接對著段瑾堂的住處大拍特拍,不過……應該沒人如此大膽。

「嗯?怎麼跑出來了,這裡很危險別亂跑。」一陣腳步聲伴隨著那醇厚嗓音響起,方瓏才剛回過神就被抱了起來。

小短腿在空中划兩下就被收攏在溫暖懷抱中,他反射性地往後仰頭,對上段瑾堂那帶笑的臉龐。

啊啊啊啊啊──男神果然是男神,都不知道甩那個姓丁的混蛋幾圈車尾燈遠去了,能被男神抱在懷裡真是太幸福,就算變成一隻狗他也甘願啊嚶嚶嚶。

「怎麼又一臉傻呼呼的了?」段瑾堂看著懷中幼犬看呆似地直盯著自己,不由得輕笑,一邊伸手搔弄那肉呼呼軟綿綿的脖子。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方瓏也曾是那些喊著「男神讓我為你生猴子」、「嚶嚶嚶好想變成男神的小寵物」之類發言的腦殘粉之一,只是當此時此刻他變成一隻幼犬,還極有可能變成男神的寵物,他的心情有些微妙。

說興奮是一定有的,他從沒想過這輩子能和男神有近距離接觸,以前段瑾堂還沒紅到站上粉絲們眼中神壇的地位,出第一張唱片時,還有開簽名會與粉絲們近距離接觸,那時方瓏年紀還小,好不容易用成績單上的好數字換取一次參加的機會,但也沒能排進簽名握手的名額當中,只能遠遠的看著。

當時光是這樣見到段瑾堂本人,就讓他開心好一陣子,可現在有可能即將成為段瑾堂的寵物……老實說他心中略為複雜啊!

男神耶!能跟男神近距離接觸,就是當寵物也值了啊!可是轉念一想自己變成一隻狗,再怎麼哈一個人也都不能再更進一步,難不成要段瑾堂上演人畜情未了嗎?那未免也太重口……一想到這裡,方瓏就有些憂傷了。

突然提起已經離開多年的寵物,段瑾堂手上的動作微微一頓,方瓏覺得對方似乎托抱著自己的力道也變輕許多,心裡不由得一慌。

他該不會想到以前養的狗,就不想養自己了吧?

「嗷嗚嗚~~(不可以~~)」方瓏忍不住喊叫,但發出來的聲音卻是很普通且稚嫩嬌氣的小狗叫聲,軟綿綿的讓人聽了心理不由得融化。

段瑾堂因為他的動作一愣,回神看著手中的幼犬用白胖如棉花糖般的圓短狗爪子抓住自己手腕處的襯衫,濕潤的狗鼻子一聳一聳的,再搭上那無辜的圓溜溜黑眼珠,好似在說不可以拋棄牠。

本來稍微冷凝的心臟,因為這種略帶依賴之舉,使得段瑾堂微微嘆口氣。

也罷……反正現在的他不至於連隻狗都護不住吧?如果連隻狗都沒辦法,那更別說是人了……想到心裡那個人,段瑾堂有種略複雜的感覺。

蘿依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